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20.09.24 13:20

【全文】《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包裝家庭議題 台式情境喜劇塑造新面貌

文|劉慧茹    攝影|劉鴻昌    影音|甘政國 林雅菁
製作人陳慧玲(中)、編劇溫怡惠(左)、導演鄧安寧(右)在《我》劇中發揮「黃金三角」組合的絕佳默契。
製作人陳慧玲(中)、編劇溫怡惠(左)、導演鄧安寧(右)在《我》劇中發揮「黃金三角」組合的絕佳默契。

電視劇《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6月開播至今,收視率最高攀升至4.16%,成績超越《我們與惡的距離》3.4%及《俗女養成記》2.22%,以家庭生活素材開創台灣情境喜劇新路線。

該劇由製作人陳慧玲、編劇溫怡惠和導演鄧安寧攜手製作,用誇張、戲謔手法包裝,貼近庶民生活和情感,讓人又笑又哭,吸引LINE TV、 friDay、 myVideo、愛奇藝等OTT平台購播,版權銷售東協十國。

婆婆「蘇林彩香」唱著台語老歌〈阿嬤的話〉:「做人媳婦要知道理,晚晚去睡早早起。」卻遭兒媳「奚伊鷗」嘲諷:「現在是穿越到清朝嗎?」戲劇《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簡稱《我》劇)幽默傳達現代媳婦心聲,受到觀眾喜愛,播出後收視率從1%飆升至4.16%。

《我》劇收視創新高,公視董事長陳郁秀(前排左三)攜手演員群慶功並預祝收視率破5%。(公視提供)
《我》劇收視創新高,公視董事長陳郁秀(前排左三)攜手演員群慶功並預祝收視率破5%。(公視提供)

2018年公視推出「閩南語週間連續劇」招標案,每集60分鐘、共40集,總製作費為8,850萬元,希望寫實表達台灣庶民的生活態度與情感,最後由《我》劇得標,劇中台語發音占80%,讓愛看台語八點檔戲劇的觀眾有不同選擇。

早在8年前,製作人陳慧玲與編劇溫怡惠便以家庭倫理劇為發想,開發戲劇企劃案,故事結合社會變遷、人倫關係與啃老、缺愛、失婚和分財產等家庭議題,卻一直未能執行。直到2年前,看到公視標案與企劃案主軸吻合進而參與,為增加故事厚度,又加入鳳梨酥發展史,「周遭的人出國都買鳳梨酥當伴手禮,每年為台灣帶來260億元的產值,很有代表性。」陳慧玲說。

鍾欣凌(左一)、黃姵嘉(右一)、張書偉(右二)在《我》劇開拍前上烘焙課,學習製作鳳梨酥。(公視提供)
鍾欣凌(左一)、黃姵嘉(右一)、張書偉(右二)在《我》劇開拍前上烘焙課,學習製作鳳梨酥。(公視提供)

以《女仨的婚事》獲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的溫怡惠,擅長在故事中加入幽默元素,自小夢想編寫情境喜劇,入行20年未能如願。此次她提議將投標企劃案以喜劇包裝代替原本的寫實風格,獲陳慧玲認同,進一步邀請合作多年的導演鄧安寧、金鐘視后鍾欣凌,共同加入《我》劇。

然而陳慧玲認為,《我》劇探討的議題與結構雖與當初企劃案相同,但故事要與時俱進,手法也要更現代化。初期因為風格定調屢屢遇到瓶頸,經常得打掉重練。陳慧玲表示:「喜劇節奏快又跳tone,人物設定跟我過去熟悉的劇種不同,不確定哪種風格觀眾願意買單,花了很多時間摸索,光是第一集劇本就多達19稿!」

鍾欣凌(右)、黃姵嘉(左)演出現代婆媳心聲,收視率一路飆升。(公視提供)
鍾欣凌(右)、黃姵嘉(左)演出現代婆媳心聲,收視率一路飆升。(公視提供)

溫怡惠則大嘆:「情境喜劇節奏明快,一般長度僅30分鐘,要做40集長喜劇難度很高,不但要顧及故事推進,又得為每段情境獨立設計趣味。我逼自己想笑點,過程也不斷懷疑,到底為什麼要做這麼難的事!」

待劇本完成,交由鄧安寧融入創意想法,給予建議添加笑哏。他是「蘭陵劇坊」舞台劇演員出身,參與過《我們一家都是人》等情境喜劇演出及編導,靠多年功力為《我》劇畫龍點睛:「我盡可能『見縫插針』,在每個空檔加入笑點,豐富喜劇情節。」

劇本底定後,鄧安寧(右)加入創意,豐富喜劇張力。左為陳慧玲。(公視提供)
劇本底定後,鄧安寧(右)加入創意,豐富喜劇張力。左為陳慧玲。(公視提供)

 

喜劇的產生是因為情境,演員用最真誠的方式呈現,讓觀眾找到生活熟悉感。

例如第一集婆婆健檢的橋段,鄧安寧把老人家怕去醫院的心態放大,臨場設計隔壁床阿伯過世,嚇得婆婆想逃離醫院,還為了不讓醫護人員發現,設法偽裝,終於順利逃跑。

鄧安寧也把功勞歸給演員,演員對戲、一丟一接的過程中撞擊大量火花:「喜劇的產生是因為情境,演員用最真誠的方式演,讓觀眾找到生活的熟悉感,很多人跟我反應『天呀!他們就像我家人一樣』。」

