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我們只有一個夏天 紀小樣

文、聲音|紀小樣 圖|shutterstock

你赤腳入水

漂洗完泥塵;魚與鳥便相偕依偎

在石板上熱舞;翅與鱗都那樣忘了

自己曾是青輕的——炊煙

融雪的時候,我們
在瀑布相見——虹是七彩的弓
而箭是閃銀的……水下躍起
雲白胸腹的魚群
有花,白白的、小小的
小小的開在石頭的鬢邊
等待我們俯身為她命名

啊!麵包古老的酵母久久沒來
拜訪我們的腸胃了;洞穴向陽的
岩壁上還掛著去年冬天的臘肉
霧白的砂鹽在上面緊緊黏覆著
更有蟲蛆乾癟的卵,你赤腳入水
漂洗完泥塵;魚與鳥便相偕依偎
在石板上熱舞;翅與鱗都那樣忘了
自己曾是青輕的——炊煙

野蕨與幽蘭在殘木枝節上
高高攜手;鹿與兔也蹄躍
彷彿再一次活了過來
但都化入山嵐霧雲裡面了
你為我攜來——生活的石斧
我們一起積聚、消耗生命的鹽
黎明到黃昏無論怎麼促膝放眼
都不疲憊……。過來了,蜿蜒
過來了——蟒蛇到堤畔喝水的時候
至少也有一條河的錯覺

有淚像河水翻過堤岸
風——微微吹著你的濕髮……
昨日的艱辛;今夜的美好
銀河東傾奔落你的眼眸了
天地還能有什麼獵物呢!
我們那樣默契、不說話
甚至比水潭深知——一輩子
只有這樣一個夏天……
紀小樣(紀小樣提供)

作者小傳—紀小樣

本名紀明宗,1968年生,台灣省彰化縣人,文學桌遊設計講師,作文指導老師。曾獲年度詩人獎、全國優秀青年詩人獎,中國時報文學獎、聯合報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著有詩集《想像王國》《極品春藥》《熱帶幻覺》《暗夜聆聽》《天堂的一半》……等。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