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的行事風格有一個模式,當危機剛發生時,她往往不會第一時間跳到前線滅火,她習慣先安靜觀察一陣子,等待混亂的風向趨於明朗之後,再試圖出面解除危機。有的時候,她的等待會成功,不過,大部分的時候,她卻必須付出極高的政治代價,就像是這一次的疫情一樣。

蔡總統是世界上民主國家中極為少數不想讓自己的領導(leadership)被人民看見的總統或總理。她喜歡解決問題,也頗能解決問題,不過,她不喜歡被人看見。尤其是在台灣奇怪的憲政體制,更是給了蔡總統有一個不出面、不談話、不領導的藉口。這就是為什麼她在疫情爆發後的二個禮拜才第一次出面向全國人民講話。

事後諸葛來看,如果她第一次出面的談話能展現高度、安撫人心,也許她的政治危機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大。遺憾的是,她並沒有做到。特別是她對於死者及病患竟然隻字未提,這就讓在野黨以及反對她的人找到修理她的最好藉口。

在那一次幾乎是災難性的政治談話之後,蔡總統改變了神隱的習慣,每隔幾天便透過直播跟全國人民講話。然而,蔡總統顯然不知道人民對她質疑的點在哪裡,幾次談話幾乎沒有重點,沒有展現一個領導人該有的高度,以至於媒體興趣缺缺,不知如何報導起。一個總統對全國人民的談話,媒體竟然沒給什麼篇幅,這倒是台灣民主化之後少見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