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業內工程師第一手觀察筆記! 《血汗工程師的煉金之路》賠上的是肝還是良心?

(鏡文學提供)

學歷貶值的時代,理工科系學生必須頂著碩博士光環才能進入「還不錯」的職場。不愛讀書的建勳為了就業考量,硬著頭皮考了研究所,卻從此愛上科學研究。

畢業後因教授的引薦,順利進入天宇集團的研發團隊,建勳從研究員開始做起,因跳脫的創新思維和優異的研發能力,在公司逐漸嶄露頭角。五年後,建勳順利成為天宇集團最年輕的副部長,在業界打響知名度。工作不再與科學研究相關,反而踏入不熟悉的管理領域,不適應之餘,建勳也捲入了從沒想過的風波──

高層權力角力、部門間明爭暗鬥、對手削價競爭、機密無故外流……,內憂外患的多重夾擊,卻幫建勳迎來另一個機會,要他帶槍投靠……

「如果今天有人願意給你五千萬,要你在實驗數據上造假,你願意嗎?」

在昏暗的光線中,酒吧裡的座位上填滿了形形色色的人影,燈光恍惚著酒紅色桌案上的玻璃。其中一處角落坐滿了熱鬧嘻笑的大學生,而那位有著黑色長髮的女學生,看起來很是害羞靦腆,大概是他們今日慶生派對中的主角壽星吧。而熙攘地喧鬧聲放肆渲染了整個空間,使得本來就不大的酒吧也彷彿人聲鼎沸了起來。

而酒吧的另一處,擺著一張小小的桌子,桌子一旁倚靠著五張座位,桌子上潔白的瓷器及空蕩剔透的酒杯,不知道是在等待什麼樣的客人。事實上,很少人知道的,自從這間酒吧開張以來,每當平安夜或是跨年歲末,酒保總是會逕自空出這樣的預約席。有些熟客嘗試詢問酒保,他卻總是給予親切的笑容,卻什麼都沒說。

而在吧台上,坐著一位身著紅色洋裝的少女,波浪的秀髮透著一點亮金與咖啡相襯的髮色,而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使得每一位經過她身邊的客人,無論男女,總是忍不住多看幾眼。而一旁身著牛仔長袖襯衫的男伴,則顯得拘謹得多。俐落的短髮搭配著圓框的眼鏡,在這處容易讓人迷失沉醉的空間裡,坐在高腳椅上的他似乎顯得有些坐立難安。

「阿拓!Merry Xmas!」那位少女似乎與店裡的酒保非常熟識。

「棠棠,聖誕快樂~ 來!Cheers!」只見阿拓招待了他們二人各一杯shot,隨即一飲而盡。

「咳咳!」此時棠棠一旁的男伴像是嗆著了,似乎還沒能習慣Tequila的酒味。

「棠棠,新朋友喔!」阿拓笑著說。

「對啊!阿拓,他是小杰,是我在交友軟體上認識的新朋友。」

看著小杰一臉青澀的臉龐,這讓阿拓感到非常懷念,便笑著與他遞出右手,歡迎他蒞臨今晚的Isaac's Bar。

「小杰看起來很年輕也!跟棠棠妳同歲嗎?」

「對啊!我們同屆的。等一下,人家看起來也很年輕好嗎?」棠棠不甘示弱的反擊著,這讓阿拓笑得很開心,因為那樣的神情與語氣彷彿像他記憶中的某位好友一樣。

「好好好,不過真不知道這是妳帶來的第幾個男生了齁。」阿拓忍不住調侃了一下棠棠,此時一旁的小杰卻將目光停留上在牆上琳琅滿目的書籍。不過讓人感到突兀的是,在架上除了書本之外,還擺了一個小小的木質相框,相框裡的照片因為光線的關係,上頭的輪廓十分模糊不清,不過還是可以勉強辨識出,那是一張五人的合照。

