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枕布疑陣1】枕頭血字寫前男友名 他透露亡魂耳邊私語揭真凶

文|張馥暄    繪圖|王聖光、于子薇
黃男落網時辯稱一時衝動殺人,但法院審理後,認定他是預謀犯案。(東森新聞提供)

2011年5月3日,時年53歲、罹患腎臟病的牛姓包租婆,原本與妹妹相約洗腎,卻不見人影。牛妹聯繫不上姊姊,請鎖匠到姊姊的住處開門,結果屍臭味撲鼻而來。牛妹發現姊姊陳屍床上,脖子有二道深可見骨的刀痕,滿床都是血跡,嚇得她趕緊報警。

當年承辦本案的警官鄭偉豪回憶:「我們到場後發現門窗沒被破壞,也沒打鬥痕跡,懷疑死者是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被殺害或自殺,研判死亡時間約是4、5天前,現場找不到凶器,僅在床頭櫃找到一個馬克杯,化驗後發現裡面有管制藥品一粒眠成分。更特別的是,死者身旁有個小抱枕,上面用血寫下陳某某三個字,最後一個字還有被擦拭過的痕跡。」

警方在命案現場發現寫著「陳╳╳」的血抱枕。(翻攝畫面)

鄭偉豪說:「我們一開始懷疑,可能是死者用最後的餘力寫下線索,但若還有餘力,為何不打電話報警求救?若要揭發凶手身分,為何要抹掉最後一個字?種種狀況都不合常理。」

正當警方感到困惑之際,牛妹透露,抱枕上的人名是姊姊的前男友,二人有金錢糾紛,認為陳男就是殺人凶手。原來,當年40多歲的陳男是一名房仲,因買賣房屋與牛女相識交往,後來卻「走鐘」,業績極差,時常居無定所,還欠了一屁股債。

黃姓密醫(左)穿雨衣進入牛姓包租婆(右)住處犯案,還抓死者的手沾血,在抱枕寫下死者前男友的名字,企圖嫁禍對方。

另一名承辦本案的偵查佐陳志豪告訴本刊:「根據死者鄰居、妹妹與同事的說法,陳男常跟牛女借錢,牛女認為陳需索無度,時常爭吵。有次地下錢莊的黑衣人到公司找陳討債,陳竟謊稱女友欠他錢,要黑衣人去找牛女,當時她在洗腎中心準備洗腎,看到黑衣人上門,知道陳說謊,當天立刻提分手。」

眾人口徑一致的指控,讓警方認為陳涉有重嫌,隨即展開調查,並在某家遊藝場找到陳,將他帶回警局。陳志豪回憶,陳男有點歇斯底里,偵訊時矢口否認,雙手一直在空中亂撥,口中喃喃自語說道:「不要跟我講,妳去跟警察講!」經警方詢問,他才說死者在他耳邊透露真凶身分。

陳男供稱案發當天在朋友家,但警方調查發現日期有出入,認為陳說謊,更加懷疑他是凶手。後來,警方讓陳看死者的照片,精神恍惚的陳看了嚎啕大哭、坦承犯案。本以為命案水落石出,沒想到凶手另有其人。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