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陳以文 中年藝術家的修行

文|王雅蘭    攝影|李鍾泉
陳以文從導演轉回表演之路,擁有令人捉摸不透的銀幕特質,商業與藝術作品通吃,他期許自己永遠創新、給自己障礙並突破。

陳以文2019年獲得金馬獎影帝殊榮後,年過半百沒有金馬魔咒,3年接了包括《瀑布》《詭扯》《修行》等十多部電影與劇集,這一路從導演到表演者,陳以文的藝術家邏輯是永遠創新,給自己障礙並突破。

電影《修行》談相敬如冰的中年夫妻,陳湘琪以此片入圍去年的金馬獎影后,陳以文則入圍今年的台北電影獎影帝,兩人的演技沒話說,不過票房不到50萬。

《修行》中夫妻相看兩厭、卻誰也走不了的氛圍,被已婚者視為恐怖片,陳以文在戲裡把自我放棄演得絲絲入扣,一場沖澡戲拍出了夫妻間能裸裎相見的親密、無法交心對眼的疏離,令人膽戰心驚。

陳以文(左)以《修行》角逐台北電影獎影帝,他和陳湘琪(右)在電影裡的相處,被不少人視為恐怖片。(翻攝自陳以文臉書)

陰鬰、令人捉摸不透的銀幕特質,讓陳以文往往在作品中是令人忐忑不安的,而電影《瀑布》裡的暖男,則製造了反差的幽默。陳以文笑說中年人的角色可以更多變,「我對邪惡和良善角色都有觀察,中年也是有想像力,很多想上火星的都是7、80歲呀,中年也可以談戀愛呀!」

陳以文覺得影視作品最適合拍中年人的愛情故事,因為也只有他這個世代,依然是相信愛情的。年輕人當然也相信愛情,但中年世代,是相信愛情可以永遠在一起的。

實際上陳以文的戀愛談了30幾年,拿金馬獎時特別感謝生命中的女主角史美棣,當年學姐、學弟的戀愛談到中年,目前還未婚,陳以文感性的說:「我會永遠和她在一起。」

陳以文稱女友是主廚,兩人生活在一起,完全不像電影《修行》。「電影裡夫妻的恐怖關係,大部分是因為那個『不順眼』,對方做什麼都看不順眼。我們的生活就是會為彼此開心的,只要在一起的日常生活,不管吃飯或喝茶,都會開心,這是很不一樣的部分。」

當導演多年後認清自己對人物演出的熱情,陳以文也重回劇場、參與讀本,8月也將參演台北藝術節《不知邊際、不知所謂事件》的舞台表演,有一種藝術家的認真和創新。

為了中年演主角,他乾脆自己編寫劇本,正創作的兩個劇本,一個是有關死刑犯的題材,另一個是幫兄弟喬事情的喬人題材,沒有中年愛情的劇本。

「愛情故事對我來說難了點,因為要寫美好情感,我知道會有什麼,但我看一般愛情戲都要有衝撞、第三者這些,可能要多做田野調查,畢竟愛情戲要多一點互動和共鳴吧。」

陳以文不敢用藝術家來稱呼自己,但他的確感覺到過去、現在的不同,因為當年在學時受的教育以及和楊德昌工作,感覺就是在培養藝術家。「我們的理念就是在你有感覺的作品裡,無盡的探索,是從這個概念出發,而不是我有多少點閱率、夠不夠紅、片酬多少這些,而是永遠在創新、給自己障礙並突破。」

《詭扯》裡的陳以文莫測高深,添加詭譎氣氛。(翻攝自陳以文臉書)

陳以文認為藝術家邏輯以及和社會脫節的表達方式,有時候是需要的,就像《修行》的減法風格。「和社會脫節的表達方式,沒有大家習慣的引起共鳴,也許會有點緊張,但是可以試著去理解。」

像錢翔導演拍《修行》,要他用「等於或小於生活」方法演出,這種很作者表達、不是嘻笑娛樂的電影,觀眾是要做心理準備去看的。

「有的電影很像你去藝術館看的作品,未必會引起你的歡笑或流淚,就是藝術家的表達而已。」

陳以文沒有經紀人,他想用作品替自己說話,「作品愈好,總會有機會被看到。」在這個搶新、搶快的時代,他堅持慢工出細活,「不怕慢,怕沒有做好。」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