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全世界都飄著一股魷魚味。韓國影集《魷魚遊戲》,席捲全球市場,成了Netflix平台上,最受歡迎的非英語原創影集。劇中人物、服裝、道具、糖果、相關物品,在世界各國商店大量湧現。巴黎一家賣場,推出《魷魚遊戲》特賣,粉絲通宵冒雨排隊,為了爭席位,彼此混戰,打成一團。在台北,市長柯文哲為了推銷「台北好熊券」,就在市府大門外,玩起這影集「一二三木頭人」遊戲,由女議員游淑慧扮演大頭寶寶,還真是唯妙唯肖。

只要看這影集,聽的是韓國話,看的是韓國街景,見識韓國食物,體察韓國人價值觀念與道德標準。簡單來說,這就是一種文化浸潤,讓全世界認識韓國。不僅是這套劇集,韓國電影也頗了得。奧斯卡獎,是美國地盤,外人絕難攻得進去,然而,韓國電影《寄生上流》,去年勇奪奧斯卡獎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更別提,韓國「防彈少年」拿下美國告示牌排行榜冠軍,還去聯合國演講。

台灣是國際孤兒,幾十年來,舉國上下都有焦慮感,要打進國際社會,要讓世界其他國家看見台灣,因而,台灣稍微有點表現,我們就忙不迭,喊出「台灣之光」,自我打氣。的確,台灣也有國際大咖,像是李安、王建民、台積電。不過,數量太少,沒法子從點連成線,從線擴張成面。

此外,台灣似乎總是偏重大頭大腦國際關係、國際組織,總是在官方層面打轉。然而,既是官方層面,就涉及政治因素,極易受到中共打壓。譬如,前不久,顧立雄與吳釗燮祕密跑了一趟美國,消息曝光,說是去談駐美代表處更名,而且蠻有指望。現在看來,似乎沒談出具體結果,反倒是隨後丟了釋迦與蓮霧銷陸管道。其實,換個腦袋,換個思惟,換個角度,還有更多領域,更多範疇,可以靠軟實力提振台灣國際知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