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20.07.17 05:59

【抗疫幕後英雄(上)】比進哈佛念書更厲害  「接觸者追蹤員」能秒得陌生人信任

文|劉瑞芬
全球武漢肺炎的新增確診人數12日再度創下單日新高紀錄,主要分布在美國、巴西、印度和南非。圖為紐約中央車站(pixabay)
全球武漢肺炎的新增確診人數12日再度創下單日新高紀錄,主要分布在美國、巴西、印度和南非。圖為紐約中央車站(pixabay)

國際知名醫學期刊《刺胳針》指出,比起大規模檢驗,隔離加上接觸者追蹤(contact tracing)更有助於防堵病毒散播。

專家表示,接觸者追蹤涉及疫調、社會工作和心理治療,The Lily訪問了幾位美國的接觸追蹤人員,他們的共同點是,都有豐富的同理心,而且都是女性,在致電陌生人時,較容易得到對方的信任。

一位麻州的工作人員的聲音特別具有說服力,她在固定追蹤一位居家隔離婦女的情況時,對方甚至跟她說,「請繼續打電話來,我很喜歡跟妳說話,以後或許我們可以一起散個步。」

家住舊金山的接觸追蹤員潔拉米洛(Jessica Jaramillo)近期致電一位70多歲的男性,他曾和某個武漢病毒確診病例接觸,但電話中老人用西班牙文堅稱他沒事,他說他才剛找到工作。

老人的聲音和潔拉米洛的爺爺好相似。潔拉米洛告訴他,由於他有被感染的風險,為了他自己、家人和社區著想,他必須待在家裡自主隔離。老人沉默了一陣子才開口說,「我需要錢付房租,而且我家裡──不是這裡──有個兒子,他感染了病毒,情況不太好,我需要寄錢幫助他。」

這下潔拉米洛了解,她必須立刻改變策略,因為無論她說什麼,都無法說服這位父親放下自己生病的兒子,於是她轉而提供老人訊息,告知該如何在分租房間的共同空間裡保持安全距離、提供他口罩在工作場合戴上,並協助他註冊加入即時通訊服務,隨時確保他的狀況無虞。

身為接觸者追蹤人員, 41歲的潔拉米洛工作內容包含打電話給檢驗結果呈陽性的人,同時了解他們的接觸史;她不只要求他們隔離,也提供資源。

她知道她會讓舊金山拉丁裔社區的居民處境艱難,許多人是非法移民,不大願意敞開心房;有時,他們會解釋為何無法自我隔離,因為一家大小全擠在小公寓裡。同是拉丁裔的潔拉米洛說,「我會想到我自己的家人,思考怎樣對他們會最好。」

潔拉米洛說,「我們無法強迫民眾選擇隔離,到頭來,大家都面臨了困難的抉擇,你必須信任他們會做出最好的決定。」

社會信任度低

老人信任潔拉米洛,因此對她道出了實情,在多數美國人對彼此、對政府和醫療界信任度都很低的情況下,這並非易事。

紐約市衛生局主導的「檢測與追蹤小組」副執行長布蕾(Jackie Bray)說,過往歷史和系統性的種族歧視,都會影響到人們的接受度,「黑人社區、拉丁裔社區和美國原住民社區對於公衛部門,對醫療界高度懷疑,其來有自。」

在美國,有色人種和低收入社區的疫情尤其慘重。

如今全美國的接觸者追蹤員超過37000人,但專家說,要成功對抗病毒,至少需要10萬多人,不是沒有人願意做這份工作,而是要找到適合的人沒有那麼容易,重點是必須擁有能迅速贏得電話另一頭陌生人信任的同理心;紐約客報導指出,在麻州,要想受聘擔任接觸者追蹤人員,比進入哈佛就讀更困難。

才上線不到一個月的狄歐是塞內加爾裔,在紐約的哈林區長大,25歲的她說,「我很清楚在這裡成長是怎麼回事,沒有資源,對於一切都感到困惑。」

狄歐目前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公衛碩士,她做這份工作是為了替自己的社區盡一份力,每通電話她不忘強調會提供隔離所需的一切,無論是食物或藥物,甚至自我隔離需要的免費旅館房間,因此,她得到的回應多半相當正面。「光是知道你是他們的一份子,來自鄰近地區,也了解他們經歷的一切,」她說,「不是每個人都有保持社交或自我隔離的特權。」

資料來源:The Lily、刺胳針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