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珀赫德否認在床上便便 這種惡作劇不好笑

文|娛樂組
2016年傳出與強尼戴普決定分手之後,獨自出席公開活動的安珀赫德。(東方IC)

休停一週後,強尼戴普(Johnny Depp)控告前妻安珀赫德(Amber Heard)毀謗官司恢復開庭,來到強尼的律師質問安珀,果然一開庭又有勁爆的話題,就是到底是在強尼戴普的床上「便便」?安珀說絕對不是自己,「這種惡作劇又不好笑。」

時間回到2016年,安珀跟強尼又大吵一架,之後安珀與友人離家、參加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於是強尼想趁她不在時,回收拾東西,結果一到家就被保全攔下,向強尼出示一張床上有排泄物的照片。強尼認為這是安珀幹的,而且他的保全主管史大林珍金斯(Starling Jenkins)開車時,也聽到安珀與友人的對話,表示這原本是起惡作劇,但結果失控了。

強尼戴普認為這是安珀幹的,指出安珀當時告訴他,那是狗狗的排泄物。但強尼認為自己養狗也養很久,看的出來狗的排泄物不可能是那個樣子,一口咬定是安珀幹的。安珀在法庭上否認這種說法,「我想指出這一點都不好笑,我朋友不會做這種事。對於30多歲的女性來說這不好笑。倒底他在講什麼?」

安珀說當時他們在洛杉磯大廈的房子裡養了一頭約克夏㹴,這頭狗的腸道一直有問題,據說小狗吃了強尼的大麻,所以才會在床上便便。在出發去科切拉音樂節前在收拾行李時,她把狗狗留在床上,所以才會有排泄物。

至於保全主管史大林珍金斯的說詞,安珀表示不可能,因為一路上自己並不坐在他身邊,「我是跟我的朋友,一起坐在汽車後座。」她還承認前往科切拉音樂節的路上,自己服用了迷幻藥物,「無論我的生活發生了什麼,我都只想過的開心愉快,只想躺在床上,跟我的朋友抱在一起,我不想留下,我想離開。」

在出發去音樂節前一天,強尼戴普讓她誤以為會出席自己的生日慶祝活動,但結果沒來,所以當晚他們睡覺時,告訴強尼自己對於他缺席的感受。安珀赫德宣稱,他們因此發生口角,也從臥室一路互相推擠到外頭,又一路推擠回臥室,「我只記得說過,『我們可以停止打架嗎?拜託可以停止嗎?』我記得當時一邊哭、一邊也覺得很荒謬。現在要我講也覺得很尷尬,他說我是活該。往後不會有人愛我,我會孤單一輩子。」當晚吵完後,強尼離開房間,安珀說:「我記得他對我大叫『祝妳該死的生日快樂!』」

安珀表示強尼一直緊咬便便事件不放,但她自己寧可討論其他該討論的事情,「那時我們的婚姻在大家的面前碎到四分五裂,我們超過一個月沒有看到對方,他的母親也過世,我不相信他想討論便便的話題。」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22.05.16 23:47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