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2019.12.09 10:54

【怪到世界第一2】賣玩具槍差點進監牢 他曾見死神2次

怪怪貿易董事長廖英熙專訪

文|呂明潔    攝影|林育緯    影音|陳建彰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廖英熙心中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雙親在他當兵時過世,至今提起仍難過。
廖英熙心中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雙親在他當兵時過世,至今提起仍難過。

33年前廖英熙以玩具店起家,主要販售日本進口玩具槍,如今他轉型生產,反攻日本市場,為台爭光,卻在2016年被控產銷具有殺傷力的玩具槍款,一審時依《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被判2年8個月,當時新聞沸沸揚揚。

他不服上訴,去年二審認定他依法規製造合格商品,改判無罪。歷經2年多訴訟,他不曾沮喪,「我胸有成竹,經得起考驗,開庭時法官還講,怪怪很有名,我也有買你們的槍,連法警都小聲替我加油。」聊起低潮,廖英熙不曾愁眉苦臉,常以乾笑帶過,倒楣事何其多,但在死神面前,都不算什麼。

怪怪貿易被控產銷具有殺傷力的玩具槍款時,廖英熙胸有成竹官司會贏,因為連法官都曾買過怪怪的槍。
怪怪貿易被控產銷具有殺傷力的玩具槍款時,廖英熙胸有成竹官司會贏,因為連法官都曾買過怪怪的槍。

第一次看見死亡,是至愛的雙親。父親本在雲林經營雜貨店,家境小康,廖英熙在7個小孩中排行第六,國小時舉家隨父親搬到台北經營毛衣編織廠,父親卻越忙越窮,「錢都被我姊姊和姊夫掌握,加上2個哥哥也不成才,我急著出社會賺錢,高中畢業就去當兵。」與父親永別前的最後畫面,是父親騎腳踏車追上將入伍的他,把身上僅有的1,400元塞到他手裡,「我從來沒有那麼難過,為什麼我那麼認真,我的責任很重大,回到家鄉總是要抬頭,讓人家說廖家還有一個像樣的人,對我來講是心理慰藉。」

3年海軍陸戰隊,身體操勞遠比不上心痛,父親因癌症過世的消息,軍中隱瞞到他打靶考試結束才告知,趕到靈堂時,最後一面已是冰冷遺體,悲痛的極致是欲哭無淚,他難掩落寞地感嘆:「我最痛苦、最寂寞的時候,爸爸走掉了。」相隔不到半年,母親也因腦中風過世。

更新時間|2019.12.08 21:33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