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起因疫情造成的人之間的不信任,柯得隆和我們分享了一件往事。18年前SARS大疫,那時已搬到北投居住的他,發現鄰長到處跟人講:「柯得隆在萬華做生意。」出於什麼理由,大家心照不宣,無非是把柯得隆當成「準感染者」般看待。有天,柯得隆遇到鄰長,「我就問他居心何在?他(最後)跪著跟我道歉。」

柯得隆說,那時候真的很火,但很快就理解了,「其實也不能怪他,因為大家都怕。」

那個怕,大概就像答應我們拍照的A先生和B先生,仍忍不住一再提醒的,只能拍背影,並且為了不被認出身分,要修身型。他們說:「你不能害我們。」

A先生和B先生,是專題採訪的二十餘人次裡,我的第4和第5位受訪者。週一下午,我沿廣州街拜訪咖啡廳、茶飲攤和餐館,詢問是否願意分享三級警戒前後,以及微解封當下的眼中萬華。多數人都拒絕了,可以聊天,但不能拍照錄音,理由不外乎:反正就是這樣,說了也沒用。總結的結論則是:生意受很大影響,目前看不到重振的希望。

唯彩券行因累積了逾20億的彩金威能,店裡店外,連一個空椅子都沒有。

用餐時,我遇見了來自新北市的A先生,和他的萬華好朋友B先生,表明身分後,他們說雖然很熱,但還是到艋舺公園聊天會比較方便,便領我前去。採訪過程,A先生說得比B先生多,他說話時,我一直觀察B先生的神情,心想他雖然戴著口罩,至少會皺個眉吧?至少會出聲反駁吧?當A先生說:「我跟你講,龍山寺這邊,就是男生要的東西都有…」B先生只是沉默。A先生又說:「男人來這裡,真的不怕無聊,你只要錢帶過來,你要怎麼爽都可以。」B先生也未制止,只是忍不住提醒他:「小聲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