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8.07.19 16:28

【沖繩悲歌一】離鄉女子回憶家鄉生活:「連制服都買不起」

文|劉映君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北谷町位於沖繩島中部地區西側,有一半的面積為美軍基地。一位在東京討生活的沖繩女性憶起高中時代,許多同學都很放蕩不正經,「好幾位都在北谷町和美國軍人玩樂」。圖為北谷町當地一景。(圖片來源沖縄ラボ)
北谷町位於沖繩島中部地區西側,有一半的面積為美軍基地。一位在東京討生活的沖繩女性憶起高中時代,許多同學都很放蕩不正經,「好幾位都在北谷町和美國軍人玩樂」。圖為北谷町當地一景。(圖片來源沖縄ラボ)

對於日本人來說,沖繩是不用出國花大錢,就能輕鬆享受的藍色夏威夷。但沖繩的產業過於依賴基地與相關服務業、觀光業,民間投資少,造成在地資金嚴重不足,影響居民生活品質。

許多沖繩婦女、兒童,因當地各種社會問題深陷貧窮。但不畏艱苦、奮發向上者,還是大有人在的。

沖繩人從小就得分擔家計

「沖繩真的很窮。到東京生活後,我更加確信這一點。」新垣友香小姐(化名)有大學學歷,接受東洋經濟新聞採訪時,人在東京,正正當當地討生活。

出身沖繩本島中部的她,在東京月收僅19萬日圓,年收不滿300萬日圓,經濟並不算寬裕。但相較於老家沖繩,這種待遇已經算很好了――當地最低時薪僅有714日圓(根據2016年統計數字,約新台幣194元)。

新垣小姐的爸爸在她小學二年級時就離婚,和情婦奔走他方了。媽媽本是護士,後來因為健康出問題,成為非正式員工,薪資不穩定。新垣家的孩子們小學畢業後,就要開始分擔家計:「我在賣冰淇淋的地方打工。雖然違法,但家裡窮,且不是不良少年的國中生,都搶著做這類工作。」

在沖繩,家族每個人都要想辦法賺錢,才能生活。

「我們家實在買不起新的學校制服。家人都要工作,所以沒人煮晚飯。我把中元節等場合拿到的米煮成飯,家裡還有海底雞(以鮪魚為主的綜合海鮮)罐頭,再配上庭院長的魁蒿,便這麼和弟弟一起食用。」

這在在都讓新垣小姐感到不對勁:「這個社會,至少應該讓學生有飯可吃,讓想念書的孩子能安心讀書才對」。然而,問題重重的沖繩縣並沒有這種好環境。事實上,依據2016年日本政府調查結果顯示,當地的平均月薪,仍舊比首都東京低了足足10萬日圓以上。

貧窮讓沖繩的國高中生無法好好讀書

學生時代的新垣小姐,很擅長念書,學業成績都高於平均水準。但在校園中,「是屬於會被霸凌的那一類人」。多虧了哥哥的保護,若不巧在上學路上遇見不良少年,喊他的名字就能安然無事。「若不靠哥哥,就會被他們敲詐個500到1000日圓(約台幣136至272元)」,新垣小姐這麼回憶道。

她打算念沖繩縣內的升學名校,最後卻只上了一間中等的高中,學力偏差值指日本國高中學生在校成績在全國平均值中的落點,類似我國學生升學考試時的落點分析。 與本來的志願校低了10以上。「沖繩人學業成績普遍很差」,新垣小姐說,縣內最好的高中,偏差值也才60左右,50就已經很強了。

改變志願的原因,只因母親一句話:「請和姊姊上同一間高中,我們家買不起制服。」

她提到有些同學,從國中起就在小酒館(有媽媽桑陪客人聊天)或酒店等風俗相關產業工作,根本無法好好讀書。當地高中生輟學率極高,忙於打工,常常請假,往往導致退學。也有人高中時就奉子成婚,甚或成為單親媽媽。

新垣小姐認為,她中學時的女同學「大概有4至5成,後來都成了風塵女子」。為了找頭路,她們便理所當然地淪落到都會鬧區的夜生活打滾。

「即便唸完高中才就業,沒多久就會辭職,因此便一個個踏入了夜生活的世界。貧窮讓她們做出如此抉擇。」

此外,「家裡有足夠的錢玩社團的人很少」,沖繩的孩子通常在高中畢業後,就被要求經濟獨立。而新垣小姐則從高中時代起,便開始盡可能地從事行政工作,支撐家計。同時,她也偷空發奮念書,考上了琉球大學。然而,考驗還在後頭。

資料來源:東洋經濟新聞

更新時間|2018.08.29 14:4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