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億票房戰術之二】偏愛真實事件改編 《計程車司機》押對寶

文|祁玲
《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以韓國光州事件為背景,柳俊烈(左)在劇中飾演參加抗爭的大學生。(車庫娛樂提供)

「女兒對不起,爸爸我...會晚點回家,有個重要的客人我一定要載回來....。」

1980年5月,南韓光州發生軍人鎮壓抗議民眾的流血事件,但因新聞遭到封鎖,外界所知不多,為披露真相,一位駐日的德國記者從首爾包了一輛計程車前往光州採訪,原本說好一天往返,孰知事情愈演愈烈,一波三折,搭載這名記者突破光州封鎖線的司機能否完成任務,也成為觀眾在觀賞電影《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A Taxi Driver)時最大的懸念。

《我》片由韓星宋康昊掛帥演出,該片8月2日在韓國上映,已突破1千萬觀影人次,累積票房約新台幣21.8億元,台灣於9月初映演。 發行商車庫娛樂(GaragePlay)創辦人張心望表示,他今年初聽聞此片訊息,當時只知以光州事件為背景,在坎城市場展看到電影初剪後「覺得很震撼」。當時可能由於題材較生硬,來自台灣同業的競爭對手不多,但他認為故事本身撼動人心,票房應該不會太差。

「這部電影乍看主題很硬,但其實很動人。不管是否了解光州事件,都會被影片中所刻畫的人性感動。包括父親在親情和大公大義之間抉擇的內心掙扎,以及新聞工作者為捍衛真相不惜衝鋒的決心等,是一部從各種角度詮釋人性、且根據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

張心望對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故事特別有興趣,「它不只是故事,是真實發生在這個世界上。真實故事改編的電影如果拍得好,為有加分效果,觀眾的體會更深刻。」例如《我和我的冠軍女兒》,外界很難想像印度女生也可以去參加摔跤比賽、拿到冠軍,小人物的真實人生,比任何偉人故事都吸引人。

「公司在選片上有兩個概念,一是能感動人心且具啟發性的電影,二是兼具多元精神,包括國籍和片種的多元,讓觀眾看到不同的東西。」他坦承,好萊塢主流大片特效、演員等都很強,因此選片上他會刻意挑選好萊塢較少碰觸的題材。車庫娛樂引進純商業片的比例不高,反而常選有文化內涵的電影。

張心望表示,只要故事能撼動人心、引起共鳴,票房通常不會太差,這是他和團隊的選片原則。

更新時間|2017.09.12 11:26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