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恐怖片紓壓有益身心健康 導演喬登皮爾《不!》繼續驚嚇大家

文|翁健偉
喬登皮爾出動了IMAX攝影機,在沙漠拍攝《不!》。(UIP提供)

從《逃出絕命鎮》(Get Out)豔驚四座、拿下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後,導演喬登皮爾(Jordan Peele)一改過往演出喜劇的風格,不斷打造驚悚恐怖題材來驚嚇觀眾,並且在其中隱藏各種對文明社會的觀察與隱喻。那些讓人分不清楚該笑還是該叫的轉折,他就是要人看到坐立難安、看完以後忍不住跟人討論劇情。

新作《不!》(NOPE)依然延續這種風格,好像在講超自然事件,但又聚焦在疏離的現代人際關係,穿插著好萊塢的黑歷史,以及好萊塢最喜歡把黑歷史包裝成穿上糖衣的棉花糖,似乎反映著當代人對於發生過的事件刻意一無所知。他說:「很多事情,觀眾都看得出來,其實各種方向都有。如果讓我簡單回答的話,就是一些過去沒有在電影裡交代過的事情。希望可以在作品當中首次呈現。以本片來說,UFO的題材恰好可以符合這個情境,就像我最愛的許多電影一樣。這個就是誘因,讓我覺得有責任要拍出這部片。」

當然觀眾已經磨刀霍霍,準備要拆解他的電影,找出各種蛛絲馬跡般的線索,解開他創作上的種種隱喻,喬登說:「我想觀眾的期待都是恩賜,我想這是唯一的路,不然的話就等於喪失作品的控制權。我想這種期待往往給我一種力量,在創作故事的時候,我越是能理解觀眾的期待,我就越能使命必達,不然就是砍掉重來。」他還解釋以前在演喜劇的時候,就培養出對觀眾的愛,「身為喜劇演員,我要全場觀眾都哈哈大笑,光是某個角落有觀眾笑是不夠的。當然有時候能有一部份人願意笑也不錯。所以真的要渾身解數才有辦法讓全部的人都能哈哈大笑。我不會去區分我的觀眾,我都假設他們跟我一樣非常喜歡電影。」

喬登皮爾(右),在《不!》世界首映上介紹全片主要演員。(UIP提供)

時下的觀眾都習慣在作品中,尋找創作者的彩蛋,喬登皮爾也不例外,更刻意一路鋪陳各種線索,「這在我的作品當中的確越來越變得更自然,如果觀眾能在過程中察覺這些符號象徵的意義,就越能把故事連結起來。無論是顏色的形狀,或者任何的形式,因為說故事本來就會運用到各種形式。當然拍戲一開始都是從靈感發想,可能是你不知道的事物,然後轉變成最後作品的樣貌。過程中也會嘗試告訴自己,想要的成果是什麼,也會碰上無法決定的時候,這時候就要靜下心讓事情慢慢浮現,呈現出本來的樣貌。」

《不!》故事發生在加州沙漠的某處牧場,這裡的經營者是一對個性南轅北轍的兄妹。喬登皮爾說這樣的設定,的確是象徵了他本人,「丹尼爾卡盧亞(Daniel Kaluuya)飾演的歐傑,跟琪琪帕瑪(Keke Palmer)飾演的安莫洛,他們恰好代表了我個人的人際關係,那種需要被關注的部分。我想大部分的觀眾可以從這兩個角色身上找到共鳴,覺得自己比較像是歐傑,不然就像是安莫洛。當然我有一部份也像是安莫洛,很想去外頭闖,享受掌聲、享受歡笑。但我也有一部份像是歐傑,就是很低調,很不擅長社交,而這就是電影想要探究的兄妹情。」

電影裡出現了影后茱蒂福斯特(Jodie Foster)唱過的歌,也收錄在原聲帶當中,喬登說:「大概是她12歲時唱的,大概很難忘記,是首法文歌〈La Vie C'est Chouette〉。我的製片就說這歌很洗腦。但也沒辦法解釋,在某些時候,就是會覺得某首歌很適合,很適合出現在電影裡,例如像是音樂傳奇人物Exuma的歌曲。」

相較於大多數人把恐怖片看成不入流、廉價的娛樂,喬登皮爾卻大力擁抱恐怖題材,他的想法也頗有見地,「我想是因為恐懼本身吧,恐懼就是一種最為詭異的行為,情緒上非常不愉快。身為人類,我們幾乎都在壓抑這類情緒,所以我想久而久之那些讓我們壓抑、視而不見的,反而不會真正遠離我們,演變成最糟糕的狀態。當然也有一些人願意團結起來面對恐懼,當然是以安全的方式。但在同時,你的身體需要釋放這些壓抑,因此何不讓恐怖片幫忙呢?」他的理論是,收看恐怖片可以紓壓,反而有助於身心健康,所以準備好進戲院讓《不!》讓你釋放壓抑了嗎?

更新時間|2022.08.09 06:15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