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2020.07.04 05:58

【全文】一滴血破含冤九年命案 真凶參與監獄暴動自戕告終

文|莊琇閔    攝影|攝影組    繪圖|米承鶴、林媛婷 
機車行楊姓老闆睡夢中被驚醒,遭闖進家中的2名蒙面人砍殺。
機車行楊姓老闆睡夢中被驚醒,遭闖進家中的2名蒙面人砍殺。

19年前,嘉義市發生駭人命案,2名歹徒闖入楊男經營的機車行,當著楊妻及3個月大女兒的面,狂砍楊男18刀致死,再由另名周姓同夥接應逃走。凶手之一的靳竹生9年後因犯下銀樓搶案遭逮,警方比對DNA發現與機車行命案的血跡吻合,靳坦承犯案、鋃鐺入獄,但警方仍不放棄,積極想透過他查緝共犯行蹤,不料靳服刑時因參與監獄暴動,最終飲彈自盡,讓警方對另2名同夥仍逍遙法外感到遺憾。

2001年清明節凌晨2點,嘉義市彌陀路上一棟大樓外,有二名分別用黑色和白色內衣蒙面的男子,從一樓機車行後方未上鎖的窗戶闖入屋內,進到二樓臥室,當時24歲的老闆楊宗翰夫婦和3個月大的女兒正在熟睡,渾然不知生命已遭到威脅。

喜獲千金不到3個月的楊家,因靳竹生闖屋殺人,讓楊妻失去丈夫、幼女失去父親。(翻攝畫面)
喜獲千金不到3個月的楊家,因靳竹生闖屋殺人,讓楊妻失去丈夫、幼女失去父親。(翻攝畫面)

 

黑白雙煞 闖屋殺人劫財

沒多久楊妻起身泡奶,驚見屋內有陌生人闖入,嚇得尖叫,驚醒了睡夢中的楊男,二名歹徒立即持刀躍至床上壓住楊男,手無寸鐵的楊男雖遭壓制,但仍奮力抵抗。

雙方纏鬥逾十分鐘,二名凶嫌眼見事情無法善了,遂起了殺意,以開山刀瘋狂砍向楊男的頭部、胸部、腹部、上肢等部位,而目睹這一切、飽受驚嚇的楊妻,只能抱著襁褓中的女兒縮在床邊不斷哭泣。身中18刀的楊男大量失血、奄奄一息,黑白雙煞才停手,改以塑膠繩綑綁楊男雙腳,並喝令楊妻不得輕舉妄動。

靳竹生無幫無派,但每每犯案手段都相當凶殘。(翻攝畫面)
靳竹生無幫無派,但每每犯案手段都相當凶殘。(翻攝畫面)

二名歹徒接著脅迫楊妻交出家中財物,楊妻將3只金戒子、3條金項鍊、2對金手鐲、1對耳環等嫁妝金飾交出,並表明沒錢了,哀求放過她和孩子,但歹徒不信,質問:「做這行的怎麼可能會沒錢?」之後逕自翻找抽屜,再令楊妻交出提款卡及密碼,嗆聲說:「若領不到錢妳就該死!」隨即離開楊家,由把風的共犯開車接應離開。

雙煞離開後,楊妻立刻報警,並將丈夫送醫,最終仍因出血性休克死亡。

警方調閱路口監視器,從接應的車號鎖定有強盜、搶奪前科的周宗輝,並在周的車內採到死者的血跡,但因周已逃逸無蹤,讓實際行凶的二名歹徒身分成謎,警方只能依強盜殺人罪嫌將身分明確的周函送法辦,並由嘉義地檢署發布通緝至今。

蒙面凶手砍殺機車行楊姓被害人後,要求楊妻交出財物。
蒙面凶手砍殺機車行楊姓被害人後,要求楊妻交出財物。

 

無主血滴 因銀樓案大白

不過,警方在現場採集到一滴非死者的血液,經比對也與周不符,研判應該來自二名歹徒之一,但苦於當時無生物建檔資料可供查核,命案真相因而石沉大海。

直到2010年,台北發生一起持槍搶銀樓案件,犯嫌靳竹生在逃亡過程中出車禍落網,警方將靳嫌的血液送往刑事局,竟比對出與9年前嘉義機車行命案現場血跡相符;嘉義市警方獲報後,趕緊從看所守借提靳問訊,靳也坦承犯行,並道出殺人動機。

靳竹生在台北搶銀樓後落網,並被查出犯下嘉義強盜殺人案。(翻攝畫面)
靳竹生在台北搶銀樓後落網,並被查出犯下嘉義強盜殺人案。(翻攝畫面)

靳竹生供稱,他與周1994年坐牢時相識,出獄後仍有連絡,因周與機車行死者有財務糾紛,開車載他和另名同夥「啞巴」到死者住處,由他倆潛入屋內要債,後遇死者反抗激烈,才痛下殺手。案發後周嫌開車接應他們逃逸,之後三人各自躲藏,周後來還匯了3次錢給他,但幾年後就斷了聯繫。

