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陳水扁上週特別選在鄭南榕自焚的紀念日召開國際記者會,公開他總統任內國務機要費的使用情況。他宣稱,他的國務機要費在因公支出上超過新台幣1億3千多萬餘元,多過檢方指控其貪汙金額的1億400餘萬元;支出多過收入,沒有不法所得,當然也就沒有貪汙。

對於一個曾經擔任過總統的人,在卸任之後,官司纏身,在社會上背負罵名,曾為台灣做過的事被貪汙的罪名蓋過,遭人指指點點,這種滋味應該不好受。除了司法審判的折磨外,陳水扁所屬的政黨已執政六年,現任總統蔡英文對他敬而遠之,特赦之路遙遙無期。他的政治影響力也逐漸消失於無形。對他這樣一個習慣於呼風喚雨,習慣自己是老大的人來說,那種失去了權力、甚至社會已將他遺忘的事實,恐怕比司法訴訟更令他難堪。

十多年前,台灣每2個選民就有一個投給陳水扁,這些投給他的選民中,很多人都被他感動到無以復加。台灣人受屈辱、疼惜自己土地、想要出人頭地的期待,曾經毫無保留地交付在他身上。不過,很遺憾地,阿扁讓這些人失望了。他們家多到說不清楚的財富,以及第一家庭成員複雜到無法解釋的理財方式,在在都給人一種幻滅感。

這些感情上的損害不是阿扁上週開一個記者會可以挽回的。阿扁說,他不是一個愛錢的人。這句話也許是事實,不過,聽的人卻是無感。除了要修《會計法》將國務機要費除罪化的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等人之外,這個社會上應該不會有太多人細究這中間的來龍去脈。連在記者會現場的記者可能都搞不清楚,阿扁那天講的事,多半其實早在2011年就講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