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遊戲
2018.02.01 02:20

【專訪圖文作家H.H先生(上)】肉感女孩「美美」 如何療癒百萬人心?

文|楊政勳    攝影|林煒凱    影音|陳岳威 魏士捷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H.H先生創造出肉感女孩「美美」,讓他在網路爆紅,至今擁有156萬粉絲。
H.H先生創造出肉感女孩「美美」,讓他在網路爆紅,至今擁有156萬粉絲。

2013年,一位出現在虛擬世界裡的肉感女孩「美美」,以敢言、不怕惡勢力的形象,迅速在網路爆紅。創造出「美美」的作者,是七年級的圖文畫家H.H先生,他至今在臉書累積逾156萬粉絲,除了藉由美美告訴大家「自信並不一定要來自於外表」,諸如性別歧視、網路霸凌…他恨不得扭轉那些病態的社會價值觀。「美美」如同他的正義化身,希望藉由筆下的直言不諱,讓這世界多一些平等。

H.H先生小檔案

台中人,七年級生,網路圖文畫家。2013年開設粉絲專頁,以「美美」這個角色在網路上爆紅,大家說他是「美美的爸爸」,出版過《美美的逆襲》《戀愛吧美美》《友你真好!美美》三本著作,也以「美美」為角色發表LINE貼圖。當過時尚雜誌Vogue的專欄插畫家,在臉書有逾156萬粉絲。

一頭金髮、戴耳環、穿著有裂縫的牛仔褲,H.H先生外表就是一個時尚潮男,為了這次專訪,住在台中的他特地搭高鐵上來台北。以圖文畫家來說,他的曝光率算高,甚至上過知名綜藝節目「康熙來了」,問他習慣鏡頭了嗎?他卻回:「從來沒有。」他強調:「美美才是主角,不是我。」但粉絲對於這位創造出美美的「藏鏡人」也愛屋及烏,高人氣的他,走在路上會被粉絲認出,「我連戴口罩跟戴安全帽都會被發現,你覺得可不可怕?」

H先生筆下的美美,是自信、堅強的現代女孩,總是能引起共鳴。(圖:翻攝自H.H先生粉絲專頁)
H先生筆下的美美,是自信、堅強的現代女孩,總是能引起共鳴。(圖:翻攝自H.H先生粉絲專頁)

美美的出現 怪誕離奇

H.H先生筆下的美美,外表雖非完美,但卻是堅強、自信的女孩,永遠以最真實的面目示人。他在書中這樣描述美美:「看不慣的直說,打抱不平,點出盲點,無任何的歧視,敢妝、敢穿、敢自信,因為她是她自己,別人的眼光對她來說都是多餘,她是一個弱勢的靈魂,但努力的想讓大家知道,如何將這樣的靈魂閃耀。」

而這樣個性鮮明的美美,她的誕生卻很離奇。H.H先生擅於觀察社會怪象,早期他常藉由創作諷刺社群的「討讚」或「假掰」文化,有一次他畫了一位女生接到一通電話,電話那頭說「聽說美美出車禍掛了」,而這位女生就算不知道美美是誰,因為想在社群討讚,硬是擠出眼淚後自拍打卡。

這是美美第一次登場,而且還只有名字。「後來我忘了這件事,加上我懶得為角色取名字,所以之後在一篇創作中我又畫了一位名叫美美的胖女孩,就有粉絲反映『美美不是出車禍死了?』『美美是死而復生喔?』」

美美初登場,其實是只有「名字」的配角中的配角,而且還車禍身亡。(圖:翻攝自H.H先生粉絲專頁)
美美初登場,其實是只有「名字」的配角中的配角,而且還車禍身亡。(圖:翻攝自H.H先生粉絲專頁)

此後,就算他把美美畫得再小再不起眼,粉絲都會認出來,「從那刻起我覺得,就是要讓美美出來幫我說話了。」因緣際會下,美美成為他的傳聲筒,把平常大家不敢做的正義舉動,在畫裡呈現。「很多人可能礙於社會現實、面子,或是缺乏勇氣,不敢顯露,但美美竟然可以在一個公眾平台幫他們表現出來,就像把你心裡話講出來的感覺。」

例如一篇創作中,兩位濃妝女在路邊看到穿著火辣的美美,就開始竊竊私語品頭論足,忽然美美拿出卸妝水往她們臉上一噴,濃妝女立刻原形畢露,讓人大呼過癮。美美的真實與勇敢,連藝人范瑋琪也曾說:「她是我們每個人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美美的敢言 反映作者個性

而美美的直言不諱、敢做敢言,其實是投射H.H先生的真實個性,「我是標準的水瓶座,覺得不對的事就會直接反應。」

他舉例,有一天他跟朋友在買飲料,一對男女對著他朋友的鞋子說三道四,語氣充滿諷刺與輕蔑,「我就直接走到他們旁邊,跟他們講說『看什麼。』」他們怎麼回你?「我發現愈是做錯事的人,愈沒有臉見人,他們就假裝沒事,於是我就說『轉過來,你轉過來呀。』」你不怕衝突?「我不怕呀,因為我沒有做錯事,我站得住腳。」

他愈說愈激動:「我覺得很奇怪,你剛剛很大膽評論別人,為什麼當別人要你面對,你卻不敢?」「是你爸媽還是老天賦予你這個資格,讓你在大庭廣眾下對別人指指點點?」舉手投足間,彷彿看見美美躍然眼前。

美美的敢做敢言,其實反映H.H先生的真實個性。
美美的敢做敢言,其實反映H.H先生的真實個性。

舉凡性別、外表、審美觀,他反對任何的歧視,他為棉花糖女孩發聲「為什麼胖女孩不能找到愛自己的王子?」也因為美美的出現,讓許多身型較為豐腴的女孩備感安慰,還有粉絲對他說:「謝謝你讓我知道,社會上還是有很多人關注我們這些棉花糖女孩。」

他也把矛頭指向媒體:「任何的新聞標題就是打上正妹、帥哥,不管今天那個人是死了還是怎樣,永遠都講說正妹怎樣怎樣、帥哥怎樣怎樣,好像只有這樣別人才會看這則新聞。」而他最痛恨的是歧視同性戀,「你到底憑什麼說別人是正常,憑什麼說別人是不正常?就只是一個人去選擇他想要的愛,為什麼他是不一樣的呢?」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他痛恨歧視、追求平等的根源,乃至於如何唯妙唯肖地呈現美美這樣的女性角色,其實跟他的成長歷程有關。

按讚加入《鏡漫遊》臉書粉絲專頁,關注最新ACG動態!

更新時間|2018.01.31 15:0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