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
2018.10.27 05:30

太清晰反而粗暴 「底片控」導演就愛這點距離感 

【幸福拍電影番外篇】

文|項貽斐     攝影|黃昭翔 余孟儒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導演何蔚庭新作《幸福城市》採用35釐米底片拍攝。(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導演何蔚庭新作《幸福城市》採用35釐米底片拍攝。(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導演何蔚庭偏愛35釐米底片質感,從獲獎短片《呼吸》《夏午》,到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台北星期天》,以及新作《幸福城市》都採用膠捲。儘管拍攝商業片時,何蔚庭也曾使用數位攝影,但他說,數位攝影拍完和現場看到的一模一樣,沒有驚喜,拍的內容常要重新到後期再調;拍底片大部份就是當下,後面能調的空間不是很大。

從小就愛看電影的何蔚庭對於電影有種特殊情懷,他覺得以前看電影就像是到戲院朝聖,讓精神昇華,所以他現在拍電影總希望回到以前的感覺,也包含使用底片。「因為底片是朦朧的、一點也不清楚,有距離感。但現在都強調看得清清楚楚、痘痘看得見、毛細孔也看得見,這不是很粗暴嗎?」雖然數位攝影當道,但何蔚庭自認還有能力拍底片,所以用底片拍。

該片除了法國攝影師Jean-Louis Vialard,底片相關的工作人員都在台灣找,包括裝片師、燈光師等都是,並且在台灣的現代沖印公司沖印調光。法國攝影師Jean-Louis Vialard是攝影指導,另由台灣攝影師孫紀民擔任操作員。何蔚庭說,在拍片過程中,Jean-Louis Vialard會指導孫紀民如何運鏡,他非常認真學習,技術也愈來愈熟練。

不少人以為用底片拍攝成本高,但何蔚庭說,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貴。他表示,很多人以為底片沒有了,但其實一直都在,最近阿湯哥電影《不可能的任務6》就是底片拍的。而《幸福城市》還在法國找到了一大批庫存的過期底片,並用便宜的價錢買下。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何蔚庭解釋,這批底片大約過期2、3年,仍然可以用,但使用是有學問的,不是把底片蒐集來就可以拍了。由於底片年齡不一樣,不穩定的底片,可以用「跳漂白」的特別沖印技術讓它的視覺一樣。這種技術在以前是種美學質感,它的對比較大、顏色有點飽和、顆粒有點粗,但現在是為了讓不一樣型號的過期底片有統一的質感。

更新時間|2018.10.22 05:2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