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開9槍致逃逸移工死亡案和解 阮父:從輕量刑、檢討疏失

文|曾芷筠    攝影|楊子磊
警開9槍致阮國非死亡案和解,圖為父親阮國同。

這天對阮國同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一年來,他4次從越南中部義安省農村翻山越嶺來台灣新竹開庭,終於在8月29日下午等到員警陳崇文的道歉和擁抱,以及3100元的白包,喪子之痛稍稍獲得撫慰。包含之前20萬元的喪葬交通補助,以260萬元達成民事和解,略高於警械使用條例對受害人規定的250萬元。

去年8月31日,越南籍逃逸移工阮國非被新竹員警開9槍致死,員警以業務過失致死罪起訴。刑責部分,由於法官及家屬相當重視犯後態度,陳崇文也於今年5月間返回案發現場上香燒金紙致意。阮國同說,他也不希望這位年輕人受到此事影響太大,同意從輕量刑,將由法官綜合情況再做處置。他說:「我的兒子死得很痛苦,我很傷心,警察的作法忽視人權,不尊重人的生命。」警方祕錄器截圖顯示,阮國非並未遲有武器,9槍皆打在軀幹重要部位,明顯逾越警械使用比例原則。

阮國同呼籲警察體系應檢討警械使用。

和解後,今天記者會上顯得神情輕鬆,他說:「沒有任何事物可以代替兒子的生命,賠償只是小事,重要的是台灣警方看到警械使用的制度性過失,好好改善,讓這樣的傷痛不要再發生。」

阮國同一再感謝台灣人權律師與移工團體的協助,也深刻感受到台灣社會的善意。去年事發後,在新竹科學園區上班的盧小姐,主動前往醫院付清阮國非的一萬多元醫療費用,這次還特地彈吉他給阮國同聽,讓他感動得流下眼淚。他也一直記得,台灣民眾發起捐錢買水牛活動,要實現阮國非回鄉後的夢想,他特地交代:由於身體狀況愈來愈差,還沒辦法完成買牛的承諾。

一年來,因為兒子意外死亡,媽媽以前身體很靈活,現在卻一病不起,有心臟問題及高血壓,爸爸則是有痛風與腎病,兩人都要靠著安眠藥才有辦法入睡4小時以上。

警政署外事科科長陳鴻堯代表接下陳情書。

同樣是逃逸移工的妹妹阮氏草,被遣返後則開始學習美容美髮,打算未來在家鄉開店營業。阮國同說,如果時光倒流,他不會讓兒子來台灣工作:「台灣是很美好、文明的社會,人很友善,但警察不是這樣,殺死我兒子的不只是一個警員,而是整個體系。」

阮國同的左胸戴著一個黑色的塑膠片,那是越南的守喪習俗。其實,父母不能為兒女守喪,但這次來台灣,他特地著守喪打扮,像是告訴兒子:我來台灣處理你的事。

兒子過世滿一年了。滿週年前一個禮拜,兒子又來到夢裡,夢中,他走進自己的家,前來擁抱他,「夢中的他看起來很高興」,他感覺自己與阿非結合在一起。在異鄉喪命的兒子,終於可以安息了。

更新時間|2018.09.03 07:30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