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12.14 12:56

【訃聞】鄉關何處 詩人余光中逝世

文|陳昌遠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梁實秋曾稱讚余光中:「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成就之高,一時無兩。」(東方IC)
梁實秋曾稱讚余光中:「右手寫詩,左手寫散文,成就之高,一時無兩。」(東方IC)

今年10月,中山大學為余光中慶祝90歲大壽,那一天,余光中朗誦了歐陽修的絕句:「白首重來似故鄉。」

90歲了,仍要談故鄉,只因故鄉,是余光中詩作的主軸。

他的新詩、散文、翻譯、評論影響文壇、詩壇,多篇作品入選兩岸課本,近十年更曾在中國掀起余光中熱。詩作〈鄉愁〉:「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書寫離開家鄉的漂泊情感,在當時的台灣引起共鳴。

余光中1928年出生於中國南京。曾在四川讀中學,感情上他認為自己是蜀人,生日是重陽節,自稱「茱萸的孩子」。1950年移居臺灣,於臺灣大學外文系畢業,出版詩集《舟子的悲歌》,其後與覃子豪、鐘鼎文、夏菁、鄧禹平共同創立藍星詩社,參與現代詩論戰後,詩作風格趨向中國古典。之後赴美進修,取得愛荷華大學藝術碩士。一生筆耕不休,著作等身。

年輕時期的余光中。(翻攝自中山大學網站)
年輕時期的余光中。(翻攝自中山大學網站)

作家張輝誠近年常與余光中接觸,他說:「余光中是一個非常溫暖、平和的人,非常幽默,是個冷面笑匠,而且笑點非常典雅高尚,去年跌倒住院時,他用詩人的思維對我說:『我是受不了土地公的吸引,所以跌了一跤。』」

《文訊》總編輯封德屏說:「余光中不只是一個好的作家、詩人、散文家、翻譯家,更是一個好的學者,他對於後輩的提攜不遺餘力,有許多經典而精闢的序文,為後輩點出創作上的潛力,給予鼓勵。」

封德屏說:「在台灣文學當代史上,余光中的份量是很重的,有許多前輩作家在年過60後便不再創作,但余光中仍不斷翻譯,整理作品。」

2015年,余光中88歲,出版詩集《太陽點名》,收錄近作,其中也包含了頗受爭議的〈某夫人畫像〉,該詩2010年刊登於中國時報副刊,頌揚馬英九的妻子周美青,並隱涉了陳水扁的妻子吳淑貞:「百年難一見/你真的/我問你/要把她換一位夠濶的夫人?」引起文壇譁然。

余光中與妻子范我存。(東方IC)
余光中與妻子范我存。(東方IC)

鮮明的黨國與中國意識,一直是余光中備受爭議的點。

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時期,他反對臺灣鄉土文學,參與台灣鄉土文學論戰,發表《狼來了》一文,表示台灣鄉土文學是中國大陸的「工農兵文學」,認為其中觀點與毛澤東的思想「竟似有暗合之處。」當年仍是黨國時代,此舉無疑會掀起一波肅清。徐復觀曾說:「余光中的這頂帽子恐怕不是普通帽子,而是「血滴子」,帽子一旦拋出,會使人頭落地。」

余光中返台後,沒有選擇他熟悉的台北,而是到了陌生的高雄中山大學任教,遠離了文化中心,寫出名詩〈讓春天從高雄出發〉,詩人不再飄泊,晚年定居於高雄西子灣。

余光中旅美時期受美國搖滾樂影響,翻譯了許多搖滾樂文章,影響了許多音樂人。〈鄉愁四韻〉:「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那酒一樣的長江水/那醉酒的滋味/是鄉愁的滋味/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他的諸多詩作被民歌手楊弦譜成歌謠,並在同年夏天的胡德夫個人演唱會上發表,以吉他配合鋼琴與小提琴來演奏,開啟了日後「現代民歌」的風潮。

往下繼續閱讀

2017年12月14日,90歲的余光中病逝於高醫。時代已然過去,當中國不再是當年的中國,台灣也不再是當年的台灣,詩人吟詠的鄉愁,或許也隨著他的最後一口氣,一起走了。

更新時間|2017.12.14 12:57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