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想要末日前的狂歡?不如「作個好夢」——《夢中沒有情人》

文|官觀
《夢中沒有情人》。(鏡文學提供)

夢,一向是人們樂此不疲的話題。每個人似乎都說得出那麼一、兩個,無論過了多久、遺忘了多少細節,始終就是難以忘懷的夢境。和夢有關的詞語也有很多,好比夢想、夢幻、夢中情人和白日夢……而它們現在無一例外,都已經和「現實」成為相反詞。

小時候做了惡夢哭著醒來,「夢和現實是相反的啦──」長輩往往會這麼安慰。當某人喋喋不休說著不切實際的想法和計畫時,身邊的人則會建議他「洗洗睡,夢裡什麼都有」。

正因為現實中不可能實現,所以才稱之為夢。但如果有一天,夢真的成為苦悶人生的萬用解方,那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作個好夢」是否會成為末日前的狂歡?帶著這樣的疑問,我寫下了《夢中沒有情人》。

以夢境為題材的作品不少,而且往往都能充分體現創作者的想像力。創作一個關於夢的故事,再光怪陸離的情節似乎都是被允許的,畢竟夢境本就是現實世界中唯一高調存在的奇幻。

但就某方面而言,《夢中沒有情人》卻是一個非常寫實的愛情故事。

一顆喚醒睡美人的助眠藥「擁夜」,讓成千上萬人獲得主宰夢境的掌控權,只要服下就能隨心所欲地作夢。從此夢境不再曲折離奇,蒙著一層難以理解的面紗,惡夢也徹底遠離了人們的生活。現實的渴望湧進夢中,以最直白的方式一一兌現。而那些錯過的、得不到的愛情,也在夢裡得到應許。

故事圍繞著一對昔日戀人展開,分手後他們不約而同失眠,但選擇用不同方式度過不眠夜。主動提分手的男孩透過工作麻痺自己,研發出一款電子刺青「夢迴」,能記錄及無限次回放夢境。而被分手的女孩則開始服用擁夜,再次夢見多年前的那個陌生男人,並在夢中實現自己的理想愛情。那個有如捕夢網般的男人撿起她破碎的心,成為她的浮木。

然而,這個故事就如同裹了糖衣的擁夜,甜膩化開後便是苦澀。一樁震驚社會的凶殺案因擁夜的副作用而起,將擁夜重新列為管制藥品似乎勢在必行。面對即將被迫和夢中情人分離的威脅,女孩又將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看到這裡,或許你會說,失眠和失戀都只是暫時的,又不是什麼大不了、過不去的事。但最難熬的其實不是漫漫長夜,而是無從期待的明天──這個故事想說的,僅僅只是如此。

而且老實和你說,這個故事是為那些早就明白了的人而寫的。

《夢中沒有情人》。(鏡文學提供)

《夢中沒有情人》於鏡文學官網上刊登,閱讀這邊請>>> https://bit.ly/2XqWCWU

《夢中沒有情人》強榜登陸beanfun!文學星,立即體驗>>>

https://bean.fun/Ka1IM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