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eepTech深科技    攝影|DeepTech深科技

近日,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U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使用免疫療法(此處為廣義),利用患者自身的免疫機制,將一晚期乳腺癌伴全身轉移的女性病例成功治癒。研究論文於2018年6月4日發表於Nature Medicine雜誌上。

 
 

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突破,與前列腺癌和卵巢癌一樣,乳腺癌的基因變異相對較少,因此人體的免疫系統難以在正常組織間分辨出癌細胞。免疫療法在治療乳腺癌上能夠取得如此進展令人震驚。

雖然目前早期乳腺癌治癒率已高達90%以上,但晚期伴轉移的乳腺癌經治療後5年生存率不到10%,然而在最新醫療技術的輔助下,該患者自身的免疫細胞戰勝了體內產生的癌細胞,將她從癌症的病痛中解救出來。

 

已列好「遺願清單」的她 重回正常生活

裘蒂·伯金斯是一名來自美國佛羅里達州的工程師,當被選為此次新療法的受試者時,她49歲,罹患乳腺癌,經歷了數個療程的化療失敗,癌細胞已從右乳擴散至肝臟及全身各處,預期壽命只有3年(癌症分期使用國際最通用的TNM分期系統,與腫瘤原發灶情況、區域淋巴結受累情況、有無遠處轉移有關,與預期壽命無關)。

「我的病情始終在惡化,腫瘤壓迫了我的神經,為了防止疼痛像閃電般順著我的手臂放射至指尖,我必須一動不動地躺著。我曾一度放棄治療。」伯金斯女士說道,「在接受治療後,體內大部分的腫瘤細胞消失了,我甚至可以參加一場40公里的遠足。」

「我辭掉了工作,開始為死亡做準備。我列了一個遺願清單,寫著我生前想做的事,比如去美國大峽谷。」她補充道,「不過,我現在回到了普通的日常生活。」

研究所的醫生稱,該治療方案在伯金斯身上取得的療效是「非凡的」,她體內的癌細胞被免疫細胞迅速清除,並且至少在未來2年內,她可以免於乳腺癌的折磨。

「這就像一個奇跡,我已沒法用驚訝來形容自己的心情,我竟獲得了2年的自由!」她說。

來自安大略癌症研究所(Ontario Institute for Cancer Research)的Laszlo認為,面對這樣極晚期的乳腺癌,獲得如此良好的應答是「前所未有的」。

這戲劇般的成功點燃了其它晚期乳腺癌患者希望的火種,該療法甚至還可以用於卵巢癌、前列腺癌等多種難治性癌症。研究者們正在籌備規模更加完整的臨床研究,探索該療法的應用潛力。

 

T細胞免疫治療:如何使用患者的免疫細胞殺死腫瘤?

免疫療法主要步驟。
免疫療法主要步驟。

在治療的過程中,首先,醫生從伯金斯女士身上取下一小塊腫瘤組織並檢驗其DNA,尋找突變位點。他們發現以下4個位點發生突變,產生腫瘤特有的異常蛋白質——SLC3A2,KIAA0368,CADPS2,CTSB。

隨後,醫生從腫瘤活檢中提取出名為腫瘤浸潤淋巴細胞(TILs)的免疫細胞。這些細胞由患者體內的免疫系統自然產生,它們侵入並試圖殺死腫瘤細胞,卻由於數量太少或殺傷力太弱未能取得成功。

在實驗室中複製培養數十億個此類免疫細胞後,研究員們對其進行篩選,挑選出那些能以最高效率識別腫瘤異常蛋白後尋找並摧毀腫瘤細胞的免疫細胞。

醫生往伯金斯女士體內注射約800億精心篩選的免疫細胞,同時應用潘利柱單抗(Pembrolizumab),一種阻斷靶點為PD-1受體的細胞通路的抗體新藥,它能夠啟動機體免疫系統攻擊黑色素瘤細胞。

接受治療42週之後,多項檢驗顯示伯金斯女士體內已沒有癌細胞。該患者至今仍然保持健康。

 

造福更多人類 該療法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未參加該項研究、來自倫敦癌症研究機構轉化免疫療法研究組的Alan Melcher教授對此發表評論道:「該研究表明,即使像乳腺癌這樣沒有太多抗原的腫瘤,也能用免疫療法治療。它當然也能適用於更大範圍的腫瘤治療,甚至進入那些免疫療法還未涉足的領域。」

但是Melcher教授指出這種療法複雜而昂貴,並且更重要的是,它需要醫生能夠在患者的腫瘤中找到足夠多的腫瘤浸潤淋巴細胞。

乳腺癌研究中心的研究主管Simon Vincent補充道:「這是一個令人震驚和令人喜悅的研究結果,但是在對這個新療法寄予治癒轉移性乳腺癌的期望之前,我們需要看它是否能在其他患者中重複上述結果。」

「轉移性乳腺癌目前依舊難以治癒,如果我們希望減少女性死亡,我們需要找到新方法阻止該疾病的傳播。這項發現極為振奮,但必須記住這只是一項實驗性的進展,在該療法能應用于廣大患者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由於在治療過程中同時應用了潘利柱單抗,發明該療法的美國醫生不能確定腫瘤浸潤淋巴細胞在患者的康復過程中起多少作用,但過去的研究表明,潘利柱單抗治療晚期乳腺癌效果並不理想。在研究開始後的17個月,伯金斯女士的體內能持續檢出腫瘤浸潤淋巴細胞。

相關專家提示,該療法僅在一位女士中測試有效,需要進一步的臨床試驗檢驗其對於其他癌症患者的療效。研究者指出,儘管該療法可能應用於多種癌症,但它不能確保對每個個體的有效性。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