「老闆,酒吧不是應該是販賣調酒飲品的地方嗎?怎麼你們店裡那麼多書啊?」

「這個啊!你要問我們老闆喔。」阿拓一邊擦拭著酒杯,一邊笑著說。

「老闆?」

見小杰一臉疑惑,棠棠便要他往吧台的最右側望去。倘若將視線沿著吧台望去,在不遠處的角落,坐著一名男子。年齡看上去大約三十左右,身著一席米色的風衣,中等長度的頭髮,遮蓋不了略顯蒼白的臉色,而深邃的雙眼注視著桌上許多文件與資料。那些文件上頭大多數是英文的字句,搭配著少數的圖表與化學的反應機制。這時候小杰才意識到,原來那名男子一旁的檯燈,正是這間酒吧少數的光亮來源。

於是所有的映照反射的玻璃杯,就像是灰暗空間裡數不盡的細小星塵,而那名男子依偎著橘黃色的檯燈,就像酒吧裡唯一的光亮一樣。只不過,與棠棠不同的是,既不是那種帶著魅力,引人注目的燈火。而是一種,非常靜謐沉穩,讓人在一旁就會感到非常安心的光,但他的神情上卻又透漏著些許的哀傷。

「他就是店老闆喔!我來過這裡那麼多次,卻從沒看過他說過一句話,超神祕的。」棠棠對這名男子其實也感到非常好奇。

「你們如果想跟他聊天,可以試試看喔!」這時在吧台裡的阿拓笑了笑。

「真的嗎?」此時小杰還略帶幾分遲疑,不知道棠棠是壯著幾分酒膽,還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便跳下高腳椅,朝那名男子走了過去。

「哈囉,我是棠棠。」棠棠展現出她一貫甜美的笑容,向那名男子揮了揮手。

只見那名男子緩緩放下手中的黑筆,轉頭看了一眼棠棠。眼神稍微露出了一點點震驚的神情,但那樣的詫異只存在了短短不到一秒的時間,事實上大概店裡除了阿拓外沒有人發現這名男子眼中的情緒波瀾。

「好啦,棠棠我們還是不要打擾老闆好了。」

看著眼前沉默不語的男子,小杰害怕對方生氣了,急忙想將棠棠帶回座位上。

此時那名男子依然沒有說什麼,卻只是將目光停留在這對年輕的大學生身上。不一會兒他將眼光投向阿拓,阿拓只是燦爛地對著他笑,好像知道他在想什麼一樣。

就在棠棠與小杰,還在為了要不要繼續與老闆搭話拉拉扯扯時,那名男子終於緩緩開口說道:

「我叫建勳,歡迎你們來我們店裡,聖誕快樂。」

只見建勳的話語,雖然感受得到歡迎的善意,然而那樣冰冷的語調,反而讓人懷疑眼前的男子是不是還活著。而面對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也讓原本拉扯胡鬧的棠棠與小杰,頓時緘默了起來。

