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6.10.05 18:31

【遊戲】你今天抓寶了嗎?《Pokemon GO》的成功在於「假戲真做」

【周四遊戲王】摸西豬 

你是否受夠了充斥著課金、不花錢就玩不下去的手機遊戲呢?《Pokemon GO》同樣有著商城設計,卻逆勢走出一條不一樣的路。

「首月下載次數突破 1 億 3000 萬次」「最快突破一億美金營收(20天)」「首月登上 70 國下載排行榜榜首」...以上提到的幾項金氏世界紀錄,你乍聽之下或許還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如果多一個提示「手機遊戲」,大家一定馬上就能猜到這是最近非常熱門的《Pokemon GO》。這款遊戲成功地橫跨了語言與文化的籓籬,還海納了以往被我們歸類為「非玩家」的族群;更別提筆者我了,從初期的興致缺缺到後來玩得比誰都還兇,甚至還為此一日徒步走了數十公里,別說嚇壞了我一票親朋好友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會如此瘋狂!

夜間公園異常熱鬧,這是Pokemon Go帶來的全球新景觀。
夜間公園異常熱鬧,這是Pokemon Go帶來的全球新景觀。

即便你對《Pokemon GO》再怎麼沒興趣,你身邊肯定有朋友在瘋抓寶,甚至可能看到平時完全不玩遊戲的朋友也投入其中;走在公園或熱門景點裡,阿公阿嬤帶著孫兒抓寶、大人玩得比小朋友還專注的畫面,突然變得再正常不過。《Pokemon GO》的確改變了我們對「遊戲」的想像範疇。

我認為《Pokemon GO》能成功的原因有二,其一便是手機。近幾年來行動裝置的進步,真的成就了不少有才華但缺乏資源的程式設計師,更別提在手機市場投入人力與資金的開發商了。先不說別的,筆者我就完全是行動裝置的受惠者,凡舉工作、拍照、備忘或是雜七雜八的事情,一支手機通通搞定!一直到現在,我仍會回想起我的學生時代,最遺憾的就是沒能享受到慧型手機帶來的便利:當時我隨身帶著一本 64 開大小的筆記本,但它並沒有扮演好「行動助理」的角色,畢竟要翻找空白頁、拿出筆、抄寫教授交代的報告或重要事項,這麼多個步驟遠不比手機直接拍照、錄音或是打字快,也因此個性丟三落四的我,筆記不是搞丟就是懶得寫,以至於我學生時代的表現總是差強人意。

同樣道理,比起玩原作《精靈寶可夢》系列作品,除了必須另外購買主機外,較少接觸遊戲、或是缺乏遊戲邏輯的非玩家族群,可能需要一段陣痛期才能享受到遊戲的樂趣,而遊戲中也有不少操作倚賴文字解說,在台灣,語言隔閡就成了拓展客戶群的不小阻礙;但《Pokemon GO》就徹底擺脫了這些束縛,它在你的手機上就能下載到,而且操作非常簡單,即便沒有中文介面,玩家也能很快上手;遊戲平衡度高,課金能買到的頂多只是提升抓寶效率的輔助道具,而非直接提升玩家能力值,因此不容易發生「課長級」玩家輾壓小資玩家,或是高等玩家打爆初級玩家的狀況,在不考慮外掛或非法程式的狀況下,這對於維護公平競爭環境與玩家體驗來說,都是相當成功的設計。

雖說是對非玩家族群友善,連你不玩手機遊戲的媽媽都能輕易上手,開發團隊卻也沒忘了那群以鑽研遊戲為己志的硬派玩家。遊戲中有旋球、好球帶的設計,寶可夢的能力值篩選與技能搭配更是五花八門,也是各大遊戲論壇與高手玩家熱烈討論的焦點,雖說目前開放的要素還相當有限,卻已經讓追求完美的玩家們討論到沒日沒夜、渾然忘我。

國內外有不少硬派玩家寫出計算寶可夢數值的輔助程式,並在玩家間廣為流傳。(圖取自 GitHub.com)
國內外有不少硬派玩家寫出計算寶可夢數值的輔助程式,並在玩家間廣為流傳。(圖取自 GitHub.com)

第二個成功原因是「品牌」:我認為台灣不少主流媒體在過去一兩個月的報導中,過分強調了 AR 擴增實境與地圖實境在這個成功範本中的地位,成功固然是有這些要素的功勞,但卻不是決定性的因素。真正成功的原因應該是「皮卡丘」!一個顯著的例子就在眼前:接手里約奧運閉幕式的日本,在全世界的眼前展現了其強大的軟實力:在台灣常被視為「沒出息」「賺不了錢」的動漫,竟堂堂登上奧運殿堂,還成了宣揚日本文化最亮眼的關注焦點。

而《精靈寶可夢》(舊譯:神奇寶貝)正是日本深厚文化底蘊的一環,他擁有家喻戶曉的角色「皮卡丘」、精彩且不失童真的故事情節,即便是已經成年了的我,在初玩《Pokemon GO》時也不免望景生情,腦海隨即浮現兒時對著電視、與主角小智同聲喊著「我要成為神奇寶貝大師」的那份感動。任天堂經營了二十個年頭的品牌《精靈寶可夢》,使「共同記憶」成了這款遊戲能如此深入人群的最重要元素,你或許能仿造另一款《Pokemon GO》,但若是少了皮卡丘、小火龍或比比鳥,那麼遊戲就不會像它這麼成功了。

筆者向友人借了一台 3DS 主機、買了一片舊作《精靈寶可夢X》來體驗原作精隨。
筆者向友人借了一台 3DS 主機、買了一片舊作《精靈寶可夢X》來體驗原作精隨。

回顧《Pokemon GO》的誕生,近幾年來網路媒體的崛起,「愚人節」成了各大企業、尤其是遊戲和娛樂相關產業爭搶曝光度的宣傳戰場;然而,又有哪個人如 Niantic 創辦人約翰.漢克般獨具慧眼,將 Google 愚人節活動給「假戲真做」,打造出一部以你我生活環境為背景的成功典範呢?即便在走過流量暴增、外掛氾濫與流失玩家的陰霾後,憑藉著原作豐富的內容與未開放的新要素,《Pokemon GO》仍有相當樂觀的未來。

至少在現在,《Pokemon GO》已逆向替寶可夢原作遊戲和周邊商品拉抬了聲勢,《精靈寶可夢》原作平臺的 3DS 主機銷量,在八月份美國市場有著顯著的 57% 提升,而已經上市兩年的舊作品《精靈寶可夢 終極紅寶石/始源藍寶石》,銷量竟也重回排行榜的第九位和第十一位。筆者我就是因為覺得玩《Pokemon GO》不夠過癮,於是向友人借了 3DS 主機,再回頭找了舊遊戲來玩,在稍微體驗過原作後,更覺得能直接複製或改良的要素何其多,有如享用不盡的寶山!

Niantic 執行長約翰.漢克的初衷「讓玩家走出戶外」,在現階段已毫無疑問地達成了,但《Pokemon GO》能否延續遊戲生命週期、穩固它在玩家心目中的重要地位,甚至我們期許,它能否在未來寫下另一段傳奇?或者,它只是曇花一現的現象?這一切就有賴經營者的智慧了。就讓我們 「走著瞧」吧!

更新時間|2016.12.27 08:15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