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排妹控性騷】翁立友記者會遭擋門外 雞排妹:為何不敢和我對話

文|陳凱俊    攝影|劉鴻昌
雞排妹希望和翁立友當面對話,但翁立友卻堅持不在雞排妹面前做說明。

「雞排妹」鄭家純日前指控在尾牙場合遭到歌手翁立友言語性騷,引發喧然大波。今(5日)翁所屬的唱片公司「豪記唱片」在飯店召開記者會,雞排妹也如先前預告的現身會場,只不過雙方僵持不下。翁立友在雞排妹被支開現場後終於現身,並在記者會中高喊自己是受害者,還說因為這次事件讓媽媽每天流淚。後來雞排妹想要折返現場,卻被擋在門外,她相當不滿表示「為什麼不敢跟我對話?我人就在這裡了」。

眼看記者會時間已經到了,翁立友人卻遲遲沒有現身,豪記工作人員表示,若雞排妹不離開他們就不會開始今天的說明會,雙方嚴重僵持,現場記者也開始鼓譟,在時間拖延超過半小時後,豪記唱片宣布改由線上直播說明,請記者媒體們離開,雞排妹才關掉直播搭上計程車。

不料雞排妹前腳剛走,翁立友隨即在2點54分左右現身,表示自己相當無奈,他說「我是一個受害人,為什麼我要來解釋這個事件?」認為自己和此事無關,卻要來面對,被冠上性騷擾這詞,讓他非常痛苦。

雞排妹今在翁立友記者會現場開直播,但翁卻遲遲不現身,直到她離開才正式出面。

翁立友說,媽媽在此事件發生後天天以淚洗面,他非常心疼,他感嘆自己甚至連輕生的權利都沒有,甚至拿出民初影星阮玲玉的遺言「人言可畏」,形容他面對的處境。他表示自己從未傷害過任何一位男性或女性,「如果有,請他們提出告訴,讓法院來證明我的清白,這樣比較公平一點。」

原本已經搭上計程車的雞排妹,看到直播得知翁立友終於現身後,也立刻折返回到飯店,但豪記唱片工作人員將門上鎖,使她不得其門而入。雞排妹本來想在門口等翁走出來,和他當面對質,沒想到翁一結束記者會,即從其他出入口快閃離開,雞排妹一度想上前追人,但沒有結果。

雞排妹對於翁立友不現身表示無奈,她表示自己沒有鬧場,只是坐在台下聽他的說明,但翁也不肯現身。後來又回到飯店,但卻被擋在門外,被問到為何不提告,雞排妹說,證據都在豪記唱片手上,他們當天有拍攝尾牙片段,還有錄到翁為她改歌詞的內容,反過來質疑豪記唱片為何不敢公布?

對於翁立友自稱是受害者,雞排妹直言「他就是加害人,他的朋友更是加害人,而且他的朋友都已經道歉了」,她表示,今天兩人在同一個場合,翁卻因為她在場就遲遲不出面說明,而她一離開翁就馬上出面,「我回到現場,所有工作人員都不讓我進去,這是什麼意思?大家自己公評吧!」她不解,「為什麼(翁)不敢跟我見到面?為什麼不敢跟我對話?我人就在這裡了。然後他離開竟然是用逃跑的。」

  •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 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新時間|2021.02.05 08:24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