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婞淳從小志願籃球國手 粉絲一句「舉重時像用槓鈴跳舞」改寫命運

文|黃鴻仁
郭婞淳象徵的「女力」跳出刻板印象,顛覆大家對舉重運動員的想像。(《VOGUE》國際中文版提供)

毫無懸念地,郭婞淳再度拿下2021年全運會金牌,同時,她也是舉重女子59公斤級抓舉、挺舉、總合3項世界紀錄保持者。這位舉重女神登上《VOGUE》國際中文版封面,談到小時候的願望是當籃球國手,但一位粉絲稱讚她「舉重時很像在用槓鈴跳舞」,想不到自己的人生,以及台灣甚至世界的歷史因此改寫。

郭婞淳與重量對抗,用槓鈴和身體的平衡,跳出了一支優雅的舞。

她的故事足以寫成一本勵志書籍:你或許已經知道郭婞淳的名字緣由:她出生時差點活不下來,所以以「倖存」諧音取名為「婞淳」,單親家庭長大,郭婞淳童年過得刻苦艱辛,父親的角色消失在成長過程中,郭婞淳的媽媽小時候也由外婆帶大,後來媽媽和外婆又把她帶大。

奧運金牌得主、世界冠軍和舉重記錄保持人郭婞淳,登上《VOGUE》雜誌封面。(《VOGUE》國際中文版提供)

「我從她們身上看到強大的女性特質,她們柔軟卻又無比堅強,」郭婞淳說:「外婆一個人帶大6個孩子,媽媽拉拔了4個孩子長大,這是比什麼都偉大的事情。我想,我會這麼堅強可能也是因為她們。」第一篇章,以三代阿美族女性的故事開始。

 

舉重像用槓鈴跳舞

國小的畢業紀念冊裡,她一字一句地寫下「以後想當籃球國手」。台東長大的她從小就喜歡運動,因為優異的身體素質,幼稚園時就成為運動會的要角,國小加入校隊一路到國中,高中就進國家隊。只不過,她喜歡的是籃球,因為籃球的制服很帥,再加上她喜歡跟眾人一起努力的團體項目,但郭婞淳沒往籃球這條路繼續走,倒是被教練發掘,開始練舉重。

13歲練上舉重,並不代表戀上。郭婞淳小時候從沒喜歡過這項運動,覺得舉重「不好看」,練習時間又得一個人,時常覺得孤單,只是因為有天分,被嚴厲的教練一路訓練拉拔。真的戀上舉重並且開始有成就感,是因為多年前粉絲的一句話。

郭婞淳身著STELLA McCARTNEY不對稱針織洋裝,在觀音草漯沙丘的景色中,展現出力與美。(《VOGUE》國際中文版提供)

「那個粉絲形容我舉重的時候『很像在用槓鈴跳舞』,因為這樣的稱讚,讓我在舉重這條路上開始有成就感,找到自己的熱情。」

後來,她也從教練和學姐身上學到許多觀念和道理,不只在訓練場上,更多的是在生活上。「我的教練對生活非常自律,我面對外界和長輩的禮數很多都是從他身上學來的。舉重不只帶給我自己不一樣的生活,更多是帶給媽媽、外婆和家人生活上的改變。舉重把『郭婞淳』這三個字撐起來,現在最感謝自己當初沒有放棄這項運動。」

挫折讓我更樂觀

在東京奧運上,最樸實無華而簡單的項目或許就屬舉重了:選手握住槓鈴,舉起,放下槓鈴,離開。「如果選手恐懼重量,成功率就會打折扣。克服恐懼沒有特別的方法,就是要練強一點。」郭婞淳說,「心理素質是經驗的累積,我一開始也會失常,隨著大大小小比賽參賽,愈來愈有自信,失敗了去反省自己哪裡還可以做的更好。」

「曾遇過最大的低潮和挫折是什麼?」我問。郭婞淳笑了!她說,現在想想,那些挫折和低潮其實都不算真正的挑戰,甚至讓她的心理素質更好,更不怕困難。2014年,她為亞運練習時不慎手滑,140公斤的槓鈴就這樣砸到自己的大腿上,右大腿肌肉70%重傷,當時外界還傳言她的運動生涯可能會因傷終止,沒想到一般運動員最懼怕的事情,反而讓她變得更堅強。

郭婞淳展現身體自主的力量,為所有年輕女性帶來深刻的鼓舞與激勵。(《VOGUE》國際中文版提供)

「我受傷前其實是個很內向的人,不太敢主動跟別人聊天,受傷之後好像換了一個人,變得活潑外向,因為我會希望氣氛是輕鬆快樂的。回過頭去想,我不覺得那是生涯最低潮的時候,反而因為那次受傷,讓我看待事情的方向和角度有所改變。」

如今,對這位世界紀錄保持人而言,最幸福的一天其實再簡單也不過,就是在台東的老家跟家人一起度過,平凡地跟自己所愛的人珍惜每一個時刻,就是她在賽事外唯一想做的事情。「我一直覺得自己非常幸運,可以在受傷後繼續出賽,也能夠透過自己的經歷帶給大家力量和希望。」郭婞淳美麗深邃的眼睛泛著淚說。

更新時間|2021.11.21 02:58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