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2019.04.08 22:58

【軟爛男害二命1】大學學費被花光 她和媽媽枉死前男友手中

文|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繪圖| 張秋鴻、王聖光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凶嫌先是以褲子套住王女頭部,試圖阻擋她的視線,又強迫王女與他發生性行為。
凶嫌先是以褲子套住王女頭部,試圖阻擋她的視線,又強迫王女與他發生性行為。

2013年10月,當時20歲的黃麟凱不滿19歲王姓女友跟他分手,交往時,黃男又花掉女友打工賺來的大學學費,王家因而向他索討9萬元,黃男竟為此痛下殺手,殺害前女友與前女友的母親,黃麟凱於2017年死刑定讞,至今尚未執行,王父則難忘喪妻失女之痛,,希望政府能盡快將他槍決。

「清明節又到了,凶手現在還沒死刑,我要怎麼跟她們說?」本刊循線聯繫到王爸爸,他至今仍無法走出失去愛妻幼女的傷痛,他曾經當眾下跪,只盼這世界能還他一個公道,但5年過去了,王家人心中的正義仍無法實踐。

「那個垃圾活著的每一天,對我們家都是折磨。」王爸爸痛訴,妻女走後他曾經以淚洗面,心如刀割的悲傷更難以用文字表達,他曾經四處奔走,只盼能讓已死刑定讞的凶嫌早日伏法,但小百姓的心聲顯然沒人傾聽,凶手至今還在監所內好吃好睡,王爸爸最愛的二個女人卻只留下不會哭不會笑的骨灰。

時間回溯到讓王爸爸心碎的那一天,2013年10月1日傍晚,王爸爸當時剛下班,但他掏出鑰匙才發現家門從內裡遭反鎖,打電話給妻子更無人接聽,只好找來大女兒的男友,攀牆從二樓窗戶進入,再將家門打開讓王家人進來。

黃麟凱拿著預藏的鑰匙潛入王姓前女友家中,以童軍繩勒斃正在午睡的王母。
黃麟凱拿著預藏的鑰匙潛入王姓前女友家中,以童軍繩勒斃正在午睡的王母。

王爸爸走進臥房,才發現妻子在躺椅上已經沒有氣息,小女兒倒臥房內,已經沒有生命跡象,母女倆的脖子上都有一道怵目驚心的勒痕,王爸爸當時嚇得說不出話,連忙通知警消希望能挽回二人性命,但二名被害人最終仍宣告不治。

時任三重偵查隊副隊長黃明福回想,二名死者的交友和生活圈都很單純,警方判斷二名被害人枉死家中最可能王女的前男友黃麟凱相關,警方試圖聯絡黃麟凱,他卻說詞反覆,一開始說在蘆洲修車,後來又改口在跟朋友吃飯,這也讓警方的疑心越來越重。

正當警方要不下天羅地網找人時,案發現場來了一通關鍵電話,附近住戶發現屋頂上有不明腳步聲,連忙通知員警上樓查看,當時的派出所所長認為這名不速之客可能與案情高度相關,上樓便發現黃麟凱躲在屋頂上偷看,臉上更有一道明顯的指甲痕,警方不動聲色,先是將他從屋頂帶下,隨後再將他逮捕。

即使知道法網難逃,黃麟凱仍一口咬定命案與他無關,但經過5小時的調查後,警方知道眼前的年輕人是最有可能的嫌犯,黃明福一句「人你也交往過,錢也被你花掉,命都被你收去,你還不承認嗎?」黃麟凱這才卸下心防,痛哭流涕坦承犯刑。

黃明福當時是三重警分局偵查隊副隊長,靠著他的苦勸才讓黃麟凱坦承犯行。
黃明福當時是三重警分局偵查隊副隊長,靠著他的苦勸才讓黃麟凱坦承犯行。

本刊調查,黃麟凱是遺腹子,童年是在媽媽和姊姊的呵護下長大,上高中後認識王姓死者,二人從高一便開始交往,更不時在朋友圈中曬恩愛,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女孩不懂社會險惡,傻傻的將打工的存摺交給男友保管,當年9月要繳學費時,才發現戶頭內的20萬元竟然已被提領一空。

當時二人的感情已經生變,黃麟凱在等當兵前每日無所事事,也不把女友的苦勸放在心裡,王姓死者因而提出分手,雙方母親更約出來協商這筆20萬元該如何處置,最終結論是男方要還女方9萬元,王姓死者不甘血汗錢被花光,後續又要求黃麟凱還11萬元,這也讓黃麟凱起了殺機。

案發當天下午4時許,正在服兵役的黃麟凱放假返家,他對王家成員的作息都極為熟悉,買了頭套、手套和童軍繩,用交往時留下的備用鑰匙進入前女友家中,他先是潛入女友媽媽房間,周姓死者當時正在躺椅上午睡,他用童軍繩從後方勒住周女,幾秒鐘後便沒了氣息。

黃麟凱行凶後留在王女房間找定情戒指(圖),最後躲到屋頂被發現。(東森新聞提供)
黃麟凱行凶後留在王女房間找定情戒指(圖),最後躲到屋頂被發現。(東森新聞提供)
黃麟凱用童軍繩勒斃前女友和前女友的媽媽,2017年被判死刑定讞。(東森新聞提供)
黃麟凱用童軍繩勒斃前女友和前女友的媽媽,2017年被判死刑定讞。(東森新聞提供)

但黃麟凱行凶後沒有立即離開,他等著前女友返家,從客廳一路尾隨到進房間,隨手拿起王女房中的長褲想套住她的頭,王女大吃一驚並開始掙扎,掙脫後才發現是前男友在搞鬼,她以為這是一場惡意的玩笑,卻不知道黃麟凱已經成為奪命的凶手。

黃麟凱抱著「一不作二不休」的想法,先是逼迫王姓死者發生最後一次性關係,又趁著王女起身要去盥洗時從後方將她勒斃,更收拾現場的體液衣物,黃麟凱又為了尋找定情戒指在案發現場停留近1小時,直到王爸爸返家他無法離開,才趁亂往樓上逃竄。

黃麟凱至今未執行槍決,他在監所有吃有喝、作息穩定,長肉發胖的樣子讓被害人家屬無比憤怒。(東森新聞提供)
黃麟凱至今未執行槍決,他在監所有吃有喝、作息穩定,長肉發胖的樣子讓被害人家屬無比憤怒。(東森新聞提供)

經過最高法院審理,黃麟凱在2017年死刑定讞,最高法院認為,黃麟凱在殺害王母後毫無罪惡感,絞殺王女前還先強制性交、以逞獸慾,實在「惡性至極、罪責至重」,合議庭只能判死,他也成為蔡英文任內第二個遭判死刑定讞的人犯。

即使死刑已經定讞,黃麟凱至今仍尚未槍決,他曾經在庭上下跪想跟王家人道歉,但不被王家接受,王爸爸更無法忍受黃麟凱在監所內作息正常,竟然還胖了一圈,王爸爸只盼執政黨能體諒被害者家屬心情,讓黃麟凱早日伏法,別在讓家屬陷入無止盡的心痛中。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鏡週刊》關心您:不良行為,請勿模仿

更新時間|2019.04.08 11:4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