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2019.06.19 04:58

【並非孤身走我路1】坦言過去不會批評中國 港府一顆催淚彈砸醒何韻詩

文|陳怡靜    攝影|楊子磊    影音|何懿原 陳岳威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遊行起步前,民陣希望在場民眾為前日墜樓過世的抗爭者默哀,何韻詩手持白花、神情肅穆,右後為同樣勇於表態的藝人黃耀明。(陳怡靜攝)
遊行起步前,民陣希望在場民眾為前日墜樓過世的抗爭者默哀,何韻詩手持白花、神情肅穆,右後為同樣勇於表態的藝人黃耀明。(陳怡靜攝)

6月16日,200萬名港人走上街頭,創下香港史上最大規模遊行紀錄。香港歌手何韻詩亦是其中之一,她全身著黑衫,沿途舉著「痛心疾首」白旗,她肉身抵抗鎮暴警察的影片更令人動容。

2014年雨傘運動後,她被中國封殺,再也沒接過商演。但一切都讓何韻詩更加剛強,只要有街頭,便有何韻詩。何韻詩的歌曲〈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是這麼唱的:「其實這鋼盔天天加厚,最後令我站著亦堅強。」

香港人曾被認為現實冷漠,但16日的遊行證明:香港人已成鋼鐵,不再逆來順受。而曾在歌手與倡議者身分間掙扎的何韻詩,即使孤身走娛樂圈,但在真實世界裡,她和200萬港人走在一起,她不孤單。

何韻詩說了一件往事,2014年雨傘運動後,香港氣氛低迷,看似一切都不會變好,彷彿再努力都沒有用。有天她獨自爬獅子山,最後一段路不好走,她手腳併用才攀到山頂,登頂後坐在獅頭休息,耳機裡播放的是許冠傑〈何處覓蓬萊〉,「我閉著眼睛聽歌,準備演唱會要唱,閉上眼睛前,整個下面全部都是雲霧,完全看不到下面的景色。」

信仰希望 為公義發聲

「聽完這首歌,我再睜開眼睛,底下整片的雲霧散開,眼前是整個香港,好清楚。」歌詞最後是這樣的:「方知卻原來,不必盼蓬萊,已是埋藏心內,蓬萊就是愛。」憶及當下,何韻詩英氣逼人的臉孔柔和起來,「蓬萊就是烏托邦。那一瞬間,我好像懂了。」懂什麼呢?「有些東西,不用特別去尋找,其實它一直都在。」後來,她在報紙專欄自介裡寫下:「希望」與「公義」就是我的信仰。

616再戰街頭前一晚,何韻詩在好友、歌手黃耀明的錄音工作室受訪。那天她忙碌極了,上午出席民間人權陣線記者會,呼籲香港市民再上街表達訴求,要求港府撤回「送中條例」,並抗議港警暴力鎮壓。面對香港本地與國際媒體要求採訪,何韻詩以粵語、國語、英語與法語耐心輪番回應,不放過每一個得以發聲的機會。

6月16日反送中大遊行前一晚,何韻詩接受本刊專訪,仍是一身黑色戰服。
6月16日反送中大遊行前一晚,何韻詩接受本刊專訪,仍是一身黑色戰服。

直到我們上前約訪,何韻詩才喘了一口氣,「嘩!四種語言,我腦袋都要轉不過來了。」她稜角分明的臉龐笑開了,一頭酷帥短髮削得俐落,鬢邊與後腦勺也往上推,模樣像個淘氣的小男孩。晚上再見面,她還是那身「戰服」,黑色T恤、黑色長褲,腳上是厚重的登山鞋。她總是這樣,素顏輕裝,背脊直挺挺的,隨時像個要出征的戰士。

何韻詩也曾經不是這樣的。過去她就敢言,但心中仍劃有一條線,「好比說,可能我會批評香港政府有一些政策,但我可能不會去批評大陸政府。」直到2014年,香港爆發雨傘運動,港警丟出的第一顆催淚彈。當時何韻詩在家裡焦慮地看著直播,催淚彈砸進現場時,煙霧瀰漫、學生奔逃,她原本所處的世界也崩毀了。

見催淚彈 挺傘運覺醒

「那是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畫面。我本來很興奮,整天看直播,從沒有看過這麼多香港人團結起來為自己爭取權利。沒想到,在我這個年代,第一次看到催淚瓦斯被丟進人群裡,我生氣到不行,跟自己說,不能再站在後面了,我一定要跟這些學生和香港市民站在一起,跟他們一起發聲。」也是從那時起,她跨過那條自我箝制的無形界線。

何韻詩12日下午肉身擋鎮暴警察的影片上傳,令人動容。(翻攝HOCC臉書)
何韻詩12日下午肉身擋鎮暴警察的影片上傳,令人動容。(翻攝HOCC臉書)

當時,何韻詩是第一個挺身而出聲援雨傘運動的香港藝人,她和黃耀明等人組成「文化監暴」,日夜輪班留守現場,直到警方清場當天被捕。回看當時遭拘捕的影片,何韻詩斜坐地上,背脊仍挺得直直的,用廣東話領軍呼喊:「公民抗命!無畏無懼!我要真普選!」2名女警將她架離,何韻詩的背脊還是直挺挺的,臉上毫無懼色。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傘運第一顆催淚彈讓何韻詩覺醒,「我看到一個暴政的政府,用很強烈的手段去驅趕來支持學生的普通香港人。」當時,港警共擲出87顆催淚彈,暴力鎮壓成了暴政的維穩手段;今年6月12日反送中行動,在全球矚目下,港警共發射約150發催淚彈、20發布袋彈,以及數發橡膠子彈,造成72人輕重傷。當日下午她在臉書開直播,遭鎮暴警察拿盾牌反擊,她孤身擋住警力進入大樓驅趕示威者。她面帶憂心地說:「妳可想而知,下次真的開槍,也不奇怪了。」

更新時間|2019.06.20 12:1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