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9.07.07 22:58

【乩童離奇性侵案3】男友T恤採到乩童精斑 他的辯詞有夠瞎

文|林俊宏    繪圖|王聖光、欒昀茜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潘姓乩童貪圖女信徒小美的美色,要求她掀開上衣,用紙紮人觸摸小美胸部及下體施法,還趁機以右手指插入下體。
潘姓乩童貪圖女信徒小美的美色,要求她掀開上衣,用紙紮人觸摸小美胸部及下體施法,還趁機以右手指插入下體。

乩童對於被指控性侵始終否認犯罪,但全案最關鍵的小美男友T恤,經刑事局鑑定,確認衣服上殘留的精斑反應與乩童DNA吻合,小美也證稱:「乩童將性器官插進我下體後再拔出來,然後射精在我當時男友的衣服上。」法官認為小美證詞與案情相符,證據全都攤在眼前。

面對鐵證,乩童依舊打死不認。更瞎的是,法官攤開卷證,發現檢方偵訊時曾問乩童:「為何這件T恤上會有你的精子細胞?」乩童竟稱:「是她男朋友的,不是我穿的衣服,怎麼會有這個事情?」後來才又遞狀向檢方陳報,小美男友衣服會有他的DNA,是因他在作法時,汗水或唾液噴濺到衣物所致。

由於衣服上的體液被鑑定出是精液,乩童卻猛扯是汗水或唾液,連法官都看不下去,當庭質問乩童:「為何被害人男友的衣物會有你的精液?」他才又急著辯解說:「我拿那件衣服『祭改』,汗水與口水會噴到上面,我沒有在那件衣服前脫光衣服,至於為何會有精液,我覺得不可能,也不知道。」

香港有「打小人」習俗,用鞋子敲打照片驅走霉氣圖為示意畫面。(東方IC)
香港有「打小人」習俗,用鞋子敲打照片驅走霉氣圖為示意畫面。(東方IC)

乩童為了脫罪,說詞一再改變,後來又具狀提到,他作法時,小美曾突然緊抓住他的生殖器,害他一時緊張而尿失禁及脫精,後來小美以要洗澡為由,要求他離開房間,他推測是小美假借洗澡,故意將他支開,趁機將他的精子抹在T恤上意圖陷害他,不過,法官認為乩童的證詞反反覆覆,根本不予採信。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新時間|2019.07.08 13:18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