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8.02.01 02:20

【專訪圖文作家H.H先生(下)】年少曾遭霸凌 讓他疾呼「人人平等」

文|楊政勳    攝影|林煒凱    影音|陳岳威 魏士捷
H.H先生因為從小大多跟女生相處,才能描繪出「美美」這樣的女性角色。
H.H先生因為從小大多跟女生相處,才能描繪出「美美」這樣的女性角色。

H.H先生從小跟姊姊親近,加上個性文靜又愛畫畫,旁邊圍繞的總是女孩,跟女孩相處多了,自然懂她們的心思,讓他在創作美美以及其他女性角色時,有了更多依據。但也因為秀氣,讓他在求學時期常被男同學言語霸凌「娘娘腔」「人妖」,「現在能畫出這些創作,一部份都是我自己的經歷。」他調侃社會:「那時候只有『娘娘腔』這個詞,現在已經從『娘娘腔』升級到『娘砲』了。」

H.H先生小檔案

台中人,七年級生,網路圖文畫家。2013年開設粉絲專頁,以「美美」這個角色在網路上爆紅,大家說他是「美美的爸爸」,出版過《美美的逆襲》《戀愛吧美美》《友你真好!美美》三本著作,也以「美美」為角色發表LINE貼圖。當過時尚雜誌Vogue的專欄插畫家,在臉書有逾156萬粉絲。

H.H先生從小遺傳父親愛畫畫的基因,當同齡的小孩往外跑,他只喜歡待在室內畫畫,「我超會畫美少女戰士,所以我在畫的時候,旁邊圍繞的就是一群女生。」加上跟姊姊親近,跟女孩相處多了,自然了解女孩的心思,「因為這樣,我會知道女生之間的一些小心機,甚至是私下的保養、化妝、穿著等等。」難怪他能創作出「美美」這樣唯妙唯肖的女性角色。

但也因為秀氣,身邊又圍繞著女孩,讓他在國中時曾受男同學的言語罷凌,「我常被說娘娘腔呀、人妖。」這對青春期的敏感少年是不小的傷害,「我回家都跟我媽大哭,很難過。」但H.H先生的母親非常堅強,一邊挑菜、雲淡風輕地對他說:「娘娘腔、gay有什麼不好,你看外面的娘娘腔跟gay,每個人不是都長得帥,不然就是很會打扮,這代表你外表比他們來得好,你為什麼沒辦法這樣想?」當時母親的淡定,現在他回過頭看,其實在心裡注入一股暖流。

H.H先生曾被言語霸凌,成為他後來創作的能量與動機。
H.H先生曾被言語霸凌,成為他後來創作的能量與動機。

樂觀的H.H先生說:「 一開始被霸凌會很受傷,有一段時間會假裝自己很man,但這不是原來的我,也不適合我。」他笑:「後來就習慣了,沒關係,娘就娘吧,反正我不管做什麼,我在你們面前你們就覺得娘娘腔,那我就盡情展現自我。」他還調侃社會:「那時候只有『娘娘腔』這個詞,現在已經從『娘娘腔』升級到『娘砲』了。」也因為有這樣的經驗,讓他藉由美美宣導反霸凌、反歧視,「能畫出這些創作,一部份都是我自己的經歷。」

個性一板一眼 職場不受寵

名利雙收的H.H先生,在成為全職插畫家前,曾經歷過一段辛苦的時光。

H.H先生在台中長大,父母以前做的是苦力的貨運工作,有一個姊姊一個弟弟。從小不愛念書,高中讀的是廣告設計科,大學因為選不到前面的志願,讀了一個跟他興趣天差地遠的「國際貿易系」。後來家中經濟拮据,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有一天他在宿舍睡醒,獨自走到學校外面的樓梯坐下,打了一通電話跟母親說要休學,「電話一頭還聽到爸媽在搬貨氣喘吁吁的聲音,真的很捨不得。」於是他開始工作,幫忙分擔家計,但也因為個性,讓他在職場上不受寵。

「我就是做事一板一眼,但老闆喜歡的是會討好他的人,想聽到『老闆你很帥』或『老闆你今天怎麼穿得那麼時髦』之類的話,但我不是這種人,除非是事實我才會說。」因次他換過不少工作,包含腳底按摩店、餐廳服務生、金融業、百貨專櫃等職業,後來還到澳洲打工,但覺得不適合,待了一年就回台灣。2013年,他開設臉書粉絲專頁,以觀察社會現象的圖文爆紅,兩個星期就累積19萬粉絲,在「美美」出現後,粉絲數更是直線爆衝,目前累積逾156萬粉絲。

一板一眼的H.H先生,在職場上並不受寵。
一板一眼的H.H先生,在職場上並不受寵。

因為「畫畫」而爆紅,讓他成為台灣最火熱的插畫家之一,但他卻自曝不喜歡「學」畫畫,從小到大只有學過一天的畫畫,而那一天,深深烙印在他腦海。

老師怒斥 學畫路上蒙陰影

國小二年級時,H.H先生的父母幫他報名校外的畫畫課程,印象裡的老師是一位標準的藝術家,「他叫我們畫花圃,我挑了一盆向日葵來畫,但畫完向日葵後發現旁邊都是空白,我就把雜草、夕陽畫進去,沒想到老師當大家面直接罵我『你不要假會』『我沒有叫你畫的東西你不要畫』『你就是畫我說的就好』,當下我覺得很丟臉,因為全部的人都在看我。」

隔天他就不去上課了,「這也是為什麼我不喜歡『學』畫畫,我不喜歡別人叫我『做什麼』,叫我『畫什麼』。」因此,他畫畫的技巧多半是自學而來,包括Photoshop也是自己上網爬文,跟著別人一步一步學。

是與非,對與錯,在H.H先生看來,就是一條明顯的界線,他以被老師怒斥的事呼籲:「只要你沒有做錯事,都不需要委曲求全道歉,所以我當時並沒有跟老師道歉,我只是覺得不知所措,我到底做錯什麼事。」但也因為敢言、直接的個性,讓他曾在2014年的鄭捷事件刪文道歉。

是非對錯,在H.H先生眼中有一道明顯的界線,若沒有做錯事,絕不能委曲求全道歉。
是非對錯,在H.H先生眼中有一道明顯的界線,若沒有做錯事,絕不能委曲求全道歉。

鄭捷事件 第一次刪文道歉

2014年,台北捷運發生鄭捷隨機殺人事件,造成4死24傷,當下有乘客拍下傷者血淋淋的畫面並上傳臉書打卡,H.H先生就畫了一張捷運上行凶的嘲諷圖,想宣揚「當下救人、報警都來不及了,怎麼還會拍照打卡?」的理念。但這張圖卻引起部分人反感,認為這時間點不宜畫這樣的圖,後來H.H先生被迫刪文道歉。

原以為這是採訪中的敏感話題,他卻侃侃而談: 「人走了也是需要受到尊重,把死者的照片上傳臉書打卡,是什麼邏輯?」他強調:「我道歉是因為不該在那樣的時間點PO文,但我沒有為了我畫的內容而道歉。但既然造成誤解,我就應該道歉,畢竟是生命的問題。」但就在他道歉並把事情原委說清楚後,大家反而一面倒支持他。問他在這場事件中學到什麼,他笑說:「以後做事不能太衝動。」

更新時間|2018.01.31 15:1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