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話驚動管理員 HUR大聲唱跳女力爆發

【試鏡間】

文|陳于嬙    攝影|蕭志傑 楊兆元
HUR從節目《菱格世代DD52》脫穎而出,走酷帥傲嬌路線,強調女力。

從選秀節目《菱格世代DD52》脫穎而出的HUR,在去年11月6日正式出道,有別於一般女子團體多是甜美風,HUR走酷帥傲嬌路線,並立志成為新一代的唱跳歌手。隊長利善榛說:「我們的團魂就是主打女力,告訴女孩們不一定要皮膚白、臉蛋美,要能做自己才是王道。」

HUR的目標相當一致,希望能登上國際舞台,成為有影響力的明星。

HUR成員包括辭掉空姐工作一圓星夢的利善榛、來自蒙古的巴倫月、地下饒舌歌手C.Holly、中英混血模特兒裴頡、大學生席子淇與連穎,6人風格各異,但靠著合宿生活培養默契,除了一起看電影、聊天,還訂定真心話時間,掏心挖肺說出內心話,也常因聊得太開心,分貝稍大,引起管理員關切。年紀輕輕的6人提到未來展望,期許能登上國際舞台,成為有影響力的藝術家。

原是空姐的隊長利善榛,脫離舒適圈,想一圓星夢,只因追夢要趁早。

利善榛 巴倫月 勇敢追夢

自帶女王氣場的隊長利善榛,渾身上下充滿自信,不過從空姐轉跑道為明星,她內心也經歷了一場交戰,畢竟要離開舒適圈,到充滿不定性的娛樂圈,是一趟冒險歷程,父母親也一度反對。她表示,小時候夢想當空姐,完成了這個心願後,反而越來越嚮往舞台,常常一大早飛完美國長程返台,接著就拉著行李去攝影棚試鏡,過程艱辛也差點爆肝,一想到「追夢趁早」,遇到了HUR出道機會,讓她義無反顧往前衝。

利善榛自曝參加比賽最大的挑戰就是唱歌,尤其進了錄音室後,發現自己不會唱,她說:「我是待在錄音室最久的人,也常被糾正發音不標準,我還特別請英文家教糾正發音。」

來自蒙古的巴倫月,長相擁名模感,來台念大學,誤打誤撞進入了演藝圈。

來自蒙古的巴倫月,長相別具特色,擁有名模感,常常看IG學習名模的肢體。加入HUR,對她而言是一場誤打誤撞的開始,她說:「我在蒙古幾乎都沒接觸唱歌,開始了之後,我發現我很喜歡,總是要試試看。」

在學校老師代她報名比賽後,讓巴倫月的學生生涯越加忙碌。她透露,在蒙古時生活很簡單,得幫忙照顧4個妹妹及1個弟弟,基本上沒有太多娛樂,來台後必須學中文及上課,期間也遭遇許多挫折,尤其比賽時,看著別人是忙著加強實力,自己則是努力於不要被淘汰,她說:「我已經用盡百分百的努力,但還是不夠,會躲在房間裡偷哭。」

裴頡 C.Holly 立志唱跳

長相甜美的中英混血兒裴頡,從小就愛表演,視小甜甜布蘭妮與碧昂絲為偶像,想成為全方位的唱跳歌手,在看了珍妮佛羅佩茲與李察吉爾演的《來跳舞吧Shall we dance?》,自此對國標舞充滿興趣,開始學習舞蹈和鋼琴,更曾參加舞蹈比賽,獲得單人組國標舞冠軍,不管是恰恰或倫巴都相當厲害。

裴頡從當模特兒開始圓星夢,對於混血臉孔,裴頡說:「當模特兒時很吃香,但參加比賽時,很容易受到關注,壓力也相對大,對我來說,我會覺得是劣多於優。」

中英混血的裴頡,從小就愛表演,矢志成為全方位的唱跳歌手。

在HUR負責饒舌部分的C.Holly,Rap態度相當嗆辣,每回要去比賽就會找擔任國小老師的媽媽吵架,她笑說:「那些男生都沒有我媽強,只要擺出我媽的氣勢,就會贏,態度很重要。」

C.Holly隨時都能來一段饒舌,希望自己饒舌的模樣更酷,她會刻意擺出難相處的模樣,但一講話就會露出活潑可愛的一面,她說:「我就是沒表情,擺出你現在想怎樣的一號表情。」為了練舌功,她常觀摩其他饒舌歌手影片,自我加強與學習,她說:「我很喜歡饒舌文化,但我也不可能私下喊『看啥啦?』我又不是流氓。」

負責饒舌的C.Holly,在台上Rap的態度相當嗆辣,但私下講話很幽默。

席子淇 連穎 電力十足

身高173公分的席子淇,外型高冷,只要不笑,立馬產生距離感,她說:「我很會瞪人,其實我只是沒表情,很多人會被我嚇到。」不過一開口,就恢復20歲小妹妹的本色,判若兩人。

席子淇國小就學習街舞,包括Hip Pop 與Poping,國中時因練舞過度閃到腰,雖然有治療,但未能治好病根,時不時還會腰痛,至今都得貼痠痛貼布,「就是脊椎側彎,但我也有持續在整骨。」而她擁有22吋螞蟻腰,讓HUR其他團員都羨慕不已,席子淇則自曝,以前因骨盆大而沒自信,到了後期慢慢塑身,才成就如今的模樣,建立信心。

席子淇是HUR裡最年輕的成員,外型高冷的她,只要不笑,一秒成酷妹。

跳舞時充滿電力的連穎,從小就立志成為歌手,小學二年級開始學習芭蕾,高中時還當選熱舞社社長,對表演充滿熱情,也從跳舞中慢慢建立自信。

連穎自北上念書,開始了築夢人生。之前曾當過練習生,但當時身型圓潤,體重達54公斤,且滿臉長痘痘,因而陷入低潮足足一年。熱愛跳舞的她,曾被譏在舞台上的表演不像一個藝人,而比較像是Dancer,這一句話重傷了她的自信,「有一段時間我很害怕跳舞,跳得太用力反而被說像是伴舞的,所以很受傷。」雖然內心淌血,連穎也靠著加入舞團,慢慢找回自信,更成為HUR的舞蹈擔當。

連穎曾被譏在舞台上像Dancer,重創她的自信心。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