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7.08.06 23:20

【練任專訪(二)】憶恩師鄭問 「他像父親一樣照顧我們」

文|周文凱    影音∣孫逸鴻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練任與恩師鄭問(中)合影。(練任提供)
練任與恩師鄭問(中)合影。(練任提供)

2016年,《大唐玄筆錄》在台灣推出單行本。在出單行本之前,練任曾把書稿送交老師鄭問過目,「鄭老師很要求,我是他徒弟嘛,不好他就說不好,不會跟我講客套話。」

「他說我這個作品,不錯,很好看!」練任回憶,他先前畫過其他短篇作品,鄭問看過並不是很喜歡。但這次再度創作長篇漫畫,恩師特別為他寫序推薦:「練任應該要好好地展現他的才華,創作出更完熟的作品;我們終於等到了《大唐玄筆錄》的出世。」

不僅如此,兩人還講好要一起編《玄筆錄》的劇本。

「結果今年......他出了這個事情。」講到此處,練任神情瞬間變得落寞;鄭問3月26日心肌梗塞驟逝,一同編劇的計畫,再也無法實現了。

「我師母跟我講,他(鄭問)的位置上只有我的書,沒有別人的,他的電腦桌前面只有放我的書;後來我們上去看,真的只有放我的書......。」

練任憶鄭問

每次看到鄭老師在畫圖,他的背影就讓我想到一座山,那種至高無上的高手。如果他在古代,他絕對是一個俠客,不然他怎麼可能畫出這麼有「俠」的味道呢?我們是沒辦法,兩輩子都畫不來。

可能我跟鄭老師比較談的來,一起去唱歌、去吃飯。很少有人可以跟他唱歌的,他不太喜歡跟不熟的人在一起;但只要聊創作、講到畫,他都很開心。他會無私的跟你分享,我們有好的建議,他也會用,他覺得師傅不一定比徒弟厲害,要彼此交流、刺激想法。徒弟們都很尊敬他,他也非常提攜後進。

鄭問在書上題字鼓勵練任。練任笑說,老師每次簽書送徒弟,寫的都是「加油」,鼓勵大家繼續創作。(周文凱攝)
鄭問在書上題字鼓勵練任。練任笑說,老師每次簽書送徒弟,寫的都是「加油」,鼓勵大家繼續創作。(周文凱攝)

其實我那時候離開漫畫界,要去一個3D製作公司。我真的要謝謝鄭老師,其實我沒有作品去談這份工作,想要找個題材,我就去找鄭老師:「頭仔(台語),你有一部漫畫叫《鬥神》,我很喜歡,我可不可以畫他的後面故事啊?」他一口答應,「好啊」,就寫授權書給我。

其實我知道,他希望我有工作。所以他二話不說就授權,後面叫我去畫,我才能順利去那間公司。我一直沒有幫他畫完,造型我有弄出來,鄭老師都有看過,我還記得去年跟他講:「頭仔對不起,我還沒畫。」他說沒關係,有時間再畫。

我希望有一天,我有生之年要把《鬥神》畫出來,那是報答他的。
為了幫練任爭取工作,當年鄭問特別將《鬥神》授權給練任繪製;此為練任試畫圖,他希望有時間能完成這部作品,報答恩師。(練任提供)
為了幫練任爭取工作,當年鄭問特別將《鬥神》授權給練任繪製;此為練任試畫圖,他希望有時間能完成這部作品,報答恩師。(練任提供)

他很關心我們的,非常關心的,就是怕我們沒有好的工作。你說我們把他當成父親,因為他對我們像孩子啊!

你看他走的時候,我們五個助手都去,包括連北京來的助手都穿孝,因為他真的就像父親一樣;送他那一程,有人說你不忌諱?

我一點都不忌諱,他就像我們父親啊!這就是我們師徒之情,不可能代替的。

鄭問告別式會場上,徒弟、助手齊聚,與家人一同穿孝,送恩師最後一程。(陳毅偉攝)
鄭問告別式會場上,徒弟、助手齊聚,與家人一同穿孝,送恩師最後一程。(陳毅偉攝)

今年過年的時候我跟他碰面,他一直跟我強調:

「你是練任,不是鄭問;走出你的路子,我不要你當鄭問二,你要當練任一。」

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一句話,一個老師這樣跟你講,他是在肯定你,他是在跟你講,你要走自己的路。他看到我畫漫畫他也很開心。他常常罵我不畫漫畫,要好好畫,他最喜歡我畫漫畫了。

練任推出畫集時,鄭問替他寫推薦序,「希望喜歡我作品的朋友們,也像我一樣喜歡練任的新作。」(周文凱攝)
練任推出畫集時,鄭問替他寫推薦序,「希望喜歡我作品的朋友們,也像我一樣喜歡練任的新作。」(周文凱攝)

他走了......我很痛苦好不好。很突然,因為平常好好的,我們還約好什麼時候要碰面,也沒想到會這樣子。他沒有寫遺書,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很多承諾沒有延續下去。他還跟我講他想要畫《清明上河圖》,醞釀了一年多,編了很多劇本,已經準備要開始畫了......

所以要怎麼講呢?就是緣分吧!就是這輩子續不完的緣,下輩子再續。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7.08.07 04:2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