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深探
2019.12.10 06:34

光憑DNA就能繪出你的長相!中國強制「全民體檢」加強監控

文|謝樹寬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2019年11月28日,北京一名記者以手機app體驗地鐵的「智慧安檢」。(東方IC)
2019年11月28日,北京一名記者以手機app體驗地鐵的「智慧安檢」。(東方IC)

美國眾議院以407票對1票通過了《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對中國在新疆拘禁、監控等違反人權行為表達立場。

而根據美國《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國正利用收集自新疆維吾爾族人血液的基因樣本來建構人臉圖像。 目的是打造強化種族歸納(racial profiling)和國家歧視(state discrimination)的工具。

參與這項研究計畫的,和包括與歐洲兩個知名研究機構有聯繫的中國科學家。

中方的科學家說他們的研究遵循國際規範,事先已取得受試驗者的同意。不過外界質疑,被拘留在新疆集中營裡的維吾爾人恐怕沒有太多選擇。

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在新疆的圖木舒克,中共正進行DNA收集工作,並試圖用DNA的樣本來建造人臉圖像。

光是靠DNA樣本就能描繪出一個人的面部特徵,這聽來像是科幻小說的情節。不過據紐時的報導,這項還在初期開發階段的技術,已可以做出粗略圖像,達成縮小搜索範圍和排除特定嫌疑人的目的。透過DNA表型分析(DNA phenotyping)的技術,科學家可以分析膚色、眼球顏色和祖源等特徵。未來北京當局甚至也可能把DNA樣本所生成的圖像輸入目前正在建設的大規模監控與面部辨識系統,達成加強社會控制的目的。

中國科學家研究以DNA繪製出人臉圖像,圖為2013年一項3D圖像研究。(網路截圖,New York Times/BMC BIOINFORMATICS)
中國科學家研究以DNA繪製出人臉圖像,圖為2013年一項3D圖像研究。(網路截圖,New York Times/BMC BIOINFORMATICS)
中國政府所打造的,基本上是用在追捕人的技術。
加拿大溫莎大學助理教授穆恩斯特赫耶姆(Mark Munsterhjelm)接受紐約時報的訪問。

紐時的報導指出,DNA表型分析可能引發倫理問題。例如警察可能用來拘捕大量貌似嫌犯的人,或針對某個特定的族裔。更根本的問題是,我們一般人是否有權利拒絕個人的樣本被加進數據庫。

根據中國媒體報導,中國目前擁有全世界最大的DNA數據庫,到今年7月為止已經有超過8000萬份基因檔案。

《紐約時報》最新的報導中另一個重點是,中國警方為了研究人臉的遺傳奧秘,曾求助於和中歐洲知名學術機構有聯繫的中國科學家。

其中一位是基因專家唐鯤,他任職於上海的計算機生物學夥伴研究所,這個研究所是由德國普朗克學會所創。過去普朗克學會每年提供唐鯤22000美元的研究資金。另一位則是北京基因組研究所教授劉凡,他也是荷蘭伊拉斯謨斯大學醫學中心的兼職助理教授。在中國科學院的《遺傳》期刊上,兩人都被列為維吾爾族人臉研究的共同作者。

此外,在《自然》期刊的網站一篇評論提到,西方一些科技公司正出售DNA圖譜鑑定的技術,協助一些威權政府迫害人權。

文章作者,魯汶大學計算機生物學家伊夫.莫洛(Yves Moreau)認為這是令人憂心的發展。一方面,這項科技如今愈來越廉價,許多國家可能也都想要建立大型的DNA數據庫;另一方面,DNA圖譜鑑定可以結合其他生物識別工具,並配合監視攝影機、人臉辨識系統、以及其他如社群網路活動等各種個人資料來加強對人民的監控。

作者同樣提到了新疆的例子。他說自2017年起,中共公安單位從名為「全民體檢」(Physicals for All)的計畫已經收集近1900萬人的生物識別資訊,包括血液樣本、指紋和瞳孔掃描。它成了中共政府控管維吾爾族的一項工具。

其他國家如科威特也在2015年通過立法,強制規定所有國民接受基因圖譜鑒定,甚至包括到當地旅行或定居的外國人。今年初,肯亞也通過法律授權政府可要求所有公民交出生物識別資訊給全國的數據庫。

不過這些案例也都遇到一些阻礙。科威特的憲法法院在2017年因擔心數據庫的使用可能侵害隱私而推翻了這項法律。而肯亞的高等法院也在4月裁定不得把DNA圖譜納入數據庫。

參考資料:Nature, New York Times

更新時間|2019.12.07 15:34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