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1. 娛樂

    文壇擁「北鍾南葉」美稱 影像高規格記錄葉石濤筆耕生涯

    葉石濤是台文界扛鼎的重要作家,經歷日治及抗戰時代直到2000年後,他的寫作生命,與台灣現代史同起伏,除了小說、評論等文字創作,更撰寫了《台灣文學史綱》,是確立台灣文學主體性的重要著作。《台灣男子葉石濤》以電影高規格全面紀錄一位台灣文學領域的重量級作家,透過影像讓更多觀眾認識台灣作家及台灣文學。

  2. 娛樂

    第一位獲美國國家書卷獎的台裔作家 游朝凱《內景唐人街》探索亞裔美國樣貌

    作家游朝凱擔任過HBO《西方極樂園》(Westworld)編劇,曾被《紐約時報》選為年度十大小說家。游朝凱融合在好萊塢擔任編劇的手法,創作《內景唐人街》,寫作手法大膽創新,以第二人稱視角、劇本形式書寫以華裔為主體的故事。游朝凱融合了意識流、內心戲、諷喻等元素,戲裡戲外虛虛實實,字裡行間幽默詼諧、辛辣諷刺,愈讀愈感受到作者深刻的創作意圖:「為什麼亞裔在美國只能有單一的樣貌?」

  3. 時事

    不顧97%業者反對「國際書展照辦」 作家轟:發問卷幹嘛

    隨著近日本土COVID-19疫情持續升溫,不少活動陸續宣布延期或取消,因疫情已停辦2年的台北國際書展,今年將邁入第30屆,是否如期舉辦引發外接關注,文化部長李永得今(13)日受訪表示,確定今年書展將會如期舉辦。不過此結果似乎與先前業者問卷期望不符,作家朱宥勳po文透露,關於書展宜續辦或延/停辦的回收問券中,認為今年書展應延/停辦者占97.4%,「然後最終結果是續辦。我看不懂???那還發問卷幹嘛???」

  4. 娛樂

    林奕含逝世5週年微博現悼念潮 「對不起,世界好像沒有變更好」

    患有精神疾病的作家林奕含2017年因為出版改編自真實誘姦事件的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聲名大噪,生前林奕含雖否認自己是誘姦受害者,不過其還是於同年4月27日選擇輕生,其作品與過世消息也引起廣大網友的共感與悲憤。昨(27日)適逢林奕含逝世5週年,微博上則再度出現對林奕含的悼念潮,有網友就感慨表示「所以世界到底有沒有變好一點?」「對不起,世界好像沒有變得更好」。

  5. 娛樂

    王淨高人氣卻自覺不夠好 凱特溫絲蕾一句話救了她

    對許多嚮往電影夢的人來說,剛度過24歲生日的王淨是備受幸運之神眷顧的一顆星星,2017年以《痴情男子漢》出道的她,年紀輕輕已入圍過兩次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提名,演技與才華備受肯定,但仍還是會有少女的煩惱。

  6. 娛樂

    【專訪】中文僅小六程度仍大膽出書 鄭家榆年過半百斜槓作家寫人生

    女星鄭家榆上月推出首部傳記式散文《開始愛:走得跌跌撞撞,受過傷的路上,花都開了》一書,新書才上架立即衝上銷售排行榜,她自承中文只有小學六年級程度,仍大膽親自執筆寫書當作家,鄭家榆坦言既害怕又緊張,幸好外界對新書反應不俗,讓她有繼續寫另一本的動力。

  7. 人物

    【朱天心番外篇】劉慕沙的不在場證明

    朱天心《擊壤歌》回憶某日與父親朱西甯在庭院種花,她問父親只生3個女兒,沒有兒子是否遺憾?父親淡淡地說道:「道統比血統重要。」小女兒朱天衣後來聽父親說了這樣的話,簡直嚇壞了:「難道我不寫作就不是你們的女兒了嗎?」雖是閒話一句,但亦足見這一家子把寫作放得比倫常更為重要,朱天心在《漫遊者》寫道這一家子3代人7個作家,父不父、子不子,母親是第四個女兒,兒子謝海盟與母親是同一代人,一家人生活在同一個屋簷底下,誰正在寫作,誰就最大。

  8. 人物

    【朱天文番外篇】荒人是如何煉成的

    朱天文短篇小說集《世紀末的華麗》於1996年入選「二十世紀中文小說一百強」,同名小說寫模特兒米亞奢靡的物質生活,與空洞的感情生活,華麗而蒼涼。小說家耽美、戀物,能曹雪芹寫孔雀裘一樣,不厭精細地寫一條牛仔褲或一個歐舒丹的瓶蓋,下筆能造物質文明華麗的大千世界,但個人生活卻簡樸得近乎寒碜。20年來面對媒體接受訪問,穿來穿去就是那幾件棉袍,襪子破了洞也繼續穿,實在穿不下了,就把2雙沒破的襪子各取一隻湊成一對,惹得隔壁社區警衛見面就問:「現在是流行穿不同顏色的襪子嗎?」紀錄片《我記得》裡女作家自己的房間彷彿禪房,一張單人床、一個書桌、一座書架就是全部,小說家對此倒是坦然:「君子對酒不在飲,喜歡一朵花你也不用攀折、擁有,但是就是愛看吶,愛看得不得了。」

  9. 人物

    【一鏡到底】山河故人 朱天文、朱天心

    那棟北市辛亥路的房子是稿紙糊出來的:已故朱西甯、劉慕沙夫婦、長女朱天文、次女朱天心、女婿謝材俊、孫子謝海盟,以及么女朱天衣,三代出七位作家。朱家姊妹專挑最棘手的議題,譬如族群認同、動保,和胡蘭成。胡蘭成因與張愛玲一段失敗的婚姻,變成「渣男」代名詞,姊妹倆仍竭力擁護。兩人早年受胡蘭成影響,辦三三期刊,與眾花樣男女在戒嚴的大觀園吟哦故國山河,時移事往,姊妹倆近期推出文學朱家兩部紀錄片《我記得》與《願未央》,在影片中細數人生後半的聚散與感慨。人生靠減法,人際關係減之不能再減,不本土化、不社會化、不現代化,兩姊妹在北市辛亥路老房子裡的生活節奏異於常人,彷彿活在自己的時區,自成一個結界,在民國的黃昏裡散發一片金色的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