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9.10.29 06:58

【夢幻莊園變廢墟3】接手日商只做兩件事 麗庭莊園慘賠變賺錢

文|徐珍翔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因陶喆、蔡依林的MV〈今天妳要嫁給我〉前往取景,麗庭莊園曾紅極一時。(翻攝自MV)
因陶喆、蔡依林的MV〈今天妳要嫁給我〉前往取景,麗庭莊園曾紅極一時。(翻攝自MV)

坐落於內湖民權大橋旁的婚宴會館「麗庭莊園」曾以夢幻場景著稱,如今正面臨拆除作業。對於這段從仙境到廢墟的過程,外界多半解讀為地主不願續約,或者是經營團隊抵不住市場競爭所致。

本刊調查,麗庭莊園創辦人、長興婚禮副董黃煒哲負債,種下禍因;接手經營的日商又與地主喬不攏,才讓紅極一時的麗庭莊園最終走上熄燈的命運。

去年8月9日,麗庭莊園因創辦人、長興婚禮副董黃煒哲債務,進行最後一次法拍再度流標,已經註定吹熄燈號,地主在10月初開始進行拆除工作。

2006年,黃煒哲耗資3.6億元打造麗庭莊園,2009年開始,由於他積欠龐大債務,麗庭莊園的地上建物遭到法拍,接下來的9年間,一共經歷9次流標,甚至在2018年的最後一次拍賣時,因為地上權租約早在2014年到期,還被外界譏為空包彈,是不折不扣的「億元法拍地雷」,也因為開幕不久便淪落法拍,麗庭莊園經營不善的傳言不脛而走。

本刊調查,麗庭莊園從黃煒哲的長興婚禮,到日商迪詩、華德培等公司入主,在8年營業期間一共換過3次經營團隊,財務狀況其實日漸改善,到了收攤前夕,不只轉虧為盈,每年獲利還突破3千萬元大關;內部更打定主意,一旦順利與地主續租,就要趁著鬼月淡季將建物重新翻修,完全看不出熄燈跡象。

黃煒哲來自板橋長興餅店家族,在打造麗庭莊園的過程中,雖有相當後援,但口袋深度終究追不上夢想的腳步,談起他的債務問題,一名前麗庭莊園高層就直言:「黃老闆太理想化了,向地主租地蓋樓就已經投入不少資金,裝潢費用還砸下4千多萬的重本,而且所有耗材又堅持都要最好的,根本沒法回收,就這樣,債務的雪球越滾越大,最後害莊園被法拍,經營權也讓給了日本人。」

「自從迪詩的經營團隊接手後,開始進行一些人事、食材、備品的成本管控,麗庭才慢慢轉虧為盈,到了後來華德培婚禮入股,再換經營團隊,針對一些員工不當得利的狀況,又追回每年被侵蝕掉的1成左右收入,……所以在結束營業前,麗庭莊園的狀況已經很穩定了,每年營業額都維持在2.3億~2.5億元之間,盈餘也來到15%左右的水準。」前高層說。

麗庭莊園是台灣首座為莊園式婚禮量身打造的婚宴會館,其古典融合後現代建築的風格曾讓不少新娘神往。(麗庭莊園前員工提供)
麗庭莊園是台灣首座為莊園式婚禮量身打造的婚宴會館,其古典融合後現代建築的風格曾讓不少新娘神往。(麗庭莊園前員工提供)

據悉,日商迪詩公司從2008年入主麗庭莊園後,隨即精簡人力,一名前員工表示:「過去麗庭莊園主打『訂場地就送婚禮企劃』,所以最早有自己專屬的攝影師、影片剪輯師、設計部門,員工人數將近100人,日本人接手後,砍到剩下30多人,我們也開始跟外面的婚顧公司合作,變成只留下2、3位婚禮企劃,人不夠就外包,以場計價。」

「另外,以前台灣老闆(黃煒哲)什麼都要用好的,連服務也要求盡量做到最好,比方說,最早的時候,麗庭莊園每一桌都有專人負責分菜,日本公司進來後,就變成部分不分菜,服務上開始有些調整。」前員工說。

到了2008年日商華德培婚禮公司入股迪詩,經營團隊再變,一名前麗庭莊園高層回憶:「從迪詩開始,日本人一直都很納悶,為什麼麗庭每月的各種費用都特別高,但礙於語言不同,也無法到第一線了解狀況。到了華德培後,總公司從外面找了台籍幹部進來查帳,才慢慢抓出異常。」

「比方說,因為麗庭莊園距離停車場有段距離,所以都會安排接駁巴士,結果就有管理部的副總,自己買了中古車、設立租賃公司,回頭和麗庭簽約,這就算了,明明簽的約是租車含司機,結果最後變成麗庭還要自己花錢請人去幫忙開車,以一個六、日來講,那個副總至少可以賺進2萬元左右的外快。」前高層說。

他補充:「不只那個副總,管理部門的總務、會計,還有廚房的主廚都有狀況,當初可以說,麗庭莊園是付錢給這些幹部,卻讓他們回頭來挖公司的錢,……公司每年因此被侵蝕的獲利,最少也有1成,後來華德培的獲利比重能拉高到1成5,跟清除這一塊有很大關係。」

更新時間|2019.10.28 23:3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