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唯一雙金女編曲家 李欣芸著魔電影配樂25年

文|劉慧茹    攝影|李鍾泉

從25歲參與侯孝賢監製的國片《少年吔,安啦!》編曲開始,李欣芸似乎就註定了這一生要奉獻給台灣樂壇最冷門、被認定成本最難回收的電影配樂領域。

50歲的她,是台灣目前唯一獲金馬獎、金曲獎雙金肯定的女編曲作曲家,也是至今國內對電影配樂投入最深的台灣女音樂人。自稱著了音樂的魔,明知配樂是個賠錢貨,仍自願拿出千萬元積蓄,灌溉這片不毛之地。

3月19日,李欣芸將和高雄市立交響樂團在國家音樂廳舉辦「心情電影院」音樂會,她帶著不服輸的微笑說:「即使台灣不重視配樂,我仍想證明台灣也能做出媲美國外的音樂水準。」

李欣芸2012年首次在國家音樂廳舉行個人音樂會「故事‧島」,與台灣國樂團NCO合作。(李欣芸提供)

運列車倏地駛進市政府站,琴音流轉:每小節5拍,4分音符為架構,緩和明亮的旋律像個溫柔女子,安撫了匆忙的旅人。這首台北捷運板南線的進站音樂出自李欣芸之手,她是台灣少數的女性電影配樂工作者之一,最近她將這首30秒的曲子,重新譜成3分38秒的交響樂〈台北行板〉,在「保加利亞國家廣播交響樂團」的演奏下變得澎湃激昂。

李欣芸是台北長大的高雄人,7歲學鋼琴、11歲拉大提琴,國一念光仁音樂班住校,每天清晨6點就得起床練琴。古典的底,卻藏著叛逆因子,她把3分之2的練琴時間都拿來創作、玩比賽、搞四重奏。念東吳音樂系時,她以創作〈隔夜茶〉拿下第四屆大學城全國大專歌謠創作比賽第一名,開啟地下樂團的奇異旅程。

好萊塢電影重視配樂,國片經費相對低廉,就算有大手筆的製作,機會也不見得留給台灣人
李欣芸在電影配樂領域耕耘25年,累積25部電影配樂。

1991年,從音樂系畢業的李欣芸與林暐哲、李守信、金木義則組成「BABOO」樂團,隔年她首次配樂的國片《少年吔,安啦!》,就入圍29屆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1999年由柏克萊音樂學院進修回國後,前後共為25部電影配樂,拿下一座金馬、兩座金曲,是台灣難得跨界流行及古典的女性音樂人。

在台灣電影配樂耕耘多年,始終墾不出一片林,反而越栽越乏,李欣芸的平衡之道,就是一邊被缺錢的國片預算壓低製作費,一邊接流行音樂的案子維生,但還有更讓她心酸的事。

她說,好萊塢電影重視配樂,會花5%的整體預算,找管弦樂團演奏,國片經費卻相對低廉,多選用電腦混音,更遑論出版電影原聲帶,「就算有大手筆的國片,配樂機會也不見得留給台灣人。」例如3億元打造的《KANO》,由日本大師佐藤直紀配樂,9千萬元拍攝的紀錄片《看見台灣》,則找新加坡音樂人何國傑,這讓李欣芸很不服氣。

她於是向文化部申請補助,自己對等投資,一共籌了1300萬元,從歷年電影配樂挑選出12首,如《雙瞳》《深海》《海上情書》《練習曲》《軍中樂園》等,加上10首創作,集結成電影原聲帶精選輯《心情電影院》。她一度想找台灣「國家交響樂團」(National Symphony Orchestra,簡稱NSO)合作,詢價得知一天演奏費用高達一百萬元,還得自尋容納百人的錄音室、搞定硬體設備,經費驚人,「台灣配樂環境不發達,場地又匱乏,朋友建議我不如去配樂工業興盛的保加利亞。」

保加利亞國家廣播交響樂團,除了既定演出,也常為好萊塢、歐洲電影配樂演奏,義大利配樂大師顏尼歐.莫里克奈(Ennio Morricone)的《海上鋼琴師》《新天堂樂園》就是他們的演奏作品。李欣芸花了一年排隊,親自編完22首曲後寄給指揮審閱,接著溝通樂譜、樂手、編制,半年內通了百餘封email。80人編制的管弦樂團,加上譜務、錄音師等,最終動員上百人,7天錄音期包括差旅費,總花費約450萬元;若在台灣製作,費用起碼貴一倍。

保加利亞發展出完善的電影配樂工業,「保加利亞國家廣播交響樂團」不僅樂手專業,更備有可容納百人的錄音室與硬體設備。(李欣芸提供)

她想起錄音時,和保加利亞、德國、台灣的工作人員在二樓控制室看樂手演奏,每次新的樂章開始前,樂手總要她透過耳機講故事營造畫面。每天歷經疲憊的彈奏,首席及樂手仍會特地去休息室找她說:「我可以拉得更好,你要不要聽聽看?」令她感動。

得獎是天上老闆給的一點肯定,讓我能繼續走下去。

台灣有音樂人才,卻在全球分工的角色中,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是李欣芸最深的感觸,「保加利亞從1920年代就錄製古典黑膠唱片,如今已是純熟的配樂工業。台灣有豐沛的音樂創作人才,國家若是願意投入資源,音樂環境會更蓬勃發展。」

只是,縱使李欣芸受到眾多肯定,包括2010年《很久沒有敬我了你》音樂劇與NSO、2012年「故事.島」與「台灣國樂團」(National Chinese Orchestra Taiwan,簡稱NCO)前後進駐國家音樂廳演出,場場爆滿,但她以個人名義申請進國家音樂廳表演,卻等了11個月都沒下文。

眼看同期申請音樂發表會的單位紛紛拿到檔期,李欣芸卻連吃閉門羹的理由都問不到,「我心中在淌血,但我不願意哭出來。」最後透過「有力人士」幫忙,二週後就申請到場地。3月19日她將帶領高雄市立交響樂團,在國家音樂廳舉行「心情電影院」音樂會。

儘管靠實力累積了成績,現實仍告訴李欣芸「沒關係就會有關係,有關係才會沒關係」,可想見這對於初入音樂圈的新人來說,又會是多大的難題?「國家(體系)比較不鼓勵冒險,敢冒險的人,像我,就是要跌得比較重一點。」樂壇常有人撐不住轉行,但她打算奮戰到老:「得獎是天上老闆給的一點肯定,讓我能繼續走下去。可能是著了音樂的魔,我希望即使80歲,還是要很酷的坐在鋼琴前面寫曲。」

她引用詩人羅伯特.佛羅斯特(Robert Lee Frost)的詩〈未行之路〉 (The Road Not Taken):「黃樹林裡有兩條岔路,遺憾的是,身為一位旅人,我無法分身同時踏上兩條路。…然而我選擇踏上較少人走得那條,那是所有不同的開始。」也許是這樣的心情,造就了李欣芸甜美略微苦澀的獨特創作曲格,擅用輕快的三拍華爾滋詮釋悲傷小調,絕望中又帶點希望的想像。

更新時間|2017.02.17 05:00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