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八尺門的辯護人》選摘 三之三

文|唐福睿 繪圖|鄭雅紋

基隆八尺門,「平春16號」阿美族船長一家滅門命案,所有罪證均指向該船一名逃逸的印尼籍漁工,罪證確鑿,但疑雲卻重重密布。出身八尺門的阿美族公設辯護人佟寶駒,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與鄰居的印尼籍看護工,以及即將成為法官的替代役男合作,跨越種族、語言的隔閡,憑著蛛絲馬跡找出被隱蓋的真相。

博愛特區冷冷清清。為了五天後總統大選而預備的蛇籠和拒馬,置放在街燈照不到的角落,在這波寒流的冷雨中,像是成排而坐的士兵,低頭不語。

一輛黑色公務車駛離法務部,由重慶南路轉凱達格蘭大道,目標是位於信義路的執政黨中央黨部辦公大樓。

車上坐的是法務部長陳青雪。她望著窗外向後飛逝的台北燈火,下意識地用手順順俐落的短髮。雖然她將滿五十歲,但剪裁合身的長版套裝展現出良好體態,清淡的妝容未刻意掩飾年歲,反而恰當地展現她醇美的本質,優雅的舉止更在溫柔與權威中取得完美平衡。

從德國漢堡大學取得人權法博士的她,自幼便充滿正義感與悲憫心。自高中開始,便熱衷於社會運動,並確認了自己對法律的熱情。在民國八○年代政治風氣保守的時刻,她的高調言行雖然招惹不少麻煩,但總能以過人的政治手腕而大事化小。

一年多前她剛就任沒多久,台灣社會在一個月內發生十四起殺人命案,其中包括十二天內接連曝光的三起分屍案。為了盡快取得政策上的共識,總統宋承武曾連夜召集內政部、法務部、衛生福利部及警政署研究成因與對策。

當時與會眾人因為日益沸騰的輿論,皆急於提出新的刑事政策規劃,然而陳青雪卻獨排眾議。

她認為這些都是獨立個案,既不具犯罪學模仿犯的關連性,亦非現行法制有何不可挽救的漏洞。倘若為了這些偶發事件,而貿然更動法制,不僅沒有實質意義,也會傷害精神衛生法制的整體規劃。況且根據法務部的犯罪趨勢關鍵報告,台灣社會近十年不論在犯罪率、犯罪人數,甚至是故意殺人罪的案件量,都有逐年遞減的趨勢。

「民意的本質既模糊又非理性,與司法追求人權的終極目標,有著根本性的衝突。」陳青雪這麼說服總統:「政府必須堅守一貫的明確立場,否則被民意反噬只是遲早的問題。」

後續事態的發展也正如陳青雪所預測。在幾次府方堅定的發言後,關於這些命案的不理性討論也漸趨緩和。

不過這次事件接近總統大選,勢必非得顧慮民意不可。

距離一月中的大選只剩不到一個禮拜,在民調拉鋸的緊張狀況下,這次的殺人案,與目前待決的三十九位死囚,想當然會再度成為選舉議題。尤其凶手又是一名逃逸的外籍漁工,在野黨可以攻擊的範圍從移工狀態、漁業監管甚至包含新移民政策,其複雜程度顯然難以想像。

前幾任總統在任內都至少槍斃三十位死囚。宋承武執政將近四年,僅執行過一件—那是在陳青雪上任以前的事了。宋承武為了爭取國際組織的能見度,施政一直都盡力符合兩公約的人權標準。不過,這次在龐大連任壓力下,還能堅持多少?

行凶也要看時機,陳青雪腦海浮出這樣的謬論。公務車此時正通過黨部大樓的崗哨,直駛進入地下停車場。

陳青雪走進會議室時,總統已經在裡面等她,身旁還有競選總幹事蔣德仁。

宋承武雖有倦意,但表情沉靜祥和,「是否應該繼續執行死刑?你覺得我們該怎麼應對?」

「我們重視的是輿情。」蔣德仁向陳青雪補充說:「選舉已經進入最後階段。」

蔣德仁濃眉大眼、氣宇不凡,但多年的權謀以及過度的酒精使他蒙上一股陰鬱氣質。陳青雪一向不欣賞他的作風,因為他的腦袋裡就只有勝選,沒有任何中心思想。不過她必須承認,蔣德仁過去的幾番運作,總能讓危機化為轉機。

「老闆,如果每次一有殺人案件,就必須順從民意、重新檢討政策,那簽署兩公約的意義何在?」陳青雪維持著態度。

「目前現實就是人民沒有共識,死刑是合情合法,反對廢死還是占大多數,這才叫做民主。

在這個關頭,沒有人會在意兩公約說什麼。」蔣德仁說。

「死刑存廢不是民主問題,是人權問題、是憲政問題。人人皆曰可殺,難道法官就不需要審判了嗎?」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