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起駕,回家》選摘 八之七

文|宴平樂 繪圖|欒昀茜

300顆「鴨頭」、1把仿90手槍、1樁銀樓搶案、一堆在外追捕他們的「賊頭」─怎麼辦!?(手槍從口袋裡掉出來)趕快戴上斗笠,混進大甲媽祖遶境隊伍跟著往南逃啊!

一場混跡於遶境隊伍中的大逃亡(用走的)就這樣慌慌張張展開…

走到鐵腿的黑道兄弟(也會怕腳起水泡),媽祖將帶他們走到哪裡去?

朝陽在青蔥翠綠的稻田間含著薄霧噴發而出。海線外出工作的人有如螞蟻離巢,路上的卡車、貨櫃開始漸漸多了起來,這就是這條遶境路特別的地方。

不同於國際間的朝聖旅途有著沉甸甸的歷史、有著讓人僅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過去,這段路,當大轎起,就是一條莊嚴的朝聖之路,當大轎落下,就是小老百姓的日常,那樣的樸實無華,沒有什麼讓人高不可攀的歷史,有的只是路旁家家戶戶,展露笑容,誠摯地拿著一顆素粽,然後眼巴巴地跑到你面前,將素粽往你手裡塞,就怕這一份心意沒有被感受到。

一個大媽拿了粽子要給阿仁,阿仁拒絕了。

大媽急著喊:「唉唷,我蒸這麼多粽子就是要給你們這些隨香客的啊。」聽到這話,陳肇仁接下素粽,當場拆了繩子,大口咬下。

「好吃嗎?」大媽滿臉期盼地看著陳肇仁。

陳肇仁點點頭:「讚。」

大媽心滿意足地走了,一個錢不要。帶著滿滿的笑容,又準備把下一顆粽子往下一個隨香客的手裡塞。

蔡正國笑著多抓了二顆粽子放到陳肇仁的推車上。

「做什麼啦,拿這麼多哪吃得完。」陳肇仁說著。

蔡正國用力拍了陳肇仁的手臂:「幹,我懷疑這條路的人腦袋都壞掉了, 哪有人給人家東西,不只不用錢,不拿他們還不高興了。」

王秀娟:「對啊,超誇張的,那個西瓜,我用錢都買不到這麼甜的。」

蔡正國:「但是可惜都是素的,一點肉味都沒有。」

陳肇仁:「忍耐一下啦。」

就在這時候,蔡正國把粽子塞到王秀娟手上。

「做什麼?」王秀娟說著。

蔡正國指著路牌往左轉:「車頭、車頭啦!」

「追分火車站。」

「你要做什麼?」陳肇仁跟在他後面問著。

蔡正國:「廢話,當然是坐火車去彰化啊。」

陳肇仁:「火車上你如果被賊頭盯上,到時候你連跑都沒地方跑。」

蔡正國:「你以為那些賊頭會未卜先知喔,還知道我要坐火車?」

火車站裡來來往往的人,有些是今天才要從這裡開始跟隨媽祖婆的,有些是走了一晚上準備要搭車離開的。

蔡正國興奮地擠到售票口排隊。

陳肇仁:「你真的要走?」

蔡正國:「我又不是頭殼壞掉,我是來跑路的,不是來遶境的,我的腿硬邦邦根本動不了,彰化是嗎?我坐車去彰化等你。」

陳肇仁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看著車站來來往往的人,蔡正國身體有的疲憊他也都有。從大甲到大肚,騎車不過就是二小時的事情,但是他們卻整整走了一晚上,八個多小時。從昨天的太陽西下,走到今天的日正當中,然而這只是第一天的開端,後面還有七天七夜,每天都要這樣,誰能受得了。

漫長的路,無止無盡。就在這時候,售票員的收音機傳來新聞插播。

「昨天的金寶珍銀樓搶案主嫌葉成新,今早在南下的火車上遭埋伏的警方逮捕,並且起出背包中的贓物,比對之後確認就是金寶珍銀樓失竊的金飾,監視器研判,這位綽號黑面的葉姓劫匪,就是在銀樓對小老闆金順炷開槍的主嫌,在主嫌落網以後,另外一位蔡正國,綽號土豆的共犯仍然在逃。」

聽著新聞,蔡正國傻了眼。

陳肇仁淡淡地說:「還搭嗎?」

蔡正國:「幹!」

蔡正國咬著牙,氣沖沖地走出火車站,站在那烈日當頭的大馬路邊。一輛鐵牛車,緩緩開了過來,鐵牛車的司機用大聲公廣播著:「要坐車嗎?要坐車嗎?」

「噗噗噗…」鐵牛車駛過去,後面車廂坐滿了人,根本連一個位置都沒有。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