娛樂頭條
2020.06.16 14:28

家家大姊心寒爆料 紀曉君母過世「滿身酒味」出現

文|娛樂組
紀曉君遭姊姊指控,未善盡孝道。(翻攝自紀曉君臉書)
紀曉君遭姊姊指控,未善盡孝道。(翻攝自紀曉君臉書)

紀曉君、家家今(16日)遭大姊紀莎莎(紀曉雯)指控,指兩人多年來棄生病的父母於不顧,由她一肩扛起照顧大任,並點名紀曉君說:「對我而言,你的名字已經是過去式,無論事業、親情,我看到的只有虛偽。」

紀莎莎在臉書所寫的字字句句,指責兩個妹妹在父母輪流生病時期,並未負起照顧責任。紀母2016年11月因病過世,紀曉君在臉書描述媽媽移靈過程,難過寫下:「媽~我怕你冷,我好愛妳,媽~對不起,我不孝。」看似母女情深,實則並非如此,紀莎莎控訴二妹紀曉君在母親過世當天,滿身酒氣地來醫院的離譜情況,讓她相當心寒。

家家每月給家用一萬,照顧爸爸。(翻攝自家家臉書)
家家每月給家用一萬,照顧爸爸。(翻攝自家家臉書)

從媽媽生病後,到爸爸中風、罹癌,都由紀莎莎一人獨力照顧,一個人如陀螺般,奔走於媽媽家、自家及醫院三邊跑,當時,她體恤紀曉君懷孕準備生產,家家負責爸爸媽媽的醫藥費,因此沒要求幫忙照顧,全由沒工作的她負起照顧重責,讓她沒有一天睡飽過,心情更是沮喪到谷底,一度有了輕生念頭。

紀爸爸狀況穩定後,沒想到換紀媽媽住院,紀莎莎得去醫院照顧媽媽,因此,要求紀曉君負責爸爸三餐,卻遭拒絕了;而紀媽媽過世當天,曾打電話要紀曉君拿東西去醫院,但紀曉君以「累了想睡覺」為由拒絕,媽媽只好要因中風行動不便的爸爸坐公車送去,也因如此,紀爸爸全程目睹老婆搶救到斷氣的過程。

紀莎莎指控紀曉君與家家並未擔起照顧父母責任。(翻攝自紀莎莎臉書)
紀莎莎指控紀曉君與家家並未擔起照顧父母責任。(翻攝自紀莎莎臉書)

在趕去醫院路上,紀莎莎將媽媽過世消息傳到家人群組,紀曉君卻搶先發布在臉書,而第一時間趕來醫院探視的也不是家人,而是媽媽的學生陳傑瑞,義氣的塞了4萬元給她救急。在家人陸續趕到後,紀曉君才「滿身酒味」出現,讓所有家人都相當傻眼。

媽媽病逝後,紀莎莎繼續全責照顧爸爸,要求2位妹妹分擔爸爸的開銷,家家負責爸爸的房租1萬元,紀曉君負責爸爸的管灌、尿片5千元,不過因紀曉君收入不穩定,由家家私下多給才能補足,紀莎莎透露,紀曉君平常會說「妳辛苦了」,但一提到要幫忙分擔的話題時,就說大姊威脅她,紀莎莎心寒喊話:「我不缺妳的5千元,只是希望這5千元能代替妳的孝心,更是照顧爸爸的愛心,這兩年妳給的用十根指頭算還足足有餘,我更沒催妳一定要給,只會提醒『今天20號有就給沒有就算了』。」反而是家家會幫忙分擔經濟問題,能稍微減輕一點壓力。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