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探險變成獅子的大餐 《獸》家庭旅行成變調求生

文|娛樂組
伊卓瑞斯艾巴帶領家人回到南非,進行野外之旅,卻遭到獅子的攻擊。(UIP提供)

動物災難片《獸》(Beast)的劇情非常簡單,來到南非想散心的一家人,進入野生動物保護區,但這趟旅行卻成為求生之旅,因為他們被一頭獅子給盯上了。來自冰島的導演巴塔薩科馬庫(Baltasar Kormákur)從小就對獅子著迷,所以堅持非得拍這部片不可。

「我唯一的條件是,一定要去非洲拍才行。」在導演巴塔薩的堅持下,劇組從開普敦、林波波河(Limpopo)、拍到北開普(Northern Cape),「這是南非的3個角落,我想在這片土地上拍出多功能性,讓觀眾可以看到更多,讓城市看起來如灌木叢生、稀疏草原。」

伊卓瑞斯艾巴(左)與導演巴塔薩科馬庫(右)在外景現場。(UIP提供)

當然為了安全起見,電影裡的獅子不見得是真的,畢竟電腦特效的獅子可以做出更多的效果,「但我覺得劇本初稿的獅子太大、太笨重了,雖然牠很大隻,但動作又快又卑鄙。如果太大,就會開始看起來像是《侏羅紀公園》,如果要嚇到觀眾,是要跟現實有些連結的東西。」巴塔薩科馬庫說:「片中的獅子都是以角色的視角來拍攝,你能感覺獅子撲向他們,你被困在鏡頭裡,想逃也逃不掉,我希望所有大型動作場面都用這種方式完成,增加被困在這種情境下的焦慮感和刺激感。」

伊卓瑞斯艾巴(Idris Elba)扮演奈特薩慕斯醫生,剛歷經喪妻之痛,決定帶著兩個女兒重返與妻子第1次相遇的南非。導演巴塔薩科馬庫說這在10年前的好萊塢是辦不到的,「永遠都是白人家庭去體驗那個世界。」因此《獸》安排讓黑人家庭,以遊客身分前往南非,「我喜歡這種設定。」整部片也只有一位白人演員,就是沙托科普利(Sharlto Copley),恰好他是南非人,導演說託他的福,讓電影顯現更有在地的質感。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