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20.08.07 16:13

奧斯卡金獎編劇再次腦洞大開 探望男友父母後《我想結束這一切》

文|娛樂組
身兼編劇的導演查理考夫曼(右),與女主角潔西柏克利。(Netflix提供)
身兼編劇的導演查理考夫曼(右),與女主角潔西柏克利。(Netflix提供)

以《變腦》《王牌冤家》《蘭花賊》多部電影奠定風格,讓許多影迷為之燒腦又崇拜不已的奧斯卡金獎編劇查理考夫曼(Charlie Kaufman),發表了收山宣言,與Netflix合作的新片《我想結束這一切》會是最後的執導作品,果然這部片依然詭異又迷人。

曾3度拿下英國學院最佳劇本獎,以《王牌冤家》得到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的查理考夫曼,經常以各種天馬行空、跳脫邏輯的想像力讓影迷驚呼連連,對於人際關係的疏離描寫也獨樹一幟,難怪讓人痴等5年的《我想結束這一切》(I'm Thinking of Ending Things),從片名到內容充滿了他的獨特色彩,也讓人更好奇這回他要怎麼吊人胃口。

 《我想結束這一切》描述情侶結伴去探望男方家人,但暴風雪卻讓旅程詭異萬分。(Netflix提供)
《我想結束這一切》描述情侶結伴去探望男方家人,但暴風雪卻讓旅程詭異萬分。(Netflix提供)

儘管故事改編自加拿大「國民作家」伊恩里德(Iain Reid)的得獎小說,但大家都知道查理考夫曼的改編往往都充滿神來一筆的傑作,透過暴風雪中一對返家的情侶如何面對彼此感情的關係。查理考夫曼提到自己改編的劇本裡,「最重要的元素是寂寞、無能為力的感受,以及無盡的悔恨。」

查理考夫曼曾表示,「一開始我以為這部電影拍起來很簡單,畢竟場景就是一台車、一間農舍,沒想到實際結果卻非常、非常複雜!」為了創造出曲折離奇的超現實感,特別找來《哈利波特》美術團隊打造出風格突出的場景,從拍攝背景的壁紙到晚宴戲的桌布,都散發出日常卻詭異的風格,反映出角色心中扭曲、歪斜的記憶與投射,為電影增添十足的驚悚氛圍。據說電影完成後讓工作人員搶先試看,居然有人有人驚魂未定地大叫:「我需要重新檢視我的人生!」由此可知查理考夫曼果然是怪得可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