至於和靳共同行凶的「啞巴」,靳嫌供稱是李姓男子,並說李是他與周嫌的獄友,李男也因此遭到起訴。

接應的周宗輝已被通緝19年,警方懷疑他早就潛逃出境。(翻攝畫面)
接應的周宗輝已被通緝19年,警方懷疑他早就潛逃出境。(翻攝畫面)

不過法院審理時,李男的辯護律師蔡碧仲(現為法務部次長)指出,李男被起訴的唯一證據只有靳的指證,且靳的證詞反覆,審理中又改口說「啞巴」另有其人。

經過檢警抽絲剝繭發現,原來靳曾看到新聞報導,有名與李男同名同姓的人,在新北市鶯歌被警方追捕時跳樓身亡;靳認為若把罪推給死人,檢警便無法再追查下去,才謊稱李就是殺人共犯。被起訴的李男最後因證據不足被判無罪,但綽號「啞巴」的共犯仍身分不詳,至今仍逍遙法外。

靳竹生(戴帽者)一生犯案累累,即便在人生結束前一刻,仍在做犯法的事。(東森新聞提供)
靳竹生(戴帽者)一生犯案累累,即便在人生結束前一刻,仍在做犯法的事。(東森新聞提供)

 

大寮越獄 駁火時自戕亡

除了嘉義機車行命案外,警方也查出靳在2004年2月間,於台北市信義區新光三越旁的A10停車場犯下強盜案。當天剛逛完百貨公司的盧姓婦人到停車場取車時,遭二名歹徒強押上車,搶走2萬多元現金、身上珠寶首飾和提款卡,後盜走她帳戶中的10萬元。警方以在被害人車上找到的一根牙籤,進行DNA比對,發現與靳嫌吻合,才讓這起強盜案破案。靳另涉2007年屏東銀樓搶案。

警方比對靳竹生的DNA,查出他還犯下台北新光三越停車場婦人遭搶案。(東森新聞提供)
警方比對靳竹生的DNA,查出他還犯下台北新光三越停車場婦人遭搶案。(東森新聞提供)

壞事做盡的靳最後被判處無期徒刑,送往高雄大寮監獄服刑。不過,2015年64歲的他,卻參與大寮監獄越獄脅持人質事件,引發社會矚目。當時為首的受刑人,與前高雄市議員李榮宗是從小相熟的朋友,警方於是請託李勸阻六人,靳在談判過程中還失控大吼:「我要喝酒,我明天就要死了,我現在要喝酒!」行徑相當瘋狂。

在生命最後的幾個小時,靳的情緒暴起暴落,還持槍指著典獄長頭部,但恢復理性後,又和典獄長擁抱道別。後來他在與警方駁火時中彈,自知無路可走,持槍抵住太陽穴自戕,結束了惡貫滿盈的一生。

屏東銀樓老闆指著門上彈孔(黃圖處),對被靳竹生持槍搶劫一事相當氣憤。(東森新聞提供)
屏東銀樓老闆指著門上彈孔(黃圖處),對被靳竹生持槍搶劫一事相當氣憤。(東森新聞提供)

只不過靳的過世,讓原本想透過他繼續追查周及啞巴行蹤的檢警盤算落空,對於不能讓這二名共犯伏法,命案專案小組人員無不感到遺憾。

本刊調查,靳竹生13歲就無父無母,獨自靠打零工養活自己,後來走上歪路,成了銀樓大盜,因為愛搶黃金,因此綽號叫「老金」。

大寮監獄暴動結束後,五名死亡的受刑人遺體都由家人領回,唯獨靳竹生的大體無人出面認領,直到有葬儀業者要伸出援手,他的胞弟才低調將哥哥入土為安。

靳竹生在大寮監獄服刑時,參與監獄暴動案。(翻攝畫面)
靳竹生在大寮監獄服刑時,參與監獄暴動案。(翻攝畫面)

 

自殺不斷 被稱猛鬼大樓

機車行案等待9年終於沉冤得雪,楊妻案發後帶著幼女搬離傷心地,不過這棟大樓還發生至少4起自殺案,讓當地人私下稱是「猛鬼大樓」。

據了解,在建物快完工時,就有一對就讀高中的情侶跳樓殉情,數年後又有一名男子因久病厭世跳樓身亡,還有女大生因感情因素,得知男友家人住在此地,前往頂樓跳樓自殺,墜地時波及行經該處的女教師,女大生當場死亡,女老師所幸無生命危險。

除了跳樓事件頻傳,該大樓也曾發生警方協助點交法拍屋時,赫然發現原屋主在屋內燒炭自殺一年多,屍體已變成「木乃伊」般的乾屍。

當地人懷疑,因大樓距離墓地不遠,所以常發生意外,連曾把這裡當作宿舍的職棒球員都覺得不安。但警方表示,大樓因入住率不高成為治安死角,且高達20層樓,容易「吸引」有輕生意圖的人前往尋短,已建議管委會加強門禁,防止不幸意外再度發生。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