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瑤番外篇】救一個是一個的「瓊瑤病」

文|李振豪    攝影|蕭志傑
瓊瑤自認有「瓊瑤病」,即是十分熱情,有時甚至不經思考。圖為她在新書座談會上,擁抱安慰在「爭取善終權」上有過類似經歷的讀者。

瓊瑤自認有「瓊瑤病」,彷彿能幽自己一默,就可以戲謔地看待外界對她「不食人間煙火」的刻板印象了。這是在閱讀新書時,我最意外的一件事,見了面,就先以此破冰。

但她說:「我所寫的『瓊瑤病』,是指自己是一個很熱情的人。即使是完全不認識的人,只要一看到對方很無助,我就會很想去幫助。我可能沒經過什麼思考,認為一個擁抱,就能給出安慰……我是一個愛很豐富的人,今天就算是一個小孩我也會去擁抱,也會跟網友互動,當他們留言『阿姨我愛你』,我也會回『我也愛你』。這些對我來講是很自然的事。」

她說童年受了太多苦,因為學業成績不佳,也不受父母喜歡,其實讓她一度非常壓抑,不懂表達愛。但一個不懂表達愛的人,卻寫下60多本以愛情為核心價值的小說。小說擁有無數讀者,但最重要的還是平鑫濤把她的書當祕笈,從書中尋找可以打動她的點。兩人相戀多年,她說自己要到「5、60歲時,成名了,才開朗起來。」

我問:「因為生活裡有很多愛的灌注嗎?」她沒承認也沒否認,只是繼續說:「因為我覺得我給人一點點,別人就會得到很多。我曾經救過好幾個要自殺的女孩……」瓊瑤小說正紅時,曾有很多讀者寫信給她,分享自己的愛情故事。她也不吝於擔任愛情導師。藝人高凌風因唱瓊瑤電影《女朋友》的插曲〈大眼睛〉出道走紅,藝名也直接取自電影男主角。他和瓊瑤關係亦師亦友,身陷婚變事件時,也向她尋求幫忙,拿到一紙錦囊,要他關鍵時刻再打開,裡面寫的只有「該分手的時候就分手」9個字。

不只高凌風,林青霞和三毛深陷愛情地獄時,也是她拉了一把。她主動說起三毛的事:「她就是一直想自殺。最後她也是走於自殺。那時是她媽媽已經沒辦法了,就求助於我,我就把她叫到家裡來,從下午一直談到半夜,到最後我就跟她說:『三毛,不管怎麼樣,你現在就是不可以自殺,3年以後,你要自殺我就不管。』我先拉3年,3年會有很多變化,很多變化以後你就不會想自殺。當然最後我沒有救到她,她還是走了,但我救了她好多年,最起碼我維持了她好多年。別人不會管那種閒事,我就會管啊,我覺得救一個是一個。」

她知道自己有影響力,訪談過程中多次說自己只想「正向思考」,儘管經歷過許多波折,還是能說出正能量滿出來的話:「我希望一般人看到我這本書能夠學到的一點東西,就是不要放棄愛情。你問我愛情觀,就是你到70幾歲還是可以愛,你到80幾歲還是可以愛。」

但「該分手的時候就分手」,回顧幾個月來她為先生爭取「善終權」的事,會感覺即使狀況不同,她當時給高凌風的錦囊,自己也牢牢記得,只是逐漸將影響力轉個方向發揮。國內安寧照護的推手趙可式博士說:「台灣推廣『善生、善終、善別』多年,其實已有愈來愈多民眾可以接受。但瓊瑤的一封信,確實讓中國廣泛注意到這個議題,一口氣前進30年。」

似乎也是她對「瓊瑤病」的體現,像她在回答時說的:「沒有辦法看到我可以幫助的人而不伸手,這是我熱情的一部分,這就是我的瓊瑤病。」

更新時間|2017.09.03 12:16

4/1起會員獨享15類專屬內容,現在加入會員立刻免費解鎖,在無廣告的閱讀環境下,享受突破同溫層的深入報導,邀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