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片

  1. 美食旅遊

    【擱淺迪化街小巷2】可食用的底片店!SNAPPP寫真私館with刺青大叔 品嘗療癒黑色咖哩還能買相機

    同樣位於迪化街一段14巷的「SNAPPP寫真私館DDD大道店」與「刺青大叔的料理屋」,門口擺著穿圍裙的十八銅人,叫人很難不多看兩眼。SNAPPP、刺青大叔兩間店雖座落同棟建築的1樓空間,但分屬不同老闆,兩人因共同興趣——攝影而結識。

  2. 娛樂

    【影評】《天堂電影院》 寫給膠卷的情書

    愛看電影的小男孩,鎮日逃學去戲院,用媽媽做的便當和放映師交上朋友而免費看霸王戲,在這裡還學會放映的技術。來自印度的《天堂電影院》要教人不聯想聞名遐邇的《新天堂樂園》(1988)也難。但是它的主角沒有從青春到白髮,整部電影都停留在童年。再注意一下時代:2010年,所以也沒那麼多舊可以懷。時間明示了它真正的意圖。

  3. 財經理財

    【台灣名店】所相披靡 銀箭彩色沖印

    王懷寧41年前放棄在柯達的優渥工作,引進日本小型相片沖印機,創立銀箭彩色沖印,首創40分鐘快洗,一炮而紅,5年拓展20家直營店。名利雙收卻讓他迷失自我,2度外遇,登陸投資又失利,數位化浪潮吞噬他打下的江山,2003年3個月內關10間店止血,強人不堪打擊,罹患重度憂鬱症,靠家人與宗教支持重拾鬥志。拒絕被時代淘汰,他建置線上沖印,延伸影像禮品、增加證件、寫真照拍攝,7間店去年營收6,000萬元,把握更換身分證9億元商機,奮力一搏。

  4. 人物

    【一鏡到底】看不破夢幻泡影 姚瑞中

    姚瑞中說藝術是場豪賭,他經多年沉潛拚搏,終於從窮困的棄業青年熬成名利雙收的藝術家。今年他策展「台灣雙展」,取名《禽獸不如》;「台北雙年展」則展出他的作品《巨神連線》;年中還有他的大型個展《犬儒共和國》。藝術家曾因瘋狂創作,日夜焦慮,難以成眠;直到與死亡擦肩而過,頓悟一切皆為夢幻泡影。他想到深山隱居修行,卻肉身衰敗,不得其門。他在幻影堂裡持戒修佛,日夜誦經,戒除身外物,卻始終戒不掉對藝術的欲望。他收藏藝術展冊、手札日記、底片畫作,和記憶,在死亡面前更形焦慮,只因他夢想蓋一座屬於台灣藝術的廟堂。

  5. 娛樂

    為畫面營造年代感 他用過期底片嚇到沖洗師傅

    《天亮前的戀愛故事》拍攝的年代是1930年,為了呈現年代感,導演林君昵和黃邦銓必須特別處理影像,包括使用過期的底片,因此有些畫面看起來很像發黃的照片。

  6. 娛樂

    全片使用膠卷拍攝 所幸在日本沖洗底片有2大優點

    《天亮前的戀愛故事》使用16釐米膠卷拍攝,起初他們擔心在日本沖洗底片可能會是問題,沒想到品質比台灣好,費用也更便宜。林君昵表示,也許因日本電影產業還有需求,所以能維持一定的市場價格;反觀台灣較少使用膠卷拍攝,要找到可信賴的沖洗店家不易。

  7. 娛樂

    放映師可以看電影是爽缺? 達人:我一部都沒看 

    資深放映專家江泰暾即使經驗老道,但每次放映仍兢兢業業,坦言最怕的就是出錯。「放映本身是很大的壓力,有時接到大案晚上還會夢到凸槌。」他說,放映的事前準備很重要,不只器材帶齊全,平日也要保養,才不會出錯。

  8. 娛樂

    太清晰反而粗暴 「底片控」導演就愛這點距離感 

    導演何蔚庭偏愛35釐米底片質感,從獲獎短片《呼吸》《夏午》,到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台北星期天》,以及新作《幸福城市》都採用膠捲。儘管拍攝商業片時,何蔚庭也曾使用數位攝影,但他說,數位攝影拍完和現場看到的一模一樣,沒有驚喜,拍的內容常要重新到後期再調;拍底片大部份就是當下,後面能調的空間不是很大。

  9. 娛樂

    5位監製各展所長 《幸福城市》多倫多影展得獎

    何蔚庭執導的電影《幸福城市》先在多倫多影展站台單元競賽贏得首獎,也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男女配角與新演員等4個獎項。除了製作團隊表現有目共睹,5位監製胡至欣、Alexis Perrin、劉詠怡、黃國賢與陳世庸同樣出力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