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
2020.10.10 05:58

【鏡書摘】《瞬間正義》選摘 四之一

文|游善鈞 繪圖|米承鶴 

如果警方追捕犯人時,

可以更迅即、精準地決定能否開槍、制伏犯人,

是不是真能減少遺憾發生,實現正義?

在不久的未來,一套完美的系統終於誕生,

它能透過員警的視覺、聽覺、觸覺和嗅覺等資訊,

分析出最佳的開槍時機。

故事提要

警方推動一項革命性的改變,薛博澤正是參與祕密計畫的員警之一,一次出勤時,他接獲通報:附近發生超商搶案,兩名搶匪分別戴著佩佩豬及巧虎的面具。巧虎遭壓制後,佩佩豬冷不防開槍,一名警察同仁中彈。佩佩豬奔逃,薛博澤追逐在後。

先是看到,和另一個巷口的交界處,矗立了一盞路燈,霧白色燈罩附近眾多蟲蟻環繞,還有飛蛾不停衝撞─沒有眼花,只見往柏油路面投射而出沖積扇形狀的光亮中,居然,有一道人影。

是佩佩豬─追上了。太好了!

一眼認出對方那張粉紅色面具。薛博澤在心裡頭高聲歡呼。

大概以為成功甩掉警方,鬆懈下來的佩佩豬放慢了腳步,還一邊掀開裝滿鈔票銅板的塑膠袋袋口檢視戰果。

不過,這時候,習慣在意細節的薛博澤不由得回想起方才趕到超商時,內心第一時間產生的違和感。

奇怪了…到底為什麼佩佩豬會…

但眼下顯然不是思考問題的好時機。逮捕犯人才是第一要務。攥緊拳頭提醒自己,他暫且把種種疑惑強行壓抑下去。

他緩緩拱起後背,像隻升起警戒心的貓。

一步一步逼近。

他祈禱著對方不要這時候回頭。偏偏怕什麼來什麼,佩佩豬冷不防扭頭往後一看。

被發現了。

那雙如井般又深又黑的眼睛遙遙望來。

下一個瞬間,佩佩豬身影飄忽閃動,一眨眼,已經鑽進右手邊那條巷子。

以為會展開一場槍戰的薛博澤舉起的槍口直指著空無一人的十字交叉口。

對方沒有開槍。也對,自己對他來說,還算不上真正的威脅。

那麼─薛博澤驀然轉念一想:自己有辦法對他開槍嗎?

儘管心中感到困惑,但薛博澤沒有鬆開槍柄。他搖了搖頭甩開困惑,使勁揮舞空出的那隻胳膊為自己增加動力疾步向前,很快地,跟著進入那條巷子。這一回,再也不必遮遮掩掩─非但不打算掩藏行蹤,他還一步蹬得比一步大力,企圖用益發響亮層層進逼的腳步聲來震嚇對方。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時而雜沓時而重疊的腳步聲在凌晨寧靜時刻聽起來,格外令人心驚膽戰。

距離確確實實被拉近。

多虧「系統」,薛博澤可以安心將食指伸進手槍的扳機護環。

無須提心吊膽擦槍走火的可能。

就算不小心擊發,也不是自己的責任─

這麼一想,原本硬冷且沉鈍的槍居然奇妙地變得輕盈。彷彿一枝能夠帶著自己往前加速飛翔的魔法羽毛。

好像可以聽見對方混濁粗重的喘氣聲。

快追上了。

身為運動健將,直線衝刺,薛博澤有絕對的信心佩佩豬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最好震得對方忘記呼吸、一口氣喘不上來,心臟止不住劇烈跳動。

很快、這場鬧劇就要結束了…要是心臟能猛然抽搐一下瞬間停止,那副身軀翻倒在地瀕臨死亡的話─

喵。

一隻黑貓細細尖尖喵一聲,猝不及防衝出來橫在路中央。為了躲開貓,薛博澤快速擺動的雙腳一時間打結被自己狠狠絆一下。

幸好沒摔得狗吃屎─他及時穩住平衡,然而,就差那麼半秒,回過神來時,佩佩豬竟然從眼前憑空消失。

「怎麼…可能?」調整氣息的薛博澤呢喃著。

機車發動聲震動耳膜。

踟躕片刻,薛博澤循著聲源繼續前行。

四周光線黯淡,天空缺月無星。

抬頭望去,原來上頭這盞路燈故障了。難怪剛剛一時間沒發現這條被周遭黑暗淹沒的窄巷。

輪胎摩擦地面從暗夜裡撕扯出一小片光明,被再度啟動開關的薛博澤毫不遲疑大步跨進去。

前方又出現另一盞路燈,亮著。

騎著機車的佩佩豬往前移動,不過,奇怪的是─車身沒有維持幾秒鐘的平衡,便歪歪斜斜像喝醉酒似的變成蛇行,最後車頭甚至直截撞上一旁的電線桿。

不只是車燈碎了,連照後鏡也應聲斷折。

從上頭傳來窗子刷開的聲響。大概是有住戶被吵醒。

爆胎了─

作者簡介 游善鈞

曾獲優良電影劇本獎、拍台北劇本獎、林榮三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時報文學獎、周夢蝶詩獎等獎項。

已出版長篇小說如《完美人類》、《神的載體》,短篇推理小說集《大吾小佳事件簿:送葬的影子》,詩集《水裡的靈魂就要出來》。全新長篇小說《瞬間正義》將於10月初出版。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