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出席金漫獎值得鼓勵 但下一步的漫畫「戰略」在哪?

文|楊政勳    攝影|林煒凱
今年金漫獎,總統首度出席力挺漫畫產業。

今年,從鄭問畫展進入故宮到總統首度出席金漫獎,對漫畫工作者與漫畫迷來說,心情宛如洗三溫暖,但的確是值得紀念與慶賀的一年。喜的是政府開始尊重與重視漫畫產業,但也有隱憂之處:漫畫產業的「制度」與「戰略」仍然模糊不清。

首度有總統出席金漫獎,許多漫畫家都相當感動。本屆評審團總召蕭言中在典禮上哽咽的說,「今天是值得紀念的一天,因為他們一輩子都會記得,他們得獎的時候總統在。」

與其說是感動,不如說是長久以來苦悶的心情得到緩解。早期台灣漫畫歷經審查制度,扼殺本土創作者的生存空間,漫畫長期處於「爹不疼、娘不愛」的處境,在台灣舊有觀念中,難登大雅之堂。

連文化部長鄭麗君都曾在去年的金漫獎典禮上「懺悔」:「每次在立法院拿漫畫起來看,只要媒體鏡頭對著我,感覺很像小時候偷看漫畫被老師發現,又趕快收起來。但後來覺得這樣不對,因為漫畫對文化是很重要的創作。」

黃健和:金漫獎是「果」 過程更重要

的確,政府對漫畫逐漸重視,可從今年金漫獎的改變看出來。除了總統首度出席、舉辦商務交流與國際論壇等系列活動、總預算607萬也是歷年最高。從入圍到頒獎典禮的「招待」與「規格」更讓漫畫家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有漫畫家直白的說:「以前可能連部長都不太來,露個臉頒個獎就走了,現在部長全程看完,還願意跟得獎者抱抱,很感動。」

對於金漫獎的改變,大辣出版社總編輯黃健和強調:「總統重視當然很好,但金漫獎是一年的檢驗,呈現的是『果』,中間的過程更重要,如果我們每年都在看這個『果』,是沒有用的。」

他指出,台灣不是沒有創作者,重點是有沒有辦法將他們擺到一個對的位置,「我們要建立起一個什麼樣的制度?」他認為台灣漫畫產業太受日本影響,「日本是出版社跟雜誌搞定一切,但世界潮流已經不是這樣,我們再走日本模式沒有用,很多東西得重新打破再來。」

他建議制度與模式都可以測試,「有沒有可能,金漫獎得獎者,不一定是得到獎金,而是得到一個未來?」他舉例,「年度大獎的得獎者,接下來的創作案就由政府買單與規劃。有錢當然很好,但錢永遠會用完。」

鍾孟舜:政府帶頭用二創 怎麼扶植漫畫

台北市漫畫工會理事長鍾孟舜,曾在今年年中受訪時談到台灣漫畫的困境,他直言,政府的戰略仍然模糊,而且缺乏魄力。他強調:「台灣不是沒有漫畫補助,而是走形式,該做的我都做了。可是你的戰略是什麼?」

他指出,文化部聽取漫畫產業的意見,主要有三種人:出版社、辦活動的單位、漫畫家。

「出版社當然是要賺錢,這無庸置疑。」「辦活動的在意人潮,所以用二創、cosplay最快。」「漫畫家在意生存、有沒有地方可以畫圖。」

他舉例,某些政府部門辦的動漫活動都在用二創,而不是台灣的原創作品,「請一堆日本二創的在台上,韓國會這麼做嗎?」「政府帶頭用二創,怎麼扶植漫畫產業?」而文化就是國防,韓國與中國大陸早就發動文化戰爭,不僅會防守,還發動攻擊,但台灣動漫文化受到外國侵略,卻從來不防守,而且錢應該花在刀口,「把錢花在二創,是花在刀口嗎?」

他建議政府應該先把大戰略訂出來,如果要振興原創,應該更有魄力,如果怕得罪人潮繼續用二創,那台灣的原創動漫永遠沒辦法發揮作用。

更新時間|2017.09.19 15:39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下載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