「哇!阿拓!你們老闆也太可怕了吧!」棠棠忍不住小聲抱怨道。

「我們家建勳,開啟專注模式的時候,就會變成這樣喔!」阿拓忍不住笑道:「不過他以前不是這樣的。」

「以前?」棠棠與小杰異口同聲道。

「恩,有機會再跟你們說吧!」阿拓一樣露出他爽朗的笑容,卻不忍將話題繼續延續下去。

此時牆上的鐘,已經是半夜兩點半了。店裡的客人早已人去樓空,而阿拓早已將桌子擦拭乾淨,並將椅子靠攏。唯獨那張五人座的小桌,卻還是維持著原樣。

「其實,我們是共同合夥人,你不用一直老闆老闆的叫我。」似乎桌上文獻回顧與資料整理的工作告一段落了,建勳放下了自己手上的資料,忍不住這樣對阿拓抱怨道。

「沒關係啦!『偶爾出現在店裡的沉默老闆』可是我們酒吧裡的傳說之一耶!」阿拓笑了笑,似乎很滿意這個在客人間神祕的口耳流傳。

「你還是一樣堅持嗎?可以撤掉了吧!」建勳意有所指地看著那五人座的小桌說道:「他們又不知道我們開了這間酒吧,不可能會來的。」

「唉,看來今年的交換禮物,又只能跟我們家建勳交換了。」阿拓一臉哀怨道。

「不要的話我丟掉囉!」建勳拿出了放在身旁已久的提袋說道:「聖誕快樂,阿拓!」

「Merry Xmas!」阿拓也非常有默契的,從吧台下拿出準備給建勳的聖誕禮物。

建勳準備的是具有防水功能的運動手錶,自從上次衝浪時阿拓不小心弄丟之後,就一直很想要再買一個。而阿拓準備的,則是一罐維他命,這讓建勳很是不解。

「你啊!整天關在實驗室裡,拉你去衝浪你也沒興趣,沒曬到太陽就算了,只要不是在店裡,你的三餐基本上也隨便亂吃。雖然不是根本之道,但至少加減有用啦!記得吃嘿!」

此時阿拓拿起了一瓶威士忌,將放滿冰塊的兩盞酒杯斟滿,便和建勳一邊聊著天一邊喝了起來。

「真的很像對吧!」此時阿拓拿起牆上的相框,意有所指地說。

「恩?」

「剛才不是有一群大學生正在慶生嗎?那個女生好像是壽星吧!背影就像是婕湘一樣。而那個帶著眼鏡的小杰,根本就跟阿學第一次去酒吧時緊張的樣子一個樣。至於那個穿著紅色洋裝的棠棠更不用說了,根本就是小一號的玫楨。」阿拓一邊擦拭著相框裡的照片,彷彿自己也掉進了回憶裡的漩渦。

「恩。」關於阿拓的描述,此時的建勳也靜靜地點了頭。

「唉~如果真的是我們五個人聚在一起就好了。」阿拓感慨地說道。

「傻瓜。」建勳吐槽道。

「不,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五個人會在聚在一起的,而且會是在這間Isaac’s Bar裡。」

看著如此正面樂觀的阿拓,建勳便不再多說什麼,默默地收拾起自己的資料與公事包。

「我先回去了!聖誕快樂,阿拓。」

建勳說完,便逕自推開酒吧的木質大門,那身影孤伶伶地走向遠方,消逝在沒有人影黑暗的街道那頭。

「你也不是個傻瓜嗎?」看著遠去的建勳阿拓苦笑道,因為他知道,每年的平安夜與跨年,不管建勳多忙,一定會來到店裡,一邊做著自己手上的工作,一邊與阿拓一起等到凌晨三更半夜為止,再一個人默默地離開。

在凌晨的夜裡,12月冷咧的晚風侵襲了街上所有落單的事物。建勳一人獨自走在護城河畔靜靜地走著,想要等到自己酒退了再開車返家。

此時建勳停下了腳步,一個人坐在護城河河畔冰冷的雙人椅上。從來沒有想過的,八年後的自己,竟然會淪落到這副德性。建勳忍不住自嘲道。

有時候,那些重要的人事物,總是在不知不覺中佔領了你的生活。這時候的我們往往幸福得不曾自覺,也似乎忘了珍惜,或是準備好隨時可能到來的別離。然而,在人生中的某一個瞬間,那些無法預料的意外,就這樣突然地發生在我們的眼前。一切的一切讓人措手不及,我們還來不及意識到自已的無能為力,便只能眼睜睜地目送,目送著重要的那些人們一個接著一個消失離去。

這就是我當初所嚮往的未來嗎?

而我們之間的故事,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我想大概可以從那一天開始說起吧。

《血汗工程師的煉金之路》於鏡文學官網刊登,試閱請點>>>https://bit.ly/3NRRe3G

(鏡文學提供)

更新時間|2022.06.17 07:02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