溫怡惠舉出,劇中二兒子不斷騙媽媽投資櫻花蝦等各種商品,飾演媽媽的鍾欣凌有次看到小小的櫻花蝦,即興迸出自己加的台詞:「不要,好小喔。」因「好小」的諧音「豪洨」是台語吹牛的意思,一語雙關,讓觀眾覺得親近,自然會心一笑。

劇中「蘇林彩香」(左三)與兒孫享天倫,戲外演員也玩得起勁。(公視提供)
劇中「蘇林彩香」(左三)與兒孫享天倫,戲外演員也玩得起勁。(公視提供)

除了彼此互補、發揮創意,也用簡單技巧結合後製動畫,突顯《我》劇的無厘頭。陳慧玲舉出:「有一集婆婆因雷曼兄弟事件導致的金融海嘯、投資血本無歸,編劇想到一個畫面,在劇本寫了『三角形』符號(△,指劇本中畫面的說明),描述婆婆穿泳衣在海嘯中衝浪、無法喘氣。我覺得創意很可愛決定留下,導演也拍出編劇想表達的童趣,沒想到編劇這類『三角形』愈寫愈多。」

鄧安寧補充:「劇本上那類『三角形』看似簡單,劇組卻要花許多時間和經費執行,很難得製作人沒刪掉。」還有一幕描寫婆婆與很凶的大媳婦相處,好比和母老虎困在同艘船上。導演安排鍾欣凌扮成少年Pi,與劇組購買的老虎玩偶在海浪影片前拚搏,陽春設計戳中觀眾笑點,也塑造《我》劇風格。

鍾欣凌飾演的婆婆化身少年Pi與老虎玩偶搏鬥,無厘頭的表現手法為《我》劇創造風格。(公視提供)
鍾欣凌飾演的婆婆化身少年Pi與老虎玩偶搏鬥,無厘頭的表現手法為《我》劇創造風格。(公視提供)

《我》劇透過愛奇藝OTT海外平台,銷售至馬來西亞、汶萊、泰國、菲律賓和印尼等東協國家,證明情境喜劇也有市場。但台灣以往積極開發驚悚、恐怖、青春愛情等類型劇,何以獨缺情境喜劇?

情境喜劇對表演、導演、編劇是高難度挑戰,市場不敢嘗試,導致人才訓練不足。

溫怡惠分析,除了過往電視台沒有這類喜劇的時段規劃,編劇、製作公司難遞案,最主要原因是多年來沒有成功案例:「大家都知道情境喜劇對表演、導演、編劇是高難度挑戰,連我都沒十足把握,市場自然不敢貿然嘗試,間接導致喜劇人才訓練不足。」

	14年前的時代劇《草山春暉》由陳慧玲製作、溫怡惠編劇、鄧安寧執導,奠定合作基礎。(大愛電視提供)
14年前的時代劇《草山春暉》由陳慧玲製作、溫怡惠編劇、鄧安寧執導,奠定合作基礎。(大愛電視提供)

陳慧玲認為,高明的喜劇不只製造笑料,情感堆疊和對白更是增加厚度的關鍵,才能帶給觀眾笑看人生顛簸的療癒能量。「溫怡惠給每個角色設定立足點,讓觀眾感受他們的立場與辛苦,就算人物行徑荒謬,仍不會被全然討厭。」

《我》劇讓觀眾找到生活中的感動,引起迴響。溫怡惠透露,台灣社會多元文化的滋養,激發多樣的內容與生命力得以融入《我》劇,也形塑出台式喜劇的獨特樣貌。

鄧安寧(右)與鍾欣凌(左)、許傑輝(中)即興加入笑哏,現場笑聲不斷。(公視提供)
鄧安寧(右)與鍾欣凌(左)、許傑輝(中)即興加入笑哏,現場笑聲不斷。(公視提供)
激盪新火花 鄧安寧

學歷:復興美工畢業

戲劇導演代表作:

  • 2020年 《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三春記》
  • 2018年 《前男友不是人》
  • 2006年 《草山春暉》入圍電視金鐘獎節目導演獎
  • 2005年 《浪淘沙》獲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獎
  • 2002年 《別來無恙》入圍電視金鐘獎連續劇節目導演獎
抓到快節奏 陳慧玲

學歷:東吳大學中文系畢業

戲劇製作代表作:

  • 2020年 《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
  • 2019年 《最佳利益》
  • 2014年 《雨後驕陽》入圍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獎
  • 2009年 《女仨的婚事》入圍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獎
  • 2006年 《草山春暉》獲電視金鐘獎年度電視節目行銷獎
  • 2002年 《別來無恙》獲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連續劇獎
隨時想笑點 溫怡惠

學歷:美國舊金山州立大學電影系畢業

戲劇編劇代表作:

  • 2020年 《我的婆婆怎麼那麼可愛》
  • 2017年 《滾石愛情故事─你走你的路》入圍金鐘獎電視電影編劇獎
  • 2014年 《雨後驕陽》入圍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
  • 2008年 《女仨的婚事》獲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
  • 2006年 《草山春暉》
  • 2002年 《聞風而來》入圍電視金鐘獎連續劇編劇獎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