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法槌難敵資本主義高牆? 網紅「反正我很閒」猛將爆遭無預警資遣

文|吳妍
「反正我很閒」近日鬧出勞資糾紛,創始成員之一的猛將(左圖)稱無預警被自己創立的公司資遣,右圖左起為福林、鍾佳播和樂咖。(翻攝自李基誥臉書、反正我很閒IG)

YouTube頻道「反正我很閒」班底包括鍾佳播、陳奕凱(樂咖)、李基誥(猛將)及趙福臨(福林),因為獨樹一格的無厘頭搞笑風格爆紅,更創作出許多粉絲如數家珍的系列影片像是「人民的法槌」「卑鄙源之助」「惡魔貓男」「浪漫Duke」「海龍王彼得」等,現已擁有70萬訂閱者。不過猛將去(2021)年9月在臉書發文表示自己離開「反正我很閒」後,昨(25)日竟再度PO出長文,大爆自己被「一手創立的公司」資遣的內幕。

猛將昨日發文表示,去年發文宣告離開「反正我很閒」後,雖然他試著放下那個令他深愛的地方但卻做不到,並且產生許多負面的情緒和報復心態,原因是「我被我自己創立的公司告知資遣了」。猛將指出,他不僅收到公司寄得存證信函,也不禁懷疑「我們4個人的交情可以這麼輕易就被捨棄嗎」?感覺自己像被否定。

猛將稱,當初成立門中月有限公司是4人合股,因當時急需開立發票、加上互相信任與鍾佳播的爸爸可以出資等因素,由鍾佳播當負責人,由於自己本業就是廣告製片,因此也運用人脈將廣告製作案拉進公司。只是當時並無討論廣告分潤問題,因此2021年8月4人出現糾紛,惟爭執後仍找不到共識,後在猛將提議不再接廣告案後一切才落幕。

怎料8月31日樂咖在群組提出大家一起簽工作約的想法,9月1日群組傳來合約,當時看到合約標題猛將其實就覺得有點奇怪,但基於信任沒有多問,2日猛將提出合約內容有部分需要討論,經過4人的微調後樂咖與福林都完成簽約。沒想到6日猛將就被其他3人嚴肅告知「我們覺得沒辦法再跟你一起工作,希望你做到今天」,而猛將自己其實也打算就做到過完年,只是沒想到自己竟然是「以員工的身分被告知資遣」。

猛將稱去年9月17日事發至今,他們之間一直有用訊息溝通,然而正當在協調要何時見面談時,他突然收到了公司寄得存證信函,且戶頭也無預警多了一筆補償金20萬,存證信函內容大致是「公司已將20萬匯入戶頭,後續他(猛將)與公司毫無關係」。後續經溝通此情況仍無法好轉,猛將遂轉而尋求法律途徑求助。

猛將表示,他認為整件事情中自己做得最錯誤的決定就是簽約,「那份合約並不是合夥約,而是甲乙約,甲方是負責人鍾佳播,我、陳奕凱和福臨是乙方」,猛將也稱「自高中以來的情份讓我忽略了日後決裂的可能,如果我可以更嚴格審視合約內容,並且堅持以合夥人身分簽約,爭取這個其實是我們4個人的權益,今天就不會有這麼複雜的情況發生」。

猛將也指出「他們3人也不應該私下討論我的去留,用先簽約再以『告知資遣』的方式這種非常粗暴且粗糙的方式要我離開」,甚至存證信函年份錯誤、且強迫將補償金匯入他的戶頭,「這很明顯的不尊重我、我們這段關係以及我在頻道、公司一起努力的這段時光」。

猛將最後則引用反正我很閒的經典台詞指出「反正我很閒是靠著『打倒資本主義的高牆』『人民的法槌』得到觀眾的共鳴和喜愛,如今卻以資本主義、慣老闆的姿態,掌握了話語霸權,徹底把多年的好友、工作夥伴踢得遠遠的」。

鍾佳播曾稱,猛將是自己親人一般的存在。(翻攝自李基誥臉書)

而猛將也亮出他與其他人的聊天記錄,可見鍾佳播曾經跟他說過「你為我而言是像親人一樣的存在」「凡是牽扯到利益就會變得很複雜」,被資遣後猛將則和福林爭取稱「沒辦法申請失業補助」等問題,對話紀錄中福林表示雙方認知有出入、大家都朋友希望不要走法律途徑,期間還一度祝猛將生日快樂,不過也曾直接已讀猛將的提問等。

更新時間|2022.01.27 00:12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