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項貽斐     攝影|楊兆元

公視、國家電影中心與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合作推出《時光台灣》系列紀錄短片,藉14位導演結合新創作與典藏影像的13部作品,呈現多元觀察。曾在不少紀錄片中運用大量歷史文化影像的導演侯季然,在《時光台灣》系列紀錄短片的《剪刀找貓》裡,以愛貓MUJI失蹤為切入點,活用電影中心與個人的資料影片,即使是紀錄小品,仍讓他發現資料檔案保存的重要。

侯季然說,「我家的貓MUJI是從外面自己來的,所以讓牠『貓身自由』,想來就來,想去就去。但貓是夜行動物,家人半夜都要爬起來幫牠開窗,讓牠跳出去。隨著貓和我們生活,對牠的感情愈深,每晚把牠放出去也會滿掙扎。因為外面有些危險,可能被車撞、狗咬。但又覺得與其因自己對牠的感情,把牠留在家裡,不讓牠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會更好嗎?我就有個結論,等到牠更老的時候就不讓牠出去。可是在我確定這個想法不久,牠就跑了。」

MUJI來到侯季然家中8年,關於貓的影像都存在他與家人的手機裡。這期間侯季然換了4支規格不同的手機,要看貓以前的照片、影片,得先大費周章翻出角落的舊手機,再找專屬充電線、傳輸線,但因此侯季然更確認留存的影像可以發現一些記憶不能到達的細節,嘗試在《剪刀找貓》中大量「回收」以前拍的影片與親人照片。

侯季然笑說,他像在搜刮自己的「垃圾場」,又如自我挖礦,挖掘過程中除發現一些過去沒注意的影像,有些則因時間消逝,在重看時有不同的觀察。「有種時光隧道的感覺。」

侯季然在《剪刀找貓》中置入以往新聞片裡的自強號火車內畫面。(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侯季然在《剪刀找貓》中置入以往新聞片裡的自強號火車內畫面。(國家電影中心提供)

片名《剪刀找貓》,是網路傳說尋找失蹤貓咪的方法:把剪刀對準家門口,心中呼叫貓的名字,自有神祕力量帶領貓回家。而從家庭成員之一的MUJI忽然消失,讓侯季然想起英年早逝的父親,對童年的他來說,也是突如其來的缺席,在過往歲月裡走失。

片中侯季然找到父母年輕時代相偕出遊,以及乘坐火車的照片,因此搭配自強號列車、高速公路剛開通的畫面。「後來使用國影中心資料片時,還在後製階段調光成和老舊彩色照片一樣的顏色,就是那種可能因顯影劑影響,變成紅紅的顏色。」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

推薦文章

專題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