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頭咬警插乾股】判刑前抖出黑警圍事 雞頭喊冤只是人頭

文|顏凡裴    攝影|陳毅偉 賴智揚
王女(右)遭控開設色情按摩店被判刑,但二審最後一次開庭時,她委任律師王啓任(左)並翻供,咬出實際負責人之一是「警察」。

新北市板橋一家色情按摩店因媒介性交易遭警方掃黃查獲,承租店面的負責人王姓女子被依妨害風化罪起訴。原本認罪的王女,在二審時當庭翻供,抖出自己只是人頭,更大爆實際出資經營另有其人,股東還有一名高姓員警,全案函送新北地檢偵辦後,本刊調查,遭王女指控插股經營的高姓警察,竟是一名前科犯,冒充警察索取圍事費,行徑十分大瞻。

這起妨害風化審理庭,因王姓女店長在檢警調查及地院審理期間,供詞都沒改變,合議庭原本只安排10分鐘,但王女突然翻供,宣稱自己並非真正負責人,只是人頭,高院法官當場要求她說出按摩店實際經營者,王女寫下4個名字呈交給合議庭,分別是一對虞姓兄弟及一名李姓男子,還有一名自稱任職新北市海山分局的員警高歆翔,更大爆其餘股東身分,都是從事政府工程的包商。

王女控訴,高歆翔(圖)自稱是警察,要她當人頭「免煩惱,我很有力。」(讀者提供)

王女將這些股東連名帶姓全抖出來時,一度遭審判長出言制止,提醒她供詞情節非同小可,真實與否必須經過檢警調查才能確認,法院只能將王女所述函送檢察機關偵辦,為避免講太多細節影響未來偵查,審判長還要求王女僅以姓氏稱呼方式繼續陳述。

王女拿出對話截圖指出,她每月會匯4萬元「小鳥錢」(圍事費),請股東轉交給高男。(讀者提供)
王女指出,他們的色情按摩店(箭頭處)僅距板橋分局8百多公尺,現址已變成其他店面。

沒想到王女繼續在合議庭驚爆,自己手中握有錄音檔、對話截圖及水電費、簡訊費收據,這些證據都是她當初為了自保所留下,她可以證明自己只是被推出來頂罪的人頭,「我每月收1萬元的人頭費,他們原本答應,出事會幫我解決罰金,但是現在卻跟我說:『反正名字是妳的,法官要找也是找妳。』然後就開始擺爛失聯,我只好將他們供出來。」

王女指控,3包商才是幕後經營者,分別為負責財務的李男(左起),以及挖角她當人頭的虞姓兄弟檔。(讀者提供)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