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頭條
2019.11.21 08:58

【金馬56】影后爭奪戰 楊雁雁舉重若輕 柯淑勤逼出另一種媽的樣貌

文|娛樂組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陽光普照》裡,擅長演媽的柯淑勤,演出了最平凡的媽媽,極平凡極有味道。(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陽光普照》裡,擅長演媽的柯淑勤,演出了最平凡的媽媽,極平凡極有味道。(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2013年,楊雁雁以陳哲藝導演的《爸媽不在家》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之前接受《鏡週刊》專訪時她曾說過,因為角色拿捏的關係,女配角獎其實比女主角獎還難拿,妙的是,這次她再以陳哲藝導演的《熱帶雨》入圍金馬獎,而且是影后獎項,不知這回對楊雁雁來說,女主角獎好不好拿呢?

楊雁雁在《熱帶雨》並沒有爆炸性的場面,她把委屈與壓力演得極淡。(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楊雁雁在《熱帶雨》並沒有爆炸性的場面,她把委屈與壓力演得極淡。(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熱帶雨》是新加坡華語片,以一個教華語的女老師的處境,來帶出華語教育在新加坡並不受重視的現狀,加上她與老公生不出小孩而感情日淡,一層一層的壓力,壓在楊雁雁主演的角色阿玲身上,也是全劇最吃重的角色。這場熱帶雨,表面說的是新加坡的雨季,可實際是下在阿玲的內心裡。楊雁雁演到並不像是在演,如日常之如常,幾幕她最重的眼神與表情,都展露在車子的後視鏡裡,故事線本身就有劇烈的起伏,楊雁雁的演出雖然淡淡的,但的確帶入了熱帶雨季之後,關於活著的後韻,地還沒乾透,日子還是要走下去。

柯淑勤在《陽光普照》的媽媽角色,是另一種演得輕的類型,柯淑勤把她演得就像一個平凡的媽媽,你與她擦肩而過也不會多看一眼的媽媽。但這個媽媽,卻黏合了一個分崩離析的家庭,在每個人都有地方可以藏身時,她卻無處可躲。柯淑勤拿過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金馬獎是第一次入圍,她所詮釋的媽媽,在山上有著最後的崩潰,所有無可想像的痛、所有沒說出口的悲傷,都在即將落日的輝煌下現形。從輕淡到爆發,不知演過幾次媽媽的柯淑勤,以她體悟劇本的的敏感性,把媽媽的角色再逼出了另一種可能性。

《夕霧花園》是一部療傷的歷史電影,在當中,李心潔演出被二戰傷痛制約一生的女子張雲林。(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夕霧花園》是一部療傷的歷史電影,在當中,李心潔演出被二戰傷痛制約一生的女子張雲林。(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李心潔曾以《見鬼》拿下金馬影后,多年後再以《夕霧花園》入圍,電影混融了馬共及慰安婦歷史,改編自知名小說,女主角張雲林帶著創痛渾身是刺,這角色並不算好演,除了她必須學習馬來西亞英式口音的英文,在創痛中與神祕男主角阿部寬發展出感情,那當中有罪惡感,與不寬宥自己的心情,又有著真真切切的情欲糾纏。在雲霧繚繞的日式園林中,李心潔所演的張雲林,一路解謎,一路挖著從沒好過的傷,貫注以熱切與手藝,李心潔最後演出了一種如日式庭園般,恰到好處的均衡。

出身歌仔戲世家的呂雪鳳,曾以張作驥的《醉·生夢死》獲得金馬獎女配角獎,今年又以《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入圍影后項目。張作驥的寫實電影往往因為太過濃烈,而有著不現實的氣息,呂雪鳳在電影中照顧著失智的丈夫,叨念擔心著剛出獄的女兒,在逼仄破落的環境裡,呂雪鳳的付出與等待被家庭其他人揉踏著,成了最不重要的存在,在得知失智的丈夫與同性舊愛同住一夜後,那場她在菜市場發飆大罵的戲,充滿戲劇性的爆發力,雖然在市場拍攝,但一切都太超現實。

在這次的影后角逐者當中,呂雪鳯的演出是最濃烈,她把苦都寫在臉上。(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在這次的影后角逐者當中,呂雪鳯的演出是最濃烈,她把苦都寫在臉上。(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由電玩改編的《返校》,不只獲得票房的成功,也把王淨送入準影后之列。(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由電玩改編的《返校》,不只獲得票房的成功,也把王淨送入準影后之列。(金馬獎執委會提供)

《返校》是今年台灣電影經典作,女主角王淨的首要目標,是如何貼近電玩遊戲的設定。也因此,光是王淨清淨秀麗的外表就已占優勢,加上在拍攝期間被嚴格限制飲食,讓她能清瘦正如女主角方芮欣該有的樣子。外表加分之外,王淨臉上的驚怖,以及與老師之間師生戀的那種羞,她詮釋得絲絲入扣。不過女主角獎項入圍者個個是老戲骨,對王淨來說,入圍真的就是肯定。

更新時間|2019.11.15 18:52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