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13少年集體自縊!刑大隊長陷入主謀圈套…《房門內的陌生人》看見親職挑戰

文|貓不語
(鏡文學提供)

13年前與13年後,這些來自正常家庭的孩子,怎麼可能在彼此毫無關聯的情況下,留下一模一樣的上吊直播畫面?甚至還說了一模一樣陷害父母的台詞?然而他們之間唯一的共同點,竟然是那一張張因病而亡的死亡證明!

整起事件的幕後推手, 究竟是要展開一場遊戲,挑釁警方辦案不利?抑或是透過傷害這些孩子,來隱射他對幸福家庭的渴望?

軟弱無力的哨音響起,交通糾察歪斜的放下旗子,汽機車排放的黑煙、廢氣瀰漫在空氣裡,像迷幻藥似的,在學生們吸吐間滲入,兩眼無神的過馬路走進校園。

這是位在北園市中心的明星私校、商業大樓林立間的聖恩高中。

這群孩子肯定才睡不到四小時就來到學校,今日站導護的廖筱葳老師心裡明白,但依舊朝氣十足地向每一位學生打招呼。學生們聽見爽朗熟悉的聲音,多半都會微微地抬起頭,抬高程度還不到可以看見老師的臉,就嚅囁輸出一句聽起來像是老師早的中文,意思意思一下。

燈號切換,等在車道對面的學生們起了一陣騷動,糾察隊裡的男同學們,也紛紛挺直了腰桿、順一順劉海。綠燈亮起時,哨音響徹雲霄,原本0.5倍速的畫面變成了正常速率。

「蓁蓁早安!」

男同學們簇擁著二年五班的李蓁蓁,她身上除了拿在手上的粉紅色iphone手機外,別無他物──書包、手提袋全都被其他人搶著幫忙拿。

「老師早。」

蓁蓁走到廖筱葳老師面前時,主動向老師問早。其餘同學也一同跟進,問候聲像部隊答數一般宏亮。

廖筱葳老師看著蓁蓁離去的背影,其實她根本看不到,只能看見人海將她包圍。下一秒一個黑影從面前閃過,廖筱葳老師驀然意識到自己深鎖的眉頭,趕緊深深吸一口氣,擺出招牌微笑,繼續她的導護工作。

「哇!廖老師,你們班的女神威力無法擋啊!」

在學務處旁的導師辦公室,瀰漫著各式各樣的茶葉、咖啡味,訓育組長在走廊上,朝二樓二年級教室還在五班教室外群聚、遊蕩的學生們,暴龍式嘶吼著要他們全部回教室去的環繞音效中,開始了日常交流,說白一點就是抒壓、說垃圾話時間。

(鏡文學提供)

「去上你們班的課,過關秘訣就是要跟女神建立好關係,這樣保證整學年上課秩序無憂。」

「對阿!不像某個傻子,要跟女神搶鋒頭,還處處針對人家,現在去上課像去動物園了吧!」

「欸,我們是老師耶!學生不聽老師的話,聽一個校花的話,你老師的尊嚴放哪裡去了?」

聽著導師們你來我往的對話,廖筱葳老師笑著但沒有答話。李蓁蓁憑著遺傳自名模母親的外貌與身材,在各個網路平台上皆累積了萬名的追蹤者,但她沒有把自己的平台當網紅在經營,就只是日常發文、發照片和直播而已。一開始她是真的有點擔心蓁蓁的影響力會干擾到她的帶班,然而就像她零誹聞的母親,以及大企業家的父親,行為舉止相當大氣穩重、是非分明,一個天生的領導者、光芒四射的存在。

然而在光芒背後就會有陰影,想到一早從她面前一閃而過的灰藍色短髮少女,就不禁嘆了一口氣,拿出公民課本,準備下一節課第六章〈刑法與人權保障〉。

「蓁蓁,你昨天上傳的IG照片真的超級漂亮的耶!那角度到底是怎麼抓的?超級顯瘦的耶!」

「人家是本來就瘦,不是角度的問題好嘛!」

「欸欸暴龍在叫,走了吧!」

圍繞在蓁蓁座位的人群散去,視覺空間這才擴及整間教室。教室外後陽台倚著一個人,灰藍色短髮齊耳根,左側瀏海遮眼,露出的右耳上釘著黑色耳骨耳環,耳垂上穿有一個黑色十字架──她是譚艾兒,她的座位就位在李蓁蓁正後方,一早進到教室根本沒有就座的機會,所以她總是站在後陽台,高眺著被大樓切割而破碎的天空。

艾兒深吸一口氣,空氣中瀰漫著桂花香,還有煎蛋的味道──,煎蛋的味道?

「吃早餐了仙女!還是你真的跟仙女一樣吸空氣就會飽?」

清亮甜美的聲音響起的同時,艾兒被拉進了座位。只見蓁蓁笑咪咪地把保鮮盒推到她面前,蛋餅工整地切成塊,一邊還有生菜與小番茄點綴著。

「你媽做的愛心早餐你自己不吃都餵我吃幹嘛?」

「我在家有吃過了啦!你看你瘦成這樣還當甚麼仙女啦!黑眼圈重成這樣,美女都要變醜女了,快吃!」

艾兒一臉嫌棄、嘴裡碎念了句神經病,但還是禁不起腸胃的翻攪,叉起了蛋餅嚥下肚。老師跟學生們都無法理解,為何超人氣女神蓁蓁特別喜歡跟陰鬱沉悶的艾兒聚在一起,最後結論總是以因為她們倆的爸爸是高中同班同學、也一樣是好朋友來做收。

第一節課的鐘聲一響,廖筱葳老師就抵達五班教室,先以導師身分簡單處理一下班務,並發下這個星期日的班親會通知與流程,對於準備升高三的高二年段,學校特別在班親會流程上多了多元升學管道,以及新學制的考試規則說明。面對學制的朝令夕改,許多家長與孩子都為此感到相當焦慮,所以要同學務必提醒爸爸媽媽記得來參加。

公民是相當生活化的一門學科,照本宣科的教學方式為人詬病,所以廖筱葳老師嘗試用時事來套入課程,拋出問題讓小組或個人進行討論與思辯。近期正好邁入刑法的領域,面對社會上愈來愈多的刑事案件,這個議題的討論性就顯得加倍熱絡。

「就在去年發生的車站隨機殺人事件,對國家與社會產生很大的迴響,新聞媒體與學者們以各個角度在分析整起事件,你們對這事件又有甚麼看法呢?來,每一組派一位代表起來分享。」廖筱葳老師站在講桌前說道。

想不出新意的小組,就提出新聞媒體大肆炒作的東西再翻炒一次:是否廢死的兩對立衝突、精神異常或有精神疾病是否能減刑、車站防護與應變機制不足等;也有小組可能是看了電視劇的影響,探討起了受害者與被害者家庭後續要面對的問題、司法辯護的矛盾、媒體自律等議題。

廖筱葳老師在黑板上速記學生們提出的議題重點,很快的就寫滿了2/3面黑板,準備停止討論,開始做綜合分析歸納時,一支帶著黑色寬版皮手環的手映入廖筱葳老師眼底,驚訝之餘帶著一絲不安,但她還是請這從未在課堂中舉起的手主人發言。

《房門內的陌生人》於鏡文學官網連載中>>> https://bit.ly/3oJQUKY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下載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