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8.06.27 22:28

賺錢養她還被掛電話!郭雪芙後來學到這件事

文|​唐千雅    攝影|何姵嬅    攝影協力|嚴鎮坤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以前人家寫她臭臉,郭雪芙都在意。但現在就還好,「『他沒有來擋』這件事,大家都很苦惱,那我還是裝一下苦惱好了。」
以前人家寫她臭臉,郭雪芙都在意。但現在就還好,「『他沒有來擋』這件事,大家都很苦惱,那我還是裝一下苦惱好了。」

為什麼想唱歌調節一下心情,大概是拍戲時維持在同一個狀態,她身體裡的時鐘,會太想換個節拍。在中國接拍古裝戲前,郭雪芙笑說,本來真的想體會自己飛起來,「飄飄欲仙」會是什麼樣感覺。但真的吊上去時⋯「滿可怕的。而且我跑步時看起來非常笨拙,會不自覺同手同腳,上去後,我有懼高症,臉都僵了,但還是要裝做自己很厲害。」

「有幾幕很痛苦,躺在大雨之中淋雨,我超想哭。在山上,氣溫2、3度,因為灑水車不是那麼好控制,常常整管倒在我臉上,我沒有辦法呼吸,水是從我鼻腔灌進去的,嗆到覺得快要死掉。拍了3、4個小時,我失溫。特別想哭,我到底在這裡幹嘛?」雖然台八演員可能覺得這樣的操練不過是日常小菜,但畢竟舒適圈外的經驗值,郭雪芙還在累積中。

外地拍戲時,郭雪芙最想念的就是貓。(翻攝自郭雪芙臉書)
外地拍戲時,郭雪芙最想念的就是貓。(翻攝自郭雪芙臉書)

因為,在推著巨石的一日復一日之外,也會有一種時刻,會讓人走出自我的中心點,從外在凝視觀察自己。人以線性理解時間,它有因有果,而也的確是這樣的時間裡,她才開始意識到自己有些不一樣了。

她說,拍戲的累不是累,「而是做一件事太久,不能放鬆,不能回家,不能看貓⋯那是我自己都無法了解的時候,有時候我會困在一個很暗的洞裡面,很常想,我是不是不適合這個工作?」你以為生命就是三角形、立方體這樣形貌的樣子,其實它有無數複雜的切面,生滅流轉,時間不停。

 

吵鬧的親情 有愛的當下

比如,她與妹妹的對話曾經只有爭吵這個層次,永遠都是直言不諱的。「我以前管很多,很凶。會罵她怎麼不打掃。我自己有點意識到不能對妹妹這麼凶,因為她會哭給我看。後來妹妹念大學了,很常掛我電話,我想,我是不是不應該對身邊的人這個樣子,關心應該用另一種方式。」郭雪芙說自己甚至會打妹妹,是一個長得漂亮(她強調)、比她壯的妹妹,「可能一拳就可以貓死我。」她誇張的說。

「現在會跟她撒嬌說,『為什麼不接電話,我肚子餓』,她就覺得我很煩。以前真的比較在意,她說不好、不OK,我就很容易受傷。」國中畢業就自己到台北讀書,什麼都一個人處理的郭雪芙,後來賺錢供妹妹讀大學,某部分來說,也是妹妹的家長。是到了後來,她才又當回了姊姊。

小時候壓力很大,郭雪芙回想以前的事情特別容易哭。「因為在面對回憶時,你不能不正視它。」
小時候壓力很大,郭雪芙回想以前的事情特別容易哭。「因為在面對回憶時,你不能不正視它。」

親情是這樣吵吵鬧鬧的溫馨行進,3隻愛貓與她之間則是親子關係,那對另一半呢?「不用做什麼,兩個人在一起開開心心的、發發呆。應該要珍惜當下的狀態,如果你跟你的另一半都是為了未來在打拚,但彼此分開時,只記得我就是在忙,為了未來,我要工作賺錢,但當下呢,時間過了就過了。最重要的是現在。」回憶很重要、未來很重要,但有過生離死別,郭雪芙更在乎的,是讓現在奪權。現在就要好好過。

 

場邊側記

關於腫一圈的照片,郭雪芙是這樣說的。「我自己照鏡子,都覺得很正常,圓圓潤潤。可是拍出來的照片,竟都是圓潤的放大版。我還有水腫,跟營養師聊過,已經開始調整。」不過即將工作完、壓力解除的郭雪芙,眼神閃閃發亮,說收工後想去吃燒肉,讓她閃閃發亮的竟是食物,燒肉應該是吊在眼前、一直激勵她的胡蘿蔔吧。

化妝:李凱潔造形工作室 髮型:King(國王工作室) 服裝提供:Max Mara、PRADA

更新時間|2018.06.26 